铁矿石寡头们的日子最近不好过,最直接的原因是矿价下跌。据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2011年巴西淡水河谷净利润为228.85亿美元,大大超过中国77家大中型钢企800多亿元人民币的利润总和,是宝钢股份当年净利润的18倍。  而到了2012年,淡水河谷净利润下滑至48.6亿美元,2013年再跌至5.84亿美元。与此同时,目前中国港口铁矿石现货价格已经从2011年初的每吨190美元跌破了80美元。  不过,矿业巨头们并没有选择减产,相反纷纷扩产,同时争打“低价牌”,以淘汰其他高成本矿山。  中国是全球最大铁矿石消费市场。近日,中国证券报记者在河北、江苏、山东等地调研发现,受上游房地产低迷影响,中国粗钢消费下降,沿海超亿吨铁矿石“压港”,铁矿石市场供需格局正在寻找新的平衡,矿价持续探底的可能性增加,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地区成本较高的矿山将加速关闭。  矿业寡头“豪赌”  9月26日,山东日照,港口一处堆场内,褐红色的铁矿石堆得满满当当,等着通过皮带运输进入高炉炼钢。另一边泊位盘,桥吊司机将一卷卷重达10吨的热轧卷板缓缓装上船,等待出口。  日照港是中国最大的铁矿石进出口港口,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等三大矿业巨头用大船源源不断把铁矿石运抵,以满足山东、河南、甘肃等地钢厂需求。  “三大矿山在中国赚足了钱,一家利润就超过中国所有钢厂利润总和。”一家大型民营钢厂负责配矿的工作人员周敏生(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过去数年中国粗钢消费大幅增长,铁矿石需求爆发性增长,矿价连连上涨,矿山赚得盆满钵满。  据本报记者统计,2011年巴西淡水河谷净利润为228.85亿美元,大大超过中国77家大中型钢企800多亿元人民币的利润总和,是宝钢股份当年净利润的18倍。宝钢股份是中国最大的上市钢铁企业,其生产的汽车板闻名海外。  可惜赚快钱的日子无多。到2012年,淡水河谷净利润下滑至48.6亿美元,而2013年再跌至5.84亿美元。最直接的原因是矿价不断下跌,目前中国港口铁矿石现货价格已经跌破80美元一吨,而在2011年初价格一度达到190美元一吨。  不过,矿业巨头们并没有选择减产,相反纷纷扩产。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伴随海外矿山产能的集中投放,FMG(Fortescue
Metals Group
Ltd)扩产力度最大,二季度共生产铁矿石4380万吨,同比增长28%,环比增长48%。淡水河谷称有望将铁矿石产量从去年3.06亿吨增至2018年的4.5亿吨。FMG是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出口商。  “FMG矿山投资比较晚,成本比较高,只有跟客户搞好关系,才能生存下去。”周敏生透露,与其它三大矿山相比,价格谈判过程中,FMG谈判要容易一些,以市场为导向,定价机制也更为灵活,价格上折扣比较大,钢厂话语权相对更强,另外,淡水河谷从今年开始谈判态度也不像以前那么强硬。  周敏生在钢铁业浸淫快三十年。根据他的经验,矿业巨头们正在进行一场豪赌——采取扩产占领市场策略,拖垮其他成本高的矿山。“国产矿到120美元一吨就面临成本红线,当吨矿跌破100美元,墨西哥、智利、伊朗以及西非等国家和地区矿山就将关停淘汰。”  据了解,矿价单边下行已累及国产矿山经营。在河北唐山,河北钢铁集团矿业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透露,从第二季度后矿价下跌幅度比较大,与年初相比,河钢矿业的铁矿石销售价格每吨下跌了230元左右(含税),现在矿山扣除全部成本后,基本上处于微利水平,经营形势比较严峻。  对此,周敏生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矿业巨头不断“打压价格”有底气在,以前矿山开发成本低的时候,从澳洲矿山到中国港口,一吨铁矿石生产成本仅28美元,现在亦在40美元上下,吨矿价格跌破75美元就将导致FMG面临亏损。  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国,10%国有矿山生产90%国产矿,且多为国有钢厂拥有,即使亏损也不可能关闭,而民营中小矿山在不划算的情况下早已关停。  亿吨库存“压港”  据咨询机构MySteel数据显示,中国钢铁厂使用铁矿石的进口比例有所上升,本月从年初的75%升至88%。  在国产矿没有竞争力的背景下,外矿源源不断流入,包括青岛港、宁波港等铁矿石进口主要港口库存纷纷再现“压港”景象。机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19日,国内港口铁矿石库存为11370万吨。  这些铁矿石并非钢厂所有。自去年起,中国取消了铁矿石进口资质,大量贸易商开始囤积铁矿石。  在矿价下跌趋势中,囤积铁矿石意味着亏损。在宁波港,一位港口堆场管理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北仑港区近300万吨堆存设计能力的堆场,已经堆了280万吨左右的铁矿石,“大多数是贸易矿,钢厂的长协矿越来越少,多是随采随用”。  “2011年以前,铁矿石贸易是傻子也赚钱。”上述位于日照的某钢厂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多数贸易商利用铁矿石进行融资,一方面人民币处在升值过程中,赚了汇差。另一方面,当时高利贷盛行,又赚了汇差,加上矿价上涨三方面的利润,铁矿石贸易商的买卖利润很高。  此一时彼一时,今年以来,除了矿价快速下跌以外,人民币快速贬值,且高利贷各地不断发生风险事件,且房地产市场低迷,导致铁矿石贸易商经营形势严峻,一些中小贸易商甚至退出了铁矿石贸易行业,大型贸易企业也是压力倍增。  9月25日,在江苏张家港,一位熟悉铁矿石贸易的知情人士说:“中小贸易商已经完蛋,行业里排名前茅的也都快不行了,一方面信用证开不出来,铁矿石价格内外倒挂,这个行业持续七八个月不正常,2013年逻辑已经不存在。”  但该人士表示,中国沿海港口铁矿石库存高也有合理性,一方面,中国钢厂外矿使用比例加大,港口起了一个“中转站”作用,其次,港口堆存矿是贸易商的,对钢铁企业来说,缓解了资金紧张状况,对铁矿石价格也有稳定性作用,在这种高库存状态下,外矿价格不可能大幅度拉升,即便反弹,高度也有限。  对于铁矿石市场来说,接下来的几个月相当关键,一般认为,进入第四季度,中国北方钢厂将进行“冬储”,赶在内河结冰前补足库存。  不过,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山东某大型钢厂相关负责人表示,铁矿石市场供应充足,价格又处在下跌趋势中,一些大型钢厂不断压缩自有库存,少数钢厂库存甚至只有一周的用量,多的有一个月的用量。  中国需求“消化不良”  令矿山担忧的是,在其不断扩产的同时,中国楼市依然不振。  过去两年,老家在江苏南通的黄女士一直在等待机会买首套房,虽然不是进行投资买房,但她仍然认为可以“再等一等”,因为房地产市场在严厉的调控手段下正在走下坡路。多数一线城市外来居民都和黄女士一样,而这种情况进一步加深了国内楼市低迷。  据相关地产研究机构报告称,2014年1至8月土地成交量跌幅放缓,成交价格高位振荡;房地产投资增速持续回落,新开工面积降幅继续收窄;商品房销售面积降幅加大,价格同比小幅下跌;房企资金增幅持续低位,自筹资金占比明显上升。  楼市“失火”,已然殃及钢市。数据显示,8月全国粗钢日均产量222.3万吨,较上月略增0.86%,主要是重点钢企仍有盈利空间,无减产动力。由于主要下游用钢行业需求疲弱,2014年前8月粗钢表观消费量约5亿吨,同比下降0.3%。不过,由于9月份钢企进入盈亏平衡线边缘,且9月中旬末重点钢企库存达1589.8万吨,攀至6个月新高,检修减产力度有所加大。  江苏沙钢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厂,盈利能力一直为业内称道。9月25日,沙钢内部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虽然楼市低迷,但今年钢厂利润不是一塌糊涂,受造船订单增多利好,板材利润一直较好,压力主要在长材(螺纹钢、线材),因为房地产预期不好。  “螺纹钢利润最低,大部分在盈亏线挣扎,6、7月份还不错,9月价格跌得厉害,吨钢利润本来有一两百元,现在又开始过苦日子了。”沙钢内部人士表示,从目前来看,多数钢厂的减产意愿并不强烈,特别是国有钢厂。  即便如此,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王晓齐近日表示,中国8月表观粗钢消费量较上年同期下降1.9%至6190万吨,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包括经济增长放缓,经济正在进行结构调整,钢铁消耗行业的需求也在降低。  中国铁矿石需求在逐渐萎缩,而矿业巨头从此前“三人(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斗地主”到现在“四人(FMG加入)打麻将”纷纷利用扩产策略打“低价牌”,这种矛盾最后激化会最终怎么演变?  开弓没有回头箭。多数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国外矿山投资后肯定要开工,一是资源品质好,二是成本具有竞争力,但豪赌通过“价格战”来压垮其他矿山,最终胜败仍然难以确定。  “可以确定的是,这也是矿商巨头让利的过程。”周敏生表示,2014年,铁矿石市场处于深度整合阶段,整合力度、速度超乎想象。

回顾2015年,极度悲观的市场预期将螺纹钢和铁矿石价格打向历史低点。在中央提出供给侧改革后,钢厂大规模减产,mysteel的数据显示,钢厂产能利用率跌至79%。于此同时,高品位卡粉等优质铁矿石品种遭到市场抛弃,高品卡粉(含铁量65%)和主流pb粉(含铁量61.5%)的价差收窄至1美元/吨以下,从侧面说明钢厂更愿意选择较低品位的矿石入炉。这样一来,铁水产出减少,等于钢厂变相减产。  2016年,中央提出需求侧托底,房地产和基建项目陆续开工,钢材需求明显好于2015年。不过,年初,钢厂产能利用率恢复缓慢,使得钢材库存较2015年同期低28%。进入3月,随着电炉炼钢和高炉炼钢开工率的调升,全国日均粗钢产量才和2015年同期持平。近期,由于产业惯性,全国高炉加速复产,产能利用率快速提高。然而,需求却进入淡季,钢材库存出现反季节增长,进而导致钢价下滑,原料铁矿石价格也随之走低。截至5月18日,现货螺纹钢价格先涨后跌,报收于2400元/吨,铁矿石报收于410元/湿吨。  前期,钢材价格上涨,唐山地区螺纹钢厂的盈利普遍在800—900元/吨。盈利良好,钢厂对铁矿石价格上调的接受程度也相应提高。部分钢厂订单充足,他们大批量采购铁矿石,以锁定利润。这种备货行为带动了铁矿石需求。  另外,一季度是澳洲和巴西传统的发货淡季,澳洲发往中国的量在1074万吨,同比下滑2.5%,环比下滑28%,且巴西发往中国的量在622万吨,同比增加2%,环比下降9.7%。同时,钢厂复产及自身的补库行为延缓了铁矿石港口库存的积累。截至5月17日,港口铁矿石库存为10084万吨,刚刚破亿。上述利好对铁矿石价格形成支撑。  但是,随着钢厂复产的加剧,钢材供应开始过剩,钢厂利润被快速挤压至零附近,其本不宽裕的资金更显捉襟见肘,钢厂对原料的需求大幅降温。  上半年,铁矿石自身供需矛盾不算激烈,价格主要跟随钢厂利润波动,而下半年,市场的关注焦点将从需求端转移至供应端,铁矿石的供应压力或逐步显现。  2016年以来,铁矿石相关62指数一路上涨,最高跨过70美元/吨的大关,国内部分地区螺纹钢现货价格超过3000元/吨,钢铁全产业链三个月内从寒冬迈进盛夏。然而,近半个月,钢材消费步入淡季,环比需求减少15%—20%,产出却维持天量,螺纹钢现货价格快速下滑,铁矿石价格也随之冲高回落,目前在50—60美元/吨徘徊。铁矿石价格的回调是否具有持续性?我们结合四大矿山及众多非主流矿山最新一期的生产报告,详细解读铁矿石供应端值得注意的地方,进而对其价格走势进行预判。  四大矿山增量有限,非主流矿扩产热情提高  近期,四大矿山以及部分中小非主流矿山公开了季度生产报告。总体而言,2016年一季度,四大矿山的销量同比略有增加,但环比有所减少。另外,季度报告表明,2016年力拓、必和必拓、FMG的产量和销量基本相当。  一季度,力拓集团铁矿石产销量同比增加11%,环比减少12%,至8079万吨。预计二季度产销量环比、同比均有提升。力拓宣布,2016年维持全球产销量3.5亿—3.6亿吨不变,2017年将西澳矿区的产销量调减至3.3亿—3.4亿吨,但仍维持加拿大矿区1600万—2000万吨的产销量。  2015年大部分时候,力拓铁矿石销量高于产量,集团致力于降低前几年大规模增产中积累的库存。这部分库存在2015年年底基本消化完毕,2016年开始产销趋于平衡。  一季度,必和必拓铁矿石销量低于预期,其在西澳的项目一季度累计销售6193万吨,同比减少3.5%,环比减少2.68%。鉴于此,必和必拓将2016财年(2015年7月—2016年6月)的产销计划量下调1000万吨,至2.6亿吨。截至2016年3月,已完成19300万吨。  为了执行提升产量的计划,必和必拓近期展开了为期两年的翻新铁路和修缮基础设施行动,最大化金步巴矿区的产销能力。预计两年后,不含和淡水河谷共同运营的Samarco公司的产能,必和必拓的年产能也能提升至2.9亿吨。  由于卡拉加斯项目释放的增量被2015年samarco公司溃坝导致停产以及其他矿区自然衰竭的减产量相抵消,一季度,在不含和必和必拓共同运营的Samarco公司的产量但包含第三方采购的情况下,淡水河谷产量在7754万吨,同比仅增长0.2%,环比下降12.3%。2016年,淡水河谷的产量计划依旧在3.4亿—3.5亿吨,基本与2015年持平。  往年,淡水河谷发货至中国的比例在50%。未来一段时间,公司发往中国的货物比例将提升。2016年,至少还有1.8亿吨铁矿石要发往中国。2017年开始,随着S11D项目的投产,淡水河谷的产量将大幅度提高。  西澳矿区3月天气相对温和,港口遭遇飓风的频率较小,使得一季度FMG生产和发货更为顺畅,其一季度产销量同比增长4%,略超预期。2016财年,FMG的产销量计划也与2015财年保持一致,在1.65亿吨。预计未来几年,FMG的产销无增量。  2016年开始,力拓、必和必拓、FMG的产销增量有限,不再像前几年年均上亿吨那样增加。不过,淡水河谷投资决策相对滞后,其庞大的增量将集中在2017—2018年释放。  除了四大矿山,中小矿山的生产情况也需要关注。  南非kumba公司旗下包含Sishen矿山和Kolomela矿山。2016年一季度,kumba生产铁矿石893万吨,同比下降27%,环比下降18%,减少的量主要集中在Sishen矿山。Sishen矿山一季度铁矿石产量为580万吨,同比下降34%。  即便一季度矿价反弹,kumba也无增产计划,依然将2016年产量调减600万吨。其中,Sishen矿山2700万吨,Kolomela矿山1200万吨,共计3900万吨。  Minas-Rio矿山处于增产过程中。一季度产量为335万吨,同比大增185%,环比增幅不大。同时,大幅下调2016年的生产计划,从上份财报的2450万吨调至1500万—1800万吨,而2015年的产量在1000万吨。  Atlas公司的矿山位于西澳皮尔巴拉地区,其一季度共生产铁矿石390万吨,同比增加15%,环比增加7%,产销差异不大。受矿价上涨刺激,Atlas2016年的产销量预计将突破1200万吨,甚至会冲击1400万吨,进而创该公司的最高年产销量水平。  吉布森矿业下属包括库兰岛矿山和ExtensionHill矿山。一季度,吉布森矿业销售铁矿石155万吨,产销基本持平。其中,库兰岛矿山销售65万吨,较2015年四季度增加13.3万吨,未来暂无扩产计划。  乌克兰球团矿生产商Ferrexpo的铁矿石年产量稳定在1100万吨,平均每季度的产量在300万吨。在生产过程中,公司增加了含铁量65%的球团产量,用于替代含铁量62%的球团。由于地处乌克兰,2015年受地缘政治影响,汇率大幅贬值,成本也因此走低,加上其产品卖价较相关62有11%的溢价,该公司利润较为丰厚。  印度vedanta公司下属包括果阿邦矿山和卡纳塔克邦矿山。一季度,vedanta累计生产铁矿石280万吨,销售260万吨。印度政府取消了低品位矿石的出口税,以恢复低品矿石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刺激其矿山恢复生产。受政策影响,vedanta2016财年(2015年4月—2016年3月)共生产铁矿石520万吨,同比大增867%,且销售530万吨,同比增长400%以上。产销增加,贡献最大的是果阿邦矿山,其产量从2015财年的零快速增加至220万吨,而卡纳塔克邦矿山仍保持300万吨的产销量。果阿邦矿山计划将年产销能力恢复至550万吨,目前已基本完成建设。  现阶段,市场也在关注伊朗和塞拉利昂的生产情况。结合贸易商的反馈和1—3月的进口数据,我们预计,2016年,塞拉利昂唐克里里矿山的铁矿石预计出口至中国800万—1200万吨;伊朗矿山减产不明显,预计出口到中国的量与2015年持平。  2015年年底,铁矿石价格大幅下跌,相关62指数一度跌穿40美元/吨,部分小矿山,如BC-iron,宣布减产,甚至停产。而受益于矿价提升,该情况在2016年一季度明显缓解,中小矿山的产销量回升至正常偏高水平。如Atlas,2016年的产销量甚至有望创出新高。  大型矿山利润尚可,中小矿山努力摊薄成本  前几年,全球矿山基本都处于生存模式,大量不知名的小矿山在长期熊市中关停倒闭。四大矿山和部分非主流矿山得益于管理和资源禀赋相对较好,才得以存活。  根据公布的数据,四大矿山处于成本曲线的底端。其中,力拓和必和必拓成本较低,淡水河谷和FMG稍高一些。  具体来看,力拓生产成本最低,到岸成本(CFR中国北方港口)不足25美元/干吨。必和必拓2016财年的离岸成本C1(FOB)在15美元/湿吨,通过公式CFR=(FOB价+国外运费)/(1-投保加成×保险费率)换算成干吨,成本稍高于力拓。  淡水河谷和FMG的成本更高。淡水河谷的到岸成本在28美元/干吨。由于淡水河谷签的海运费以长单为主,调整起来需要时间,所以其未能足额享受本次海运费大幅下调的优惠。未来,随着淡水河谷与海运公司的不断协商,其海运费将逐步和市场接轨,淡水河谷的到岸成本也随之降低。即便算上利息支出和折旧摊销,完全成本也会在40美元/干吨以下。  FMG一季报公布的离岸成本C1为14.79美元/湿吨,2016财年计划维持C1成本15美元/湿吨(基于0.75澳元兑美元)的目标不变。值得注意的是,FMG2016财年的剥采比为1,显著低于五年均值1.4,长期保持1的剥采比无法支持公司可持续发展,公司预计在未来一两年让剥采比回归均值。另外,由于2015年矿价持续下跌,FMG不断调降对贸易商的优惠力度。2016年一季度矿价上涨,FMG的实现卖价为相关62指数的95%,明显高于历史均值90%。FMG销售价格过高,导致贸易商产品积压,销售乏力。贸易商和钢厂要求FMG加大优惠力度的呼声强烈。5月16日,FMG发布公告,上调旗下产品混合粉、超特粉、国王粉的销售折扣。其中,混合粉从3%上调至6%,超特粉从5%上调至8%,国王粉从3%上调至5%。初步测算,2016年一季度FMG到岸成本为32美元/干吨,加上7.5美元/吨的折旧和摊销,到岸成本在39—40美元/干吨,这一成本未来会略微上升。  其他中小矿山的铁矿石(经品位调整)到岸成本集中于40—50美元/干吨。而这,成为铁矿石成本支撑的第一道屏障。  对于中小矿山而言,要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发展,不得不降低生产成本。  C1成本在25美元/湿吨的Atlas,不含折旧和摊销,其铁矿石运到中国北方港口后,成本就提高到47美元/干吨。鉴于此,Atlas采取各种措施以降低成本。如公司实行债转股计划,不仅会延长债务久期,将到期日推迟4年,还能减少65%的利息支出。目前,这项计划已获得通过。另外,公司还利用衍生品工具进行套保。一是锁定90万吨销量,将价格固定在52美元/干吨。二是交易双限期权产品,即买入160万吨相关62指数47美元/干吨的看跌期权和卖出120万吨54美元/干吨的看涨期权。如此一来,当相关62指数低于47美元/吨时,atlas就有权利以47美元/吨的价格卖出160万吨铁矿石,而当相关62指数高于54美元/吨时,看涨期权购买者将有权利按54美元/吨的价格从atlas手里买入120万吨铁矿石。  总结四大矿山和中小矿山的情况发现,淡水河谷凭借卡拉加斯地区天然绝佳的资源禀赋和巨大的产量优势,还能进一步压缩生产成本,但受制于能源价格的大幅反弹,除淡水河谷外,其余三大矿山的成本下降空间已不大。众多中小矿山正在着力采取各种措施降低生产成本,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极端生存环境。  短期钢厂复产支撑,长期运行中枢仍将下滑  2016年,力拓、必和必拓、FMG的增量较少,淡水河谷由于samarco公司尾矿坝溃坝,集团口径显示产量基本与2015年持平。总体上,2016年全球铁矿石增量有限。  中小矿山的主要增量来源于罗伊山矿山、唐克里里矿山和minas-rio矿山。据贸易商反映,2016年一季度,各矿山如罗伊山发货依然不畅,下半年才会逐步释放。  2017年淡水河谷有4000万—5000万吨的增产计划,2018年计划继续增产4000万吨,之后保持4.2亿—4.5亿吨的年产量。另外,年产能约3000万吨的Samarco公司,先前由于溃坝而关停,何时重启需要重点跟踪。目前,市场预计其会在2016年年底2017年年初重启。除此之外,中小矿山中,成本相对较低、股东背景较强的罗伊山,其5500万吨的年产量何时兑现也值得长期跟踪。  对于国内市场来说,除了海外进口,国内产量也是供应的一个来源。国内铁精粉开工率正持续回升,但幅度和速度有限,预计5月产量仅小幅上涨。以唐山地区为例,众多民营矿山对矿价的悲观预期不变,叠加更加严厉的环保政策,短期矿山复产进度缓慢。不过,矿山复产需要招工以及调试机器,要消耗1个月的时间。国产精粉增产对铁矿石价格的负面影响需要持续跟踪。  综上所述,现阶段相关62指数运行于50—60美元/吨。对于海外矿山而言,铁矿石运输到中国都有丰厚利润,四大矿山毛利超过50%,短期生存基本无忧。而众多中小矿山成本较高,运输到中国的成本集中在40—50美元/吨。在此情况下,不少公司通过新加坡掉期等成熟市场对远期铁矿石生产进行了套保,确保下半年出现极端行情时,公司依然能存活下去。  短周期内,钢厂仍在复产,高炉重启后暂时不会关停,这对近一两个月的铁矿石价格形成支撑。但长周期内,澳洲罗伊山矿山、唐克里里矿山、minas-rio矿山、淡水河谷S11D项目的扩产以及Samarco的复产,是悬在铁矿石市场的利刃。2016年由需求好转带来的价格反弹在长周期上只是昙花一现。随着低成本矿山再次进入扩张周期、中国钢材产量回归下行通道,铁矿石价格中枢将逐步回落,进一步考验40—50美元/吨的支撑有效性,甚至会挑战FMG的生产成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