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印尼中爪哇省梭罗市长到雅加达省长再到印尼总统,经历这些身份变化的佐科将要领导的是世界上第四大人口国家,也是东南亚第一大经济体。在上任之前,佐科表示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将是他任期内的工作重点。  印尼驻华大使苏更(Sugeng
Rahardjo)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佐科政府在上任后将推出新的战略,推动印尼的互联互通,促进岛屿之间的连接。“印尼是一个千岛之国,需要海上的连接。”苏更说。  去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印尼访问期间提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苏更表示,印尼与中国有一致的目标,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将促进印尼的互联互通。“不仅是印尼,还有与中国,这样的合作也有助于东南亚地区的互联互通。”苏更说。  佐科有望在今年11月到访北京。9月中旬,佐科在与到访印尼的全国政协副主席、中联部部长王家瑞会谈时表示,新政府将延续对华友好政策,他期待11月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与习近平主席就深化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深入交换意见。  基建至少需七千万亿印尼盾  在此前担任雅加达省长时期,佐科也曾将改善雅加达基础设施列为工作重点。  一个名为“Nawacita”的计划列出了佐科在未来五年总统任期的优先事项,其中包括在全国范围内建设2000公里的道路、10个机场、10个港口和10个工业园区。  据苏更透露,印尼基础设施建设所需投资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至少需要7000万亿印尼盾(约合)。  除了公路建设,印尼还计划在爪哇岛修建高铁,将雅加达、万隆和泗水连接起来。苏更透露,这一项目已经在规划中。佐科政府的新战略中还将纳入更多高铁项目,比如连通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  苏更表示,高铁比公路更有效率,特别是在物流方面,将促进货运和人的流通。“印尼需要高铁,将在新政府领导下推进。”他说。  目前已经有几家中国企业表达了参与建设印尼高铁项目的意向。  苏更希望中国投资者在印尼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有更多参与。“中国的经验和技术能够做到。我拜访过很多中国企业,它们有实力和能力,在印尼有优势。”他说。  连接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和马杜拉岛的大桥正是由中国企业中交集团修建,这是印尼乃至东南亚地区最大的跨海大桥。  面对发展基础设施所需要的巨大投入,印尼已经意识到需要合作伙伴。“合作模式包括公私合营(PPP)和建设-经营-转让(BOT),都是开放的。”苏更说。  印尼也正在考虑加入亚洲基础设施银行。“我们发展基础设施建设需要资金,整个亚洲需要更多。”苏更说。他表示印尼重视这一问题,正在考虑加入成为亚投行的初始成员。  中国企业正在加快海外投资的步伐,但目前中国对印尼的投资额并不高,在印尼的外国投资来源中排名第12位。  现在印尼最大的外国投资来源国是新加坡。苏更希望在五六年后,中国会成为印尼最大的外国投资来源。“所需的时间不会太长。”苏更说。  对于前往印尼发展的中国企业,苏更建议首先他们需要找到当地合适的、能够信任的合作伙伴。此外,若能做到保证价格有竞争力,保证质量,按时完成项目这三件事情,在印尼发展的中资企业将会成功。  为了向中国投资者提供正确的信息,苏更亲自到印尼各省访问,了解当地的需求商机。9月底,苏更前往印尼东爪哇省的泗水和南苏拉威西岛的望加锡访问,在那里他听到地方希望与中国发展渔业合作的呼声。“这是很好的商机,印尼东部是全球重要的海产品生产区。”苏更说。  仍将执行原矿出口禁令  苏更在今年2月上任,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在他担任驻华大使7个月以来,已经有十家中国企业计划前往印尼建设冶炼厂,计划已经成熟的有5家,分别来自山东、上海、北京等地,它们已经签署了协议。  印尼2009年第四号法令规定,从2014年起全面禁止金属原矿出口,原矿需在印尼冶炼加工后才能出口。  苏更坦言,很多中国企业表达了对这个法令的看法。事实上,在佐科当选新总统后,也有印尼的矿产企业寄希望于新政府能够放松这条法令。但苏更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新政府不会改变这条法令,将继续执行。  回到印尼期间,苏更参加了多场促进印尼与中国投资、贸易和旅游的论坛,其中还包括一场关于建设冶炼厂的会谈。他透露在东南苏拉威西岛明年会有两个冶炼厂开始运营,还有一个在两年后可以生产。  据本报记者了解,正在建设中的南苏拉威西岛班塔恩工业园区也希望吸引更多的中国投资者建设冶炼厂。  在印尼中苏拉威西省的中国-印尼经济合作区青山园区,由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与上海鼎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印尼八星投资公司合作开发的一个镍铁冶炼项目也在建设之中。这一项目总投资近6.4亿美元,计划于2015年投产。  目前印尼对华贸易处于逆差状态,在印尼今年年初开始执行原矿出口禁令之后,印尼方面预期今年对华出口额还会下降。  但苏更相信,因为出口禁令导致的出口下降将在两年内恢复,为此要加速中国在印尼的投资,将矿产加工为半成品之后再出口中国,这也将为中国提供所需的工业原料。与此同时,他也希望通过向中国出口印尼的农产品和海产品来缓解贸易逆差。  苏更坦言,目前印尼对华贸易结构不够好,印尼60%的出口都是原材料。印尼希望更多地向中国出口优势产品以减少对华贸易逆差,比如农产品和渔业产品,其中包括棕榈油、巧克力、咖啡、香蕉、鱼、龙虾等。  另据苏更透露,印尼方面期待已久的向中国直销燕窝将从下个月开始。此前印尼产的燕窝需要经过马来西亚、新加坡等第三方销往中国。  作为印尼驻华大使,苏更经常考虑的一个问题是,如何通过中国的经济发展来推动印尼的发展,他希望更多地促进两国在经济和旅游方面的合作。苏更希望在任内能够促成印尼与中国的贸易额达到1000亿美元,引入更多中国企业对印尼对投资,吸引更多中国游客到印尼旅游。  今年前四个月,中国赴印尼旅游人数达324344人,同比增长30.42%,占同期赴印尼外国游客总数的11%,来自中国的游客数量已经超过澳大利亚。  目前印尼国家航空公司印度尼西亚鹰航空公司已经开通了北京、上海和广州直飞雅加达的航班,并计划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新增北京直飞印尼旅游胜地巴厘岛的航班。鹰航方面还计划在明年4月,将广州现有的直飞巴厘岛的航班数量增加至每周三班。

新葡萄京棋牌官网 1

新葡萄京棋牌官网,中国建设网4月25日讯:4月22日下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雅加达会见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双方见证了两国高速铁路建筑工程项目合作文件的签署。习近平指出,中方愿鼓励更多有实力的中国建筑企业参与印尼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佐科表示,印尼希望扩大同中国各领域的合作,愿深入研究探讨中方“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构想和印尼新的发展战略给双方合作带来的契机,欢迎中方加大对印尼基础设施的投资。

前段时间,印尼雅加达的游行,给很多国人造成了恐慌心理,谣言遍地,但是印尼并没有处于动荡之中,多元、和平的发展基调不变,依然是值得投资的好地方。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专访了印尼驻中国大使苏更·拉哈尔佐,请他谈谈印尼在中国一带一路建设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

据21世纪经济报道4月23日消息,印尼驻华大使苏更.拉哈尔佐此前表示,印尼确实需要高铁,为雅加达和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提供更有效率交通工具。目前,政府已提出发展印尼至泗水的铁路,他们会吸引中国在内的外国投资者。

未来5年,中国在印尼机会多多

3月底,佐科访华时,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印尼国有企业部签署了《中印尼雅加达-万隆高铁合作谅解备忘录》。

马晓霖:我们知道印尼是一个传统海上大国,自然资源丰富,过去在海上贸易中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么,印尼未来将扮演怎样的角色呢?

根据日本国际协力机构的初步研究测算,项目投资总额约60亿美元,因投资收益率为负数不能完全交由私企投资建设,最理想的方式是成立由印尼国企主导的特别项目公司,该国企出资74%,政府和私企分别出资16%和10%。(文章来源:中国证券网)

苏更·拉哈尔佐:印尼由17000多座岛屿组成,是世界最大的群岛国家,众多岛屿散布在赤道周围,该国地理上处于亚洲、非洲、澳大利亚和太平洋国家之间的战略位置。在此背景下,2015年佐科·维多多总统宣布要将印尼重新定位为“海洋轴心国”,成为全球海上合作的支轴。另一方面,习近平主席2013年10月对印尼进行国事访问期间,提议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也就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我相信佐科·维多多总统和习近平主席所提的两个定位版本互为补充,可以协同发展。第二点是,借助这一概念,所有国家都应该不仅努力开展经济合作,也要建立贸易联系。

马晓霖:大使先生,我们两国作为全面战略性伙伴,您认为未来两国之间将会有哪些进一步的合作呢?

苏更·拉哈尔佐:2013年10月,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同意将我们两国的合作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性伙伴关系,这意味着印度尼西亚和中国已经迈向基于互信的全面长期伙伴关系,两国政府和社会之间的互动也会增强。中国现在是亚洲第一大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吸引中国投资,印尼政府做出了很大努力,例如采用更加简便、高效的投资手续,也提供免税期和免税优惠。印尼也希望中国向我们的产品打开市场,包括非石油、非天然气、大宗商品和其他产品。在此过程中,我们将实现更加平衡的对华贸易。

马晓霖: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第一个合作项目,中国高速铁路成功进入了印尼市场。您认为该项目未来会扩大吗?

苏更·拉哈尔佐:当然会。我认为不仅是万隆到雅加达,还有雅加达到泗水,以及万隆到苏腊巴亚之间都需要高铁。我觉得第一个项目非常重要,因为未来我们还会考虑其他项目,尤其是高铁和铁路项目,而且不仅在爪哇,还可能在苏门答腊、加里曼丹、苏拉威西和巴布亚。未来5年,印尼将于苏门答腊、加里曼丹、苏拉威西和巴布亚兴建24个海港,也会在上述地区建设高速公路和铁路,还会建28个机场。然后未来5年,我们也将兴建35,000兆瓦发电站。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商人有很多机会可以参与到印尼这些基础设施项目中。

马晓霖:大使先生,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当前两国双边贸易的情况。

苏更·拉哈尔佐:2014年印尼和中国的双边贸易额达到约680亿美元,而印尼的贸易逆差高达近140亿美元。这是个很庞大的贸易逆差。这也是为什么我强调未来要与中国建立更加平衡的贸易,这一点很重要。为解决这一问题,我认为其中一个举措就是中国向印尼的产品打开市场,例如水果。印尼水果种类繁多,但只有4种进入中国。一种是山竹,一种是印尼很有名的腊果,然后是香蕉,还有荔枝。我们印尼还有鳄梨,也生产很多椰子,但这些都无法进入中国市场。所以我认为中国市场未来应该向印尼的产品开放,尤其是水果。我要说的第二点是,为什么我们的贸易逆差这么大,在2014年达到140亿美元呢?因为我们从中国大量进口工业产品,同时出口很多水果产品。这完全是不平衡的。中国目前是印尼最大的贸易伙伴,我们的第二和第三大贸易伙伴分别是日本和美国。我希望在未来3年,尤其是我们禁止出口原矿产品以后,贸易不平衡的情况会有所改善。我们现在已经开始邀请中国企业来投资我们的冶炼业。希望未来3年,大量矿物制成品能从印尼出口至中国,我想这样会有助于减少我们的贸易逆差。

和平包容多元,才是印尼的底色

马晓霖:我们都知道印尼是一个大国,是第三世界的领袖国家。作为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你们对未来有怎样的规划?

苏更·拉哈尔佐:2015年4月的时候,印尼举行了第一次亚非会议暨万隆会议60周年庆祝活动。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习近平主席也出席了活动,这表明两国将携手深化经济合作,促进亚非国家的经济发展。回到1955年万隆会议召开的时候,所有新独立的发展中国家聚集到一起,共同探讨如何构建新世界。我记得会议的成果是万隆会议十项原则,其中一点就提到:所有亚非国家都应致力于实现世界和平与繁荣。我认为这一点很重要。印尼将继续努力,通过在双边、多边和区域论坛中发挥作用来实现这一目标。

马晓霖:万隆会议确实标志着亚非国家的团结和胜利,印尼那时也成为了一颗闪耀的明星。那么现在,印尼在担任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领袖方面有什么成果呢?

苏更·拉哈尔佐:印尼是最大的南亚和东盟国家。不过我们虽然是最大的,但也努力与他国合作,对他国表现出更大的包容度。如何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是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例如通过东盟这一机制来实现。东盟成立于1967年,至少有将近50年的历史了。过去40多年间,该地区没有发生任何冲突,因为印尼作为一个大国,并没有将意愿强加于他国,而是努力通过与所有邻国开展对话和谈判来解决问题。您也能看到,东南亚所有国家都可以和平发展经济。我认为东盟可以实现非常快速地发展,也是因为印尼对地区和平与稳定做出了贡献。

马晓霖:我第一次在大使馆见您的时候,我说你们国家是最大的伊斯兰国家,您当时告诉我:“我们不是伊斯兰国家。”

苏更·拉哈尔佐:是的,印尼拥有世界最多的穆斯林人口,但我们的国家并不是基于宗教的。我们政府承认的四大宗教是伊斯兰教、基督教、佛教和印度教,这四大宗教可以在我国共存。基于这一点,我们能和平地接受其他宗教的存在。这表明我们的穆斯林是温和的,我们一直都在努力建设和平文化。例如,在斋月过后的开斋节期间,穆斯林举办的仪式会得到其他人的尊重。又例如圣诞节的时候,基督徒在教堂的活动也同样会得到穆斯林的尊重。我相信我们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从来不作恶,而且我们尽全力确保所有游客在印尼的安全,让他们得以享受湖光山色、阳光海滩和一切美景。

马晓霖:印尼有女总统、部长、立法人员、市长,遍布不同层级。你们能够充分保障女性的权利,原因何在?

苏更·拉哈尔佐:原因很多。比如说,我们有“传统”:在西苏门答腊省,女性是强势的领导人,男性要顺从。所以传统、价值观、政治和历史等都构成了这样的背景,使得女性在印尼能发挥重要作用。梅加瓦蒂·苏加诺普特丽总统就是印尼的首任女性总统,她做出了要推行总统直选的决定,这个决定很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