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导读:记者从一位接近新华社总社的消息人士处获悉,新华社旗下新华(大庆)国际石油资讯中心有限公司已在北京筹建一家全国性金融资产受益权交易平台,由新华社旗下国有控股企业新华汇金金融资产受益权交易中心(下称“新华汇金”)运营。  受益权资产转让平台的争夺战,将迎来“国家队”入场。  记者从一位接近新华社总社的消息人士处获悉,新华社旗下新华(大庆)国际石油资讯中心有限公司已在北京筹建一家全国性金融资产受益权交易平台,由新华社旗下国有控股企业新华汇金金融资产受益权交易中心(下称“新华汇金”)运营。  “2011年,新华社通过与黑龙江国资合资成立大庆石油资讯中心的形式,拿到了资产类交易所牌照,目前已在布局大宗商品、产权、金融受益权三个资产交易、转让平台。”该消息人士称。  这一金融受益权资产转让平台除了主打投资者之间的信托受益权、私募、理财产品转让以外,另一个业务重点为金融机构、企业等机构之间的资产交易。  目前包括华宝信托在内的多家信托公司已在自建受益权转让平台,上海浦东登记中心、北京金融交易所也在尝试信托受益权资产转让交易,但截至目前尚未有一家国字头平台。  据上述消息人士透露,新华社为弥补非主营金融业务的短板,新华汇金此次专门与几家资产管理公司(AMC)沟通合作事项,后者或将负责平台上线受益权产品审查、风险控制。  “国字头”受益权转让平台  中国信托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国内信托行业规模已达11.73万亿,但除了少量证券投资类产品可中途赎回外,信托产品严重缺乏流动性,缺少转让、退出机制。  由于转让需求增大,目前不少信托公司已开始自建二级市场,甚至部分第三方理财公司也有信托流转服务,但大量的自建平台多为信息发布和中介服务。  “信托产品非标准化,定价难度较大,单纯依靠投资者之间互相沟通效率很低。一些信托公司也在尝试充当做市商,双边报价,但仅针对内部客户,受众群太小,成交量也不大。”一家信托公司上海地区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除了信托公司,地方政府也跃跃欲试。2014年初,深圳发布金改文件,首次提出要“探索建立信托受益权转让市场”;上海2009年就在浦东筹建了信托登记中心,但登记进展寥寥。  “地方版信托受益权转让平台推进较难,除了信托登记制度不全外,另一个原因是信托公司缺乏上报数据的动力。”上述信托公司上海负责人称,若真正从事个人与个人间受益权交易,地方转让平台在线下转让手续办理、业务拓展方面也不具备条件。  据记者了解,去年银监会也已就启动全国性信托产品登记系统展开调研,不少市场人士认为银监会或在为牵头成立全国性信托受益权转让平台做准备。  但目前来看,银监会并没有表示要自身牵头组建信托流转平台,这也推快了新华汇金筹建的步伐。工商资料显示,新华汇金成立于2013年9月。在成立前后,新华汇金就已与几家国字头的信托公司洽谈合作。  在合作方面,除了信托受益权转让,新华汇金还表示可为信托公司提供信托销售渠道,也可以为投资者办理质押回购业务。  在上述信托公司上海负责人看来,由于目前银监会锁紧了第三方理财机构代销信托渠道,多数信托公司自身并不具备强大销售能力,这些业务将提升平台吸引力。“但也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平台自身需要强大风控能力,不然风险也不可估量。”  记者获悉,对于首批国字头信托公司,其也要对风险进行部分兜底;此外新华汇金还专门找来了几家AMC沟通战略合作,风险控制或将全权委托于后者。  新华社金融版图初现  新华汇金的目标远不止信托资产受益权,在信托受益权业务开展后,上述金融资产交易平台还将延伸至资产证券化、私募股权、资管计划等产品。  “除了个人之间、机构与个人之间的资产销售、转让,这个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未来真正上量的业务可能是机构之间的资产交易。”上述消息人士称。  目前,银监会和央行已出台多份文件,控制银行与非银机构之间的非标准化资产的通道,如果金融资产交易所能够设计一种模式,符合监管层要求,那么金融机构投资非标资产的需求将通过这一途径得到满足。  上述消息人士表示,新华汇金具有国家控股背景,因此一旦新华汇金的模式符合监管层对非标投资的要求,金融机构将更趋向于在这类平台上进行交易。  记者还了解到,经过数月筹备,新华社旗下新华产权交易所、新华商品交易所于6月11日入驻上海自贸区。新华产权交易所、新华商品交易所2013年年底刚通过国家部际联席会议审批。其中,新华产权交易所主要为各类产权、公共资源非上市公司股权托管等市场;新华商品交易所主要为能源化工、有色金属、农产品(000061,股吧)等大宗商品交易平台。  除了在资产交易所上拿了“全牌照”,在几个月前,新华社也收获了一张支付牌照,成立了新华通软件开发(北京)有限公司,主营移动支付、电子商务、预付卡发行与受理等。

  李新葡萄京棋牌官网,高阳

从猜测到落地,上海信托登记中心并没有如期升格为全国信托登记中心,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国性的信托登记中心在沪落地。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目前监管部门已经下发相关文件,批准上海自贸区成立全国信托登记中心,业务主要围绕信托受益权集中登记、信托合同登记、信托受益权转让及质押融资等展开。市场人士预期,全国性信托登记中心的成立,对盘活信托市场资产,扩大信托受益权的流转平台提供了积极作用,有效缓解了信托因流动性不足产生的风险。  据了解,2006年上海信托登记中心成立,上海国际信托等6家信托公司成为上海信托登记中心首批会员单位。8年来,上海信托登记中心在办理信托各项登记手续,完善法律法规方面积累一定经验。  这种经验也成为全国信托登记中心落户上海的一个原因。  此前曾参与银监会调研的某“中”字头信托公司人士表示,全国信托登记中心之所以最后落户上海,很大原因是上海先行经验或可成为参考。事实上,全国信托登记中心的讨论已经多年,之所以没有成立,根本原因还是我国财产登记制度的缺失。“个人财产登记制度尚无法规,又何况是财产中的信托产品,其合法性更让人质疑,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该信托公司人士表示。  13万亿流转平台  “相比其他金融产品,信托本身的流动性较差,但是随着全国信托登记中心的上线,信托的转让、抵押、质押等都可以操作,解决了流动性的问题,对我们做业务来说,便利性增强。”北京某大型信托公司业务一部张丽说。  张丽坦言,平时业务中也会遇到客户买了信托产品,但是又突然需要钱的情况,只能私下找客户来受让其信托产品。“寻找客户的范围往往也仅限在自己公司范围内,如果全国信托登记中心上线,对业务部门来说,可以选择的受让资源范围扩大,对客户来说,可以快速转让有效解决流动性问题。”  以该信托公司为例,目前发生上述案例的几率为1/50。张丽说,今年以来已经帮两位投资人私下找受让客户,信托规模在5000万元以下。“相比以往,今年办理的这部分业务有上升趋势,可能还是受大环境影响,特别是银监会99号文对信托流动性的要求,使得部分投资人对信托的兑付风险多了一层考虑。”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信托产品受让的占比并不大,但信托公司已经从中发现了商机。  据记者了解到,当前一些信托公司也陆续推出了统一的受益权转让平台,比如华宝信托的“流通宝”、中信信托“信惠财富”等。不仅如此,以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上海信托登记中心为代表性的第三方信托产品转让平台的成立,也为信托受益权转让提供了更多的平台。  优选金融执行总裁张虎成认为,虽然平台逐渐丰富,但是这些平台的内容往往是限于本公司的业务,受让群体也多是本公司的客户,存在区域性、项目少、交易慢的问题。  中国信托协会数据显示,2014年二季度末,信托业管理的信托资产总规模为12.48万亿元,预计三季度末,信托规模将迈上13万亿元的大关。这意味着,未来68家信托公司近13万亿元信托资产得以在全国信托登记中心盘活,实现受益权转让,缓解流动性难题。  对此,上述信托公司人士也表示,上海自贸区《信托登记试行办法》旨在结合自贸区实验区制度创新,推动信托行业创新试点,办法的出发点是为了解决目前信托产品流动性不足,实现信托受益权转让的功能。  在该人士看来,信托受益权转让是其流动性的最末端,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实现68家信托公司业务在流转平台的无缝对接,不应跳过操作细节而直接对应结果,最终形成本末倒置的结果。  体制监管困局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是信托业人士对全国信托登记中心成立的最初感受。在很多信托业内人士看来,监管层的想法是正确的,也是多年努力的结果,但结合中国现实情况,真正的效果似乎并不乐观。  张虎成认为,从目前的市场现状看,这一办法很难帮助信托实现受益权转让的功能,也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信托产品流动性差的问题。  在他看来,目前关于信托登记的法律还处于空白期,信托公司产品登记没有强制性,所以会导致信托产品登记具有随意性。“此外,信托产品流动性差的核心还在于其投资门槛高,投资群体较窄,即便能够实现转让,但可以接受转让的群体也有限。”  以上海信托登记中心为例,虽然已经运行8年时间,但其法律效力仍亟待加强。  资料显示,上海信托登记中心是上海市浦东新区金融主管机构批准设立的非盈利性事业单位,接受中国信托业监督管理机构的业务指导。但实际运营中,上海信托登记中心并未被纳入银监会监管范围,迄今也没有任何部门明确其法律地位。  对此,上海某信托公司法务李明认为,由于缺乏明确的法律和行政授权,因此登记结果并不被司法部门所采信,其会员登记的信托财产在法律上无法独立核算,这是当时成立之初没有解决的问题。  同样的尴尬也可能成为全国信托登记中心将面临的难题。  上述曾参与调研的信托公司人士表示,目前信托公司受益权转让基本都是各家信托公司内部转让,未来要实现全国范围内转让,首先应该划清转让的条件,以及如何对接,怎么操作等内容,否则结果会和上海信托登记中心一样。  在该人士看来,在实际操作中最大的难题就是当前我国财产登记制度尚不健全,更遑论财产中的一类产品登记细则。“应该说最基础的东西都没有,后面的法规自然也不健全,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我们所说的受益权转让,更多是在刚兑的前提下,未来如果突破刚兑的限制,受益权转让的实际价值是否仍然存在,也是个问题。”  可以预见的是,信托登记中心的法规制定,已经不仅仅是信托行业的问题,而是涉及到多个部门的相互配合。  张虎成认为,未来信托登记管理办法如果配合有关法律推出,从法律上强制信托产品登记可能更能够发挥登记机构的作用,信托因其产品设计导致的流动性差的问题也可以通过未来信托资产证券化来逐步得到解决。  (本报记者杨井鑫对本文亦有贡献)

  大资管时代的竞争日趋激烈,信托公司的传统业务领域不断遭到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的“蚕食”。资产管理计划份额在交易所转让开闸以后,在资管计划流动性不断增强的同时,其份额转让规模也不断创出新高,对于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的资管计划来说,无异于“如虎添翼”。

  而一直以来,流动性难题被视为信托产品的“阿喀琉斯之踵”。不过,随着新华汇金金融资产受益权交易中心代表“国家队”进场,为信托产品加速注入流动性打开了广阔空间。

  资管计划转让规模创新高

  上交所[微博]公布的最新资产管理计划份额转让成交信息显示,于今年4月24日成交的“民生加银资管·民生保腾C-2013-075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份额”以17.6亿元的成交金额创下资管计划转让规模新高。排在其后的是“中信信诚京诚1号34期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份额”,该产品在5月29日成交,金额为9.39亿元。

  去年8月,上交所和深交所[微博]分别下发《关于为资产管理计划份额提供转让服务的通知》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微博]资产管理计划份额转让业务指引》,这标志着资管计划交易所转让“开闸”。两份文件的内容大体一致,即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及其专门从事资管业务的子公司,可申请将其资管计划份额通过交易所向其他投资者转让。

  4月4日,上交所发布《上海证券交易所[微博]资产管理计划份额转让业务指引》,并称自发布之日起施行,正式宣布资产管理计划份额转让由试点业务转为常规业务。所谓资产管理计划份额转让,是指符合条件的资产管理机构的客户,通过交易所向符合条件的投资者转让其持有的资产管理计划份额的交易。

  上交所文件显示,资产管理机构依法设立并存续的资产管理计划份额在上交所转让的,适用上述指引。资管机构包括证券公司或其资产管理子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或其资产管理子公司以及经中国证监会[微博]认可的其他资产管理机构。资产管理计划份额是指证券公司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份额、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份额以及上交所认可的其他资产管理计划份额。符合证监会的相关规定以及资产管理合同约定的投资者,可以参与资产管理计划份额转让业务。

  一位基金子公司人士此前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由于信托产品一直没有被纳入转让系统,信托产品流动性的缺乏使得券商和基金子公司的资管计划相对拥有了流动性方面更加明显的优势。

  信托流动性难题待解

  实际上,在证监会放开券商和基金子公司开展类信托业务的同时,银监会对信托公司和银行的影子银行业务加强了监管,许多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等有融资需求的机构开始转而与券商、基金子公司合作。相较信托,这两类机构,尤其是基金子公司因不受资本金约束、费率灵活等原因已经在该类业务上迅速追赶,而资管转让的推进,无疑将使券商和基金子公司的优势更加明显。

  对于信托公司来说,雪上加霜的是,“99号文”要求:“信托公司不得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对已开展的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业务,要查明情况,摸清底数。”但此要求对于券商和基金子公司来说却是利好,此类机构迎来了接棒“非标”业务的机遇。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接触的多位业内人士认为,风险并未消除,而是从信托转移到资管计划,隐患仍然存在。

  号称“中国信托转让第一平台”的新华汇金推出的金融资产受益权交易平台近日正式上线运营,该平台由新华汇金(北京)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新华汇金”)负责运营,目前首个全国信托资产受益权产品已经投入运营。一位信托公司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信托产品的流动性问题有望逐渐得到解决。

  新华汇金是新华社旗下新华(大庆)国际石油资讯中心有限公司(石油资讯中心)成立的国有控股公司,与同属“石油资讯中心”的新华产权交易所合作,旨在建立全国性质的金融资产受益权交易服务平台,受益权产品包括但不限于信托产品、私募债权、金融理财产品、万能险产品等。

  新华汇金目前主营的基础业务包括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信托产品的质押融资和信托产品的代销业务;信托机构业务方面,包括信托计划增信(信托计划发行之前和发行之后)、信托计划的展期、信托项目的债权转让。

  “对信托行业整体而言,在我国经济增速放缓,产品兑付风险不断加大的当下,一个全国性的信托产品收益权转让交易平台对于缓释信托业的流动性风险和信用风险意义重大。”新华汇金金融资产受益权交易中心总经理侯柄骋表示。

  近年来,关于建立信托产品登记系统一直未有实质性推进。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在去年年底举行的2013年中国信托业年会上表示:“要建立信托产品登记信息系统,这是信托业规范发展的基础,也是金融市场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

  杨家才指出,交易功能是上述系统的四大功能之一,“大家都在讨论信托产品怎么盘活,怎么增强流动性,也可以通过这个系统逐步解决。”

  此外,有媒体报道称,上海、深圳等地也在探索建立信托受益权转让信托,其中,上海还在酝酿设立全国性信托登记公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