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首个中国铁矿石中长期发展规划正在紧锣密鼓的编制,拟提出将铁矿石自给率在2025年提高至50%的目标。然而中国国内矿山企业正面临一系列窘境,生产完全成本低于100美元/吨的仅占65%,而海外权益矿的成本也无法与三大矿相比。  今日普式新加坡钢铁及进入亚太区编辑李红梅在北京媒体见面会上表示,目前国内铁矿石生产企业面临一系列的窘境,其中之一就是成本过高。据冶金矿山协会估算,中国国内矿山企业生产完全成本估算低于100美元的占65%;100-120美元/吨占15%,其他高于120美元/吨,最高的每吨成本甚至达到140-150美元,这个价格远高于目前的进口矿价。  国内矿成本较高的原因在于自然资源。李红梅指出,全国铁矿资源储量785亿吨,但大多为贫铁矿,平均品位不到30%,最低仅有11-12%,采选成本大。此外,露天矿资源有限,国内矿正在逐步由露天转入地下,导致固定资产投入增加。  另一方面是在于矿山的税负较重,目前国内矿平均税负大约在22-25%。或相当等于大约200元/吨,进一步提高了国内矿的成本。  鉴于国内矿的情况,此前几年钢企掀起了一轮海外寻矿的热潮,寄希望于海外权益矿解决资源供给和带来利润回报。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据业内人士估算,目前澳矿的成本每吨在30到40美元,如果成本吨价为50到60美元,仍然有利可图。与此形成对照的是,我国境外投资的铁精矿离岸成本为每吨80美元,到岸成本每吨在90美元以上。  赵红梅则对新浪财经表示,中国进入海外矿山的时机相对较晚,固定投资和摊付成本较高,尤其是在非洲没有成熟铁路和港口的地区,成本降大大增加。  中信泰富在西澳项目就是一个例子。有业内人士曾经批评,其成本价格已经达到每吨100美元,再加上运输费用和澳元波动,运回来也毫无成本优势。“亏不亏都要开采,非常尴尬”。  3月末,国产铁精矿价格为833.18元/吨,进口铁矿石(粉矿)到岸价格为112.15美元/吨。对比铁矿时价格可以看到,这样的国内矿成本对于进口矿并没有竞争力,而且一旦进口矿价跌至100美元/以下,国内矿承压不小而三大矿则有足够的降价空间。  然而即使这样,工信部和行业协会对于铁矿石自给率的决心并没有动摇。计划设定要将中国铁矿石自给率由目前的30%提高到50%的目标。  2013年全国铁矿石累计产量仅有14.5亿吨,而海外权益矿量更是只有2.7亿吨,如何提高自给率解决资源保障问题仍是规划的重点。  今日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长苗治民在冶金工业规划院关于上述规划的研讨会中表示,铁矿石对于钢铁行业而言就像是人的粮食、工业的石油,资源保障问题至关重要。而2016~2025年是我国钢铁行业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也将是我国钢铁消费达到峰值后的行业发展转变时期,铁矿消费及资源保障问题也将发生新的变化,这也是我们在中长期发展规划中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他还称,境外矿开发利用也是资源保障问题的一个重要方面,对于国内矿、国外矿的使用比例问题,业界一直存有争议,境外矿保持多大比例是合适的,境内矿保持多大的开采比例是经济的,境内矿的过度开采可能造成的资源浪费、成本提升及环保问题都是中长期发展规划中应该予以关注的问题。  据悉,目前编制工作组目前已经对国内矿山行业发展的问题进行了整体梳理。而牵头单位之一的中国冶金矿山协会将中国铁矿石资源分为10个区域,将于今年年底完成资源和生产企业的摸底调查。

新葡萄京娱乐场app,4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普氏能源咨询钢铁(行情专区)交流会上了解到,目前,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把中国铁矿石资源分为10个区域,将于今年底完成资源和生产企业的摸底调查,为提高产业集中度,拟整合培育6~8个年采矿产能在3000万吨的铁矿石生产企业,欲将中国铁矿石自给率由目前的30%提高到2025年的50%。  但国内铁矿石开采成本高、品质低,在环保政策越来越严的情势下,与进口矿相比优势不大。因此,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是否会把11年后国内铁矿石自给率提升到50%这一部分写入正在牵头编制的《中国铁矿2016~2025年中长期发展规划》中,并不确定。  进口矿占据成本优势  中国对进口矿的依存度达60%以上,2013年进口铁矿石达8.19亿吨。中国钢铁行业一直想要摆脱对进口矿依存度过高的局面,业界认为受制于高价进口矿是钢铁行业薄利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在多个场合表示“中国钢企为进口铁矿石价格的上涨多支付了几百亿美元。”因此,“努力开发国内铁矿石资源、提高自给率”被认为是中国钢铁行业科学发展的选择。  但在矿价下行通道中,进口矿占据更大的比较优势。据业内人士估算,全球三大矿业巨头生产完全成本平均低于80美元/吨,而根据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的统计数据,4000多家国内矿山企业低于100美元/吨的占65%,在100~120美元/吨之间的占15%,其他高于120美元/吨,有的甚至达到140美元/吨以上。  TSI钢铁指数高级分析师奥斯卡·特尼伯格(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今年1月开始,进口矿价直线下降,最低时铁矿石(62%铁)价格为104美元。  今年巴西的雨季和澳洲飓风比较温和,没有对铁矿石供应产生季节性影响,因此今年的进口矿价普遍被认为不会过高上扬,基本维持在现在的价格波动范围内。在这种局面下,以高于进口矿价成本开采国内铁矿石资源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国内矿提高自给率受制约  普氏能源资讯亚太区钢铁及金属新闻编辑李红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原矿产量在千万吨以上排名前十的矿石企业产量,仅占全国总产量的15%。4000多家大大小小的矿山中,大多数规模较小,铁精粉年产能在100万吨以下。  中国铁矿资源主要分布在鞍山本溪、河北、四川攀枝花、山西、海南、安徽、湖北等地,内蒙古和新疆等地为相对较新的资源开采区域。  李红梅说,在国内矿山企业中,鞍钢矿业是体量最大的、也是最具竞争力的生产企业,其生产完全成本在500元/吨,而其他相对具有竞争力的企业的完全成本在600元~800元/吨。目前鞍钢矿业每年拥有1800万吨精矿、800万吨球团矿和400万吨烧结矿的生产能力。全国785亿吨的铁矿资源储量现状是,多为贫铁矿,平均品味不到30%,30%已经不算太差的矿,最低的大约为11%~12%,采选成本大。  近年,随着国内矿山开采深度的增加,为防止塌方、解决空气流通和水渗漏的问题,必将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延长矿山的建设周期。“矿山开采条件差、露天资源枯竭,有一些山皮剥离后,往地下再探200米~300米,有的地下开采深度达到1000米或者更深,像这样的建设周期至少要5年以上。”  此外,原矿品味的逐年下降,也导致采选比加大,增加了成本。再加上国内矿山背负22%~25%的税赋(相当于200元/吨),与海外矿山在竟争中自然处于劣势。在上述条件下,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想要的“提高行业集中度和核心竞争力,力求提高国内铁矿石自给能力”的目标并不容易。  “因为产量是一个因素,成本和企业的竞争力也是重要因素。”李红梅说,这些目标也不确然最后是否会出现在中国冶金矿业企业协会正在牵头编制的《中国铁矿2016~2025年中长期发展规划》中。  目前,由鞍钢矿业作企业代表,中国冶金矿业企业协会正对国内铁矿石资源分10个区域做摸底调查,以期弄清楚矿山数目以及品味情况之后再作政策规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