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8日报道称,有关部门已批复云南省电力用户和发电企业直接交易(直购电)试点的输配电价。  根据新政策,参与云南直购电试点的大用户购电价格,由直接交易电价、电网输配电价和政府性基金及附加三部分构成。其中,直接交易电价由电力用户和发电企业协商确定,政府性基金和附加由电网代收。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此次有关部门批复云南直购电试点输配电价有两层意义。从宏观层面讲,云南直购电试点获国家有关部门认同,云南电力体制综合改革将从直购电开始推进。从微观层面讲,云南首次明确统一的直购电过网费,直购电推广力度有望加大,高载能特别是电解铝行业用电成本有望降低。如果按照云南省内平均每千瓦时0.2元左右的水电上网电价计算,加上已获批复的每千瓦时0.125元的输配电价,再加上容量电价(基本电价)和线损,最终直购电销售侧电价有望在每千瓦时0.4元以内,这较云南每千瓦时0.5元的大工业平均用电价格更为便宜。  另外,目前云南全省对电改已形成高度共识,全力争取国家有关部门最终批复电改综合试点。今后云南省内电改综合试点内容和范围,有望由直购电向更深层次演绎。  业内人士认为,云南率先探索电价市场化意味着在云南省内水电以更合理价格输出的同时,电解铝等大工业用电成本有望下降。云南板块中,涉及电解铝等大工业上市公司包括云铝股份(000807)、贵研铂业(600459)、云南锗业(002428)、锡业股份(000960)、云南铜业(000878)、罗平锌电(002114)等。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日前,有关部门批复云南省电力用户和发电企业直接交易(直购电)试点的输配电价。对于直购电试点输配电价的获批,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这意味着云南在全国率先探索电价市场化,在云南省内水电以更合理价格输出的同时,电解铝等大工业用电成本有望下降。云南率先探索电价市场化根据新政策,参与云南直购电试点的大用户购电价格,由直接交易电价、电网输配电价和政府性基金及附加三部分构成。其中,直接交易电价由电力用户和发电企业协商确定,政府性基金和附加由电网代收。电网输配电价实行两部制电价,基本电价执行云南电网现行销售电价表中的大工业用电的基本电价标准;电量电价为每千瓦时0.125元(不含线损),其中,110千伏电量电价为每千瓦时0.105元,220千伏电量电价为0.086元。耗损率参照近3年实际耗损率,由省内价格部门参照决定。据中证网报道,业内人士认为,此次有关部门批复云南直购电试点输配电价有两层意义。从宏观层面讲,云南直购电试点获国家有关部门认同,云南电力体制综合改革将从直购电开始推进。从微观层面讲,云南首次明确统一的直购电过网费,直购电推广力度有望加大,高载能特别是电解铝行业用电成本有望降低。如果按照云南省内平均每千瓦时0.2元左右的水电上网电价计算,加上已获批复的每千瓦时0.125元的输配电价,再加上容量电价(基本电价)和线损,最终直购电销售侧电价有望在每千瓦时0.4元以内,这较云南每千瓦时0.5元的大工业平均用电价格更为便宜。另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在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的云南省发改委主任王喜良对外透露,国家发改委已同意把云南列为全国两大电力改革的试点省之一,云南正在国家指导下深入研究电力体制改革的方案。假如一切顺利,新的电力体制改革将从云南启动。与此同时,云南省常务副省长李江亦有同样的看法。“当前的电力体制已经不适应现代市场体系建设的要求……电网企业目前处于统购统销的垄断地位,发电企业、地方政府的话语权十分有限……无法形成有效的竞争机制。”李江表示,希望国家支持云南在电力体制改革方面的先行先试,在大用户购电等方面给予支持。值得注意的是,云南是一个以水电为主的省份,在其整个电力结构当中,用于上网的水电占了七成还多。《昆明日报》在3月7日报道,目前云南全省的水电装机容量已经达到6300多万千瓦,无论是增速还是发展都是全国第一。2002年全国电力体制改革以后,能源发展速度很快,但云南作为资源大省,电价与其他省份相比却没有价格优势。事实上,云南目前的平均上网电价比全国的平均上网电价仅低0.1元/千瓦时,而工业用户电价比全国,尤其是西部其他省区却高出0.1元/千瓦时。另外,云南的工业用电电价仅比广东的工业用电电价低0.5元钱左右,而云南的经济水平则远落后于广东,导致本地电价没有优势。去年,整个云南省的GDP比广州还少。这最终形成的结果是,李江举例说,在利益分配方面,地方政府在水电开发当中承担了移民搬迁安置、生态环境保护、扶持库区发展等繁重的任务,但到目前为止尚未建立权责相匹配的利益分享机制。2009年,由贵州省社科院耗时两年完成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东西部区域利益协调与加快西部少数民族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以西电东送为典型实证》称,西电东送的电价如不加以改革,将进一步加剧东西部发展不平衡。

北京4月8日
-中国证券报周二援引消息人士称,有关部门已批复云南省电力用户和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试点的输配电价。这意味着云南将率先探索电价市场化。

业内人士并指出,云南首次明确统一的直购电过网费,直购电推广力度有望加大,高载能特别是电解铝行业用电成本有望降低。

中证报报导称,根据新政策,参与云南直购电试点的大用户购电价格,由直接交易电价、电网输配电价和政府性基金及附加三部分构成;其中,直接交易电价由电力用户和发电企业协商确定。

而电网输配电价实行两部制电价,基本电价执行云南电网现行销售电价表中的大工业用电的基本电价标准,电量电价为每千瓦时0.125元人民币。

如果按照云南省内平均每千瓦时0.2元左右的水电上网电价计算,加上已获批复的每千瓦时0.125元的输配电价,再加上容量电价和线损,最终直购电销售侧电价有望在每千瓦时0.4元以内,这较云南每千瓦时0.5元的大工业平均用电价格更为便宜。

所谓电能直接交易即直购电,直购电通过买方和卖方直接协商,定出发电侧上网价格,再加上单独核定的输配电价,得出更加市场化的售电侧价格,这与全国电改思路一致。

事实上,年初国家能源局印发的《2014能源工作指导意见》就已对电改轮廓做出勾勒,要求积极推进电能直接交易和售电侧改革,并推进输配电价改革,积极支持在内蒙古、云南等省区开展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

而之所以选择内蒙古、云南作为试点,是因为两地电力供给大于需求,且两地发电上网电价低,具备竞价上网价格基础,但两地大工业用电价格不低,两地经济未在当地低电价中充分获益,因此两地具备充分的改革动力。

(发稿 乔艳红; 审校 林高丽)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