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经济下滑,习惯坐享资源收益的省份或开始扛不住了。继河南、山东、湖南、陕西出台煤电互保政策之后,山西再发煤炭经济新政“20条”,加入地方政府救市的行列。  所谓煤电互保政策,即“省内煤保省内电,省内电优先使用省内煤”。随着市场资源供需条件变化,地方政府开始干预市场,以保护本地资源供应和财政收入。  现阶段,互保政策偏重于后者,地方政府通过发电指标与煤炭采购量挂钩等方式,限制外省煤炭,变相托底煤价。不过,基于此,地方煤炭保护政策遭遇了电力行业的反对,煤炭调出省也有部分意见。  山西救市:李小鹏出面一家一家谈  煤炭行业的萧条正让山西资源型经济陷入困境。  山西煤炭工业厅数据显示,上半年煤炭全行业利润69.1亿元,同比减少127.97亿元,下降64.94%;上缴税费649.16亿元,同比减少65.87亿元,下降9.21%。  在这样的格局下,山西政府出手救市。山西煤炭经济“20条”涵盖减免煤炭税费、金融支持、资源配置、现货期货交易等方面。在现阶段,可以立竿见影的莫过于暂停提取煤炭企业矿山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煤矿转产发展资金,减半收取煤炭交易服务费。  除此之外,与河南、山东相似——对省内实施煤电联营、煤电一体化和签订煤电长期合作协议等的发电企业,给予发电指标倾斜。  山西省鼓励煤炭企业与电力、冶金、焦化等重点用户签订长协合同,建立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探索价格实现机制,实现企业合作共赢。  五大电力山西方面有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山西正在做五大电力集团工作,省长李小鹏亲自出面一家一家谈,增加山西煤炭采购,签订煤电长期合作协议。  目前,李小鹏已与华能、国电集团负责人完成会谈,接下来大唐、华电、中电投负责人将悉数到访山西。  官方公开报道显示,7月初李小鹏就在北京与五大电力集团负责人座谈,希望电力企业继续支持山西发展,加强与山西在低热值煤发电、煤电一体化、煤层气开发等领域的合作;进一步深化与山西煤炭生产企业长期稳定合作,积极构建和谐共生、共同发展的新型煤电关系。  上述人士说:“五大电力之所以爽快与山西煤企合作,背后是以煤炭采购换取项目支持的诉求。目前各发电集团在山西争夺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新一轮跑马圈地开始。这或许是新过剩的开始。”  反对者不少:不利于资源配置  去年底,国务院下发《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对煤电企业正常经营活动不得干预”。  中电联副秘书长欧阳昌裕认为,煤电互保带有行政干预市场色彩,人为设置障碍和省级壁垒,不利于市场化改革,也有违国家政策和国务院去年底下发的文件要求,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对市场秩序出面监管。  事实上,除电力企业反对外,河南煤电互保政策受到煤炭调出省山西、陕西的集体反对。  陕西是产煤第三大省,2012年煤炭产量4.6亿吨,省内15家主力电厂耗煤4100万吨,外运量4亿吨左右。为拓展市场空间,陕西本地大型煤炭企业多与河南等省外电厂合作供煤。  以陕西煤业化工集团为例,主动与五大电力开展上下游产业链合作,参股控股河南、山西一批燃煤电厂,以保证煤炭终端消费市场。但在地方保护下,合作电厂供煤量受到限制,煤电合作的优势或难以发挥。  由于发电企业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密切,对于地方保护政策因此不得不接受。此外,出于对发电指标的争取,条件较好的电厂消化河南高价煤仍有利可图,“但对于条件不好的合作电厂本应借煤价下降可以实现盈利,但地方保护后扭亏无望。”河南本地电厂人士说。

摘要:
目前山西正在做五大电力集团工作,省长李小鹏亲自出面一家一家谈,增加山西煤炭采购,签订煤电长期合作协议。
煤炭经济下滑,习惯坐享资源收益的省份或开始扛不住了。继河南、山东、湖南、陕西出台煤电互保政策之后,山西再发煤炭经济新政“20条”,加入地方政府救市的行列。  所谓煤电互保政策,即“省内煤保省内电,省内电优先使用省内煤”。随着市场资源供需条件变化,地方政府开始干预市场,以保护本地资源供应和财政收入。  现阶段,互保政策偏重于后者,地方政府通过发电指标与煤炭采购量挂钩等方式,限制外省煤炭,变相托底煤价。不过,基于此,地方煤炭保护政策遭遇了电力行业的反对,煤炭调出省也有部分意见。  山西救市:李小鹏出面一家一家谈  煤炭行业的萧条正让山西资源型经济陷入困境。  山西煤炭工业厅数据显示,上半年煤炭全行业利润69.1亿元,同比减少127.97亿元,下降64.94%;上缴税费649.16亿元,同比减少65.87亿元,下降9.21%。  在这样的格局下,山西政府出手救市。山西煤炭经济“20条”涵盖减免煤炭税费、金融支持、资源配置、现货期货交易等方面。在现阶段,可以立竿见影的莫过于暂停提取煤炭企业矿山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煤矿转产发展资金,减半收取煤炭交易服务费。  除此之外,与河南、山东相似对省内实施煤电联营、煤电一体化和签订煤电长期合作协议等的发电企业,给予发电指标倾斜。  山西省鼓励煤炭企业与电力、冶金、焦化等重点用户签订长协合同,建立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探索价格实现机制,实现企业合作共赢。  五大电力山西方面有关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山西正在做五大电力集团工作,省长李小鹏亲自出面一家一家谈,增加山西煤炭采购,签订煤电长期合作协议。  目前,李小鹏已与华能、国电集团负责人完成会谈,接下来大唐、华电、中电投负责人将悉数到访山西。  官方公开报道显示,7月初李小鹏就在北京与五大电力集团负责人座谈,希望电力企业继续支持山西发展,加强与山西在低热值煤发电、煤电一体化、煤层气开发等领域的合作;进一步深化与山西煤炭生产企业长期稳定合作,积极构建和谐共生、共同发展的新型煤电关系。  上述人士说:“五大电力之所以爽快与山西煤企合作,背后是以煤炭采购换取项目支持的诉求。目前各发电集团在山西争夺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新一轮跑马圈地开始。这或许是新过剩的开始。”  反对者不少:不利于资源配置  去年底,国务院下发《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对煤电企业正常经营活动不得干预”。  中电联副秘书长欧阳昌裕认为,煤电互保带有行政干预市场色彩,人为设置障碍和省级壁垒,不利于市场化改革,也有违国家政策和国务院去年底下发的文件要求,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对市场秩序出面监管。  事实上,除电力企业反对外,河南煤电互保政策受到煤炭调出省山西、陕西的集体反对。  陕西是产煤第三大省,2012年煤炭产量4.6亿吨,省内15家主力电厂耗煤4100万吨,外运量4亿吨左右。为拓展市场空间,陕西本地大型煤炭企业多与河南等省外电厂合作供煤。  以陕西煤业化工集团为例,主动与五大电力开展上下游产业链合作,参股控股河南、山西一批燃煤电厂,以保证煤炭终端消费市场。但在地方保护下,合作电厂供煤量受到限制,煤电合作的优势或难以发挥。  由于发电企业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密切,对于地方保护政策因此不得不接受。此外,出于对发电指标的争取,条件较好的电厂消化河南高价煤仍有利可图,“但对于条件不好的合作电厂本应借煤价下降可以实现盈利,但地方保护后扭亏无望。”河南本地电厂人士说。

煤炭价格“跌跌不休”,地方政府开始采取救市措施。  5月,河南省政府出台“煤电互保”政策,要求发电企业优先使用本省煤炭,还推出了奖励电量政策:在河南省内电煤采购基数上,每增加一万吨省内煤采购量,对采购企业奖励1000万千瓦时电量。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继河南省之后,陕西、山东、山西、安徽等省份也在酝酿出台鼓励发电企业使用本地煤炭的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年底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中,曾明确提出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自主衔接签订合同,自主协商确定价格,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对煤电企业正常经营活动不得干预。  “地方政府出手维护煤炭企业利益,表明地方政府之间面临的利益博弈。”中煤远大行业战略管理咨询中心煤炭分析师张志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在目前“十年不遇”的煤炭经济萧条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对于维稳煤炭产业已经黔驴技穷。  多地出台“煤电互保”  截止到目前,河南、陕西、山西、安徽等多省已经间接或者直接出台相关政策,鼓励应用本省煤矿。仅河南一地煤价已经上涨50元/吨。  此次“煤电互保”政策始于河南。  郑州煤炭工业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在4月份河南多家大型企业召开了会议,要求政府加快2013年电煤合同签订的进程,强化电煤合同执行,同时希望政府出台相关政策,要求电力企业优先使用省内煤炭从而稳定煤炭价格。  随后5月,河南省政府就正式出台“煤电互保”政策。明确了“发电机组采购本省电煤量和发电量挂钩”的政策,具体内容为,根据发电单位基础电量占全省比例分摊确定基数,如果超基数采购1万吨省内原煤,则奖励1000万千瓦时基础电量;而如果少采购1万吨省内原煤,则扣罚1200万千瓦时基础电量。  这一政策很快对河南本地市场的煤炭价格起到了作用。卓创资讯煤炭行业研究员刘冬娜表示,此前来自陕西、山西的煤价比河南本地的煤价低了30元~60元/吨,但在“煤电互保”政策实施后,电力企业采购的煤炭都是按照河南本地煤炭价格,煤价也被提高。  据了解,目前河南发热量为5000大卡电煤坑口价格为0.115元/大卡,而此前为0.105元/大卡——煤价提高了50元/吨。  “虽然煤价提高了,但是电厂的发电量也相应增加,弥补了煤价上涨带来的损失。”大唐集团三门峡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省内电煤采购指标已完成了大部分,在河南省政府下发了上述文件后,公司就加大购入河南省内煤炭,从而争取能够获得基础电量奖励。  不过,虽然河南省内煤炭得到企稳,这却给陕西、山西、山东等外省煤炭造成困扰,这些省份运往河南的煤炭量急剧减少,省外煤基本上被堵死。  在这样的背景下,多个地方开始了本省煤炭的地方保护。  陕西省发改委一位官员告诉记者,以陕北榆林产的发热量为6000大卡的动力煤为例,目前价格已经跌破500元/吨,而年初价格还维持在600元/吨。今年煤炭价格在去年总体下跌了25%的情况下,再下跌幅度超过15%。  “省内煤价下跌明显,煤炭生产、销售企业利润也明显收紧。”该人士表示,为了缓解煤炭企业的经营困境,陕西省发改委与陕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公司近期先后走访了在陕四大发电集团、渭河发电有限公司和西安热电有限公司等企业,要求发电企业尽快落实电煤签订购销合同,确保陕西省内电煤平煤供应和结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