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产能任务占河南全省近20%的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在化解煤炭过剩产能中抓住转型升级的机遇,调整结构,拉长链条,不仅培育出发展新动能,增强了企业活力,也为职工安置提供了承接空间。
  早下手动真格坚定不移去产能
  “产能去得掉、职工安置好、企业能脱困”。作为一家有着60多年开采历史的国有大型企业,面对严峻的市场形势,中国平煤神马集团董事长梁铁山说:“化解过剩产能是我们摆脱困局、转型发展的好机遇。”
  早于中央要求,该集团2010年开始主动淘汰煤炭落后产能,至2015年底,先后关闭资源枯竭、低效煤矿90对。去年以来,该集团永久关闭一批赋存条件差以及停产后短期扭亏无望、后续投资较大的煤矿,涉及职工近2.5万人。
  集团企业改革管理部部长陈金伟说:“煤矿数量减少后,煤炭产业集中度和生产力水平得到提升,优势资源向保留矿井聚集,既利于煤矿安全高效生产,又减轻了亏损压力,甩掉了发展的包袱。”
  2016年关停的14对矿井中,6对重组矿井原来每月管理运行费合计210万元,如今这笔费用逐步降低至零,8对主力矿井关闭后,每年减亏上千万元。
  狠调结构促转型拉长链条育动能
  近年来,中国平煤神马集团把去产能与促改革、调结构紧密结合,坚持立足煤、延伸煤、超越煤,持之以恒优化产业结构,在多个产业板块取得不凡成绩:焦炭、工业丝、帘子布、糖精钠,产能均为世界第一;尼龙66盐、工程塑料,产能亚洲第一;电镀金刚线,产能全国第一。
  “煤炭产业做减法、化工产业做加法、新兴产业做乘法。”在煤炭市场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的情况下,该集团重点培育煤炭下游产业尼龙化工、煤盐化工以及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先后投资200多亿元,低成本逆势上马了一批重大结构调整项目。目前,尼龙产业、新材料产业已经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2012年5月,该集团与高校合作,依托煤焦循环经济链条,利用炼焦副产品高纯度氢气、电力、蒸汽等资源,研发高纯度硅烷产品。一期工程600吨硅烷气生产线成功投产,结束了国外技术垄断和国内产品全部依靠进口的历史。下一步,该集团还将投资50亿元,建设高纯硅烷气、电子级多晶硅和区熔级多晶硅项目。
  去年4月,该集团与西安隆基公司合作组建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拟建设全球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4GW高效单晶硅电池项目,目前一期工程已经投产。
  中国平煤神马集团总经理杨建国说,随着产业链条拉长,战略新兴产业初具规模。如今集团公司1500亿元的年营业收入中,非煤产业占1200亿元。
  非煤反哺煤炭职工分流安置平稳有序
  为积极推进职工分流安置,该集团开辟了内部退养、劳务输出、公益岗位托底、转岗调剂等11种渠道。企业在结构调整中上马的一批新项目,也为职工分流安置提供了腾挪空间。
  大庄煤矿关闭后,原大庄矿党委书记郭百堂调任平煤隆基公司董事长,新企业市场好、后劲足,项目全部落地后,可安置3500名职工。郭百堂说:“到时候,不仅原大庄矿的职工可以全部安置,我们还得另外招人!”
  按照集团部署,尼龙66工业丝、帘子布市场份额已稳居全球第二的帘子布发展公司,3年内每年须安置煤矿转岗职工330人。党委书记赵铁军说:“不仅保证完成任务,我们正在谋划的新项目如果成功,还能多安置500人。”
  原梨园煤矿综采队技术员孙培洋,煤矿关闭后经过培训分流至集团旗下的尼龙科技公司,经过一年历练,如今已任职主控操作岗。他说:“原来煤矿效益差,收入低,新企业市场前景看好,我现在每月收入4000多元,比在煤矿高多了!”
  截至2016年末,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化解过剩产能中涉及的24997名职工已全部安置到位,实现了人力资源的有序转移。

图片 1

图片 2

 

从一煤独大、相关多元,到以煤为本、五分天下非煤产业占其四的格局,中国平煤神马集团(以下简称平煤神马)经过多年谋划,已形成煤焦、尼龙、新能源新材料三大核心产业协同发展的新型能源化工企业。

工艺技术在国内领先的双30万吨己二酸己内酰胺生产基地——尼龙科技有限公司

 

由于产业结构调整及转型起步较早,2016年平煤神马战胜了建矿60年来最艰巨的挑战,在4年连亏、到期债务及利息达446亿元情况下,完成营业收入1500亿元,实现自我还贷300亿元,并在第四季度扭亏为盈,实现利润1.1亿元。

从地毯丝到防弹头盔,从锂电池到光伏电板,从液晶显示屏到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从高铁轨距挡板到载人航天飞船降落伞骨架,这些看似“高大上”与煤炭毫不相关的产品,在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开拓性创新的“一线牵”下,它们均成为一个大家庭的成员。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8月,平煤神马营收894亿元,同比增长13.9%,盈利7亿元,其中近4/5的营收来自非煤产业。

作为新中国自行勘探设计、开发建设的第一个特大型煤炭基地,近年来,平煤神马集团坚持立足煤、延伸煤、超越煤,持之以恒调整产业结构,不断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步伐,构建起以煤焦、尼龙、新能源新材料为核心产业的产业新体系,探索出一条特色转型发展道路,发展成为跨区域、跨行业、跨国经营的国有特大型能源化工集团。

作为一个体量庞大的传统煤炭资源企业,平煤神马是如何实现由传统煤炭燃料向能源化工为主导的新产业转变的?早谋划、早转型的背景又是什么?

“调”出一片新天地,“转”出一片新气象。2016年,平煤神马集团战胜了持续4年之久的经济下行困难,挺过了建矿60多年来最为艰难的时期。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96亿元、利润4.6亿元,均创近5年同期最高水平。平煤神马集团用生动的实践演绎着浴火重生的“美丽蝶变”。

曾经辉煌的煤炭史

立足煤“瘦身健体”“粗粮做细”并举

作为新中国自行勘探设计、开发建设的第一个特大型煤炭基地,平煤神马坐落于被称为“中原煤仓”的平顶山市,煤炭年产能7000万吨,产量效益曾居全国第一。

白高帅曾是平煤神马集团高庄矿的一名井下电工,如今,他转岗到河南易成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恒锐新公司任人力行政部行政专员。从“蓝领”到“白领”的转变,让这位90后大学生成了名副其实的“白高帅”。

平煤神马始建于1955年,早于平顶山建城史2年。建矿60多年来,平煤神马经历了数次中国煤炭经济大起大落。繁荣时期,发热量5500大卡的动力煤价格飙升至1000元/吨;低潮时价格在370元上下浮动,曾被戏言不如土豆价,吨煤价格卖不过一立方沙子。

仅2016年,平煤神马集团就关闭矿井14对,压减产能503万吨,有近2.5万名像白高帅一样的转岗工人得到妥善安置。

2002年至2012年,在被业内称为“中国煤炭黄金十年”里,吨煤的价格以每年七八十元的增幅不断攀升,平煤神马由2004年的100亿元销售额,跃升至2011年的1180亿元,位居全国500强企业第74位。

面对资源约束趋紧、环境保护压力加大的形势,平煤神马集团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转型升级的突破口,在煤炭产能上做“减法”,主动淘汰过剩产能,坚决关闭一批资源枯竭、无市场竞争力的煤矿,把煤炭产能压缩至年产4300万吨,为企业谋取新的发展空间。

从河南第一个百亿企业,到资产总额、销售收入双千亿,平煤神马只用了7年。可查数据显示,2010年平煤神马上缴利税65亿元,2011年70亿元。

近日,来自陕西地区的6000大卡高热值动力煤,陆续抵达平煤神马集团两大配煤中心——中平煤电公司和鲁阳煤电公司。

同一时期,平煤神马职工的成就感与荣誉感亦在心中升腾。一位平煤神马内部人士透露,当年的一线挖煤工,正常月工资已达上万元。为改善职工住房,平煤神马于2012年、2013年,对当地棚户区进行改造,建设住房5.9万套,位居河南省属国有企业第一位。

产煤大企为何还要外购煤炭?根据全国市场动力煤过剩、精煤供应短缺的现状和自身低热值动力煤占比重大等实际,平煤神马集团不断优化煤种结构,统筹好电煤和精煤两种资源,在“瘦身健体”的同时,大力实施精煤战略,研发适销对路的系列产品,煤炭产品由过去的7种增加到目前的21种,将低热值原煤通过与高热值煤配洗,升级为高附加值精煤产品,不断把“粗粮做细”、把“细粮做精”,全力打造品种多元、市场细分的产品超市,实现煤炭产品综合效益最大化。

作为一个因煤而生、因煤而盛的移民资源城市,历史上的平顶山亦曾风光无限,成为河南鲜明的政治符号。1964年3月,作为省属直辖市的平顶山被封为特区,实行以国家煤炭部领导为主,河南省领导为辅的双重领导。

延伸煤打通多条“黄金”产业链

“煤炭成就了平顶山与平煤神马,而平煤神马哺育着平顶山。”上述企业内部员工算了一笔账,建矿以来,平煤神马退休员工已达10万余人,在职员工20万人,以每位员工背后2个家属计算,现在的平煤神马,至少养活了平顶山市区90万人口的60%以上。

在平煤神马集团首山化工公司,高达7.63米的大容积焦炉在把精煤就地转化为焦炭的同时,通过配套化生产回收项目,将焦化过程产生的焦炉煤气全部综合利用,形成从焦炭到甲醇、二甲醚、苯加氢等32种化工产品的产业格局,实现了煤炭由动力燃料向化工原料的延伸。

有繁荣就有萧条与衰落。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导致煤价滑坡,煤炭企业遭受严重冲击。煤炭资源大省山西GDP出现30多年唯一一次负增长,“人人二百三,共同渡难关”的薪酬口号被盛传。当时,平煤神马最低谷时,吨煤成本120元的售价仅在80元。

近年来,平煤神马集团立足于“延伸煤”的理念,在尼龙产业上做“加法”,不断将产业链条由“短”变“长”,倾力打造了多条全国一流、高附加值的“黄金”产业链:

“企业最困难时,拖欠职工薪酬成常态,甚至半年发不下来工资。”平煤神马战略发展部副部长汤清德在接受《企业观察报》采访时介绍说,当时在职职工平均工资是2000元,为了度过困难期,平煤神马实行矿上“321”工资发放政策,一线挖煤工每月工资只有300元,辅助矿工200元,机关处室100元。

——通过焦炉煤气制氢,连通上下游产业,使煤炭采选和尼龙化工两条产业链成功对接,实现了从原煤到焦炭、氢气,再到尼龙66盐、工程塑料、帘子布、气囊丝等高端产品的延伸,打通了全球最完整的煤基尼龙化工产业链。

接着,经过了2002年-2012年煤价复苏的“黄金十年”后,2012年的煤炭市场再次发生严重震荡,开始跌跌不休,平煤神马也成为“重灾区”,开始了四年连亏、步履维艰的征程。

——以焦炉煤气提取的煤焦油为原料,开辟深加工之路,打通了“原煤—焦炉煤气—煤焦油—针状焦—超高功率石墨电极—锂电池负极材料”产业链,为集团成为世界一流的炭素生产基地奠定了坚实基础。

相关材料显示,标志着中国煤炭行业风向标的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从2008年最高的1000元/吨,跌至2015年的372元。2016年,包括平煤神马在内的河南国企三煤一钢,负债率高达80%左右。身在其中的平煤神马,到期债务及利息达446亿人民币,已到达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通过焦炉煤气提取氢气合成硅烷,制造出纯度高于国际标准的“中国硅烷”,打通了“光伏硅刃料—单晶硅、多晶硅—太阳能切片—锂电池隔膜”战略性新兴产业链,实现了煤化工与新兴能源产业的完美对接。

“最艰难时,全集团20多万员工降薪40%后,连续数月无工资可发。”汤清德透露。

在把产业链条由“短”拉“长”的同时,平煤神马集团也实现了将质量效益由“低”变“高”、发展模式由“黑”变“绿”的飞跃。

此时,平煤神马面对的不仅是震荡的外部市场环境,还有日益严峻的内部管理问题及生产成本的上升。经过60余年的开采,平煤神马的矿井深度大多在800米至1000米之间,地压越大,治理难度越高,加上自然灾害及经济大环境日益严重,采煤成本逐年上升、安全压力大,已成为掣肘企业发展无法逃避的现实。而随着物价上涨,仅员工工资一项,已占平煤神马吨煤成本的50%。

一条20多公里长的输氢管道,把首山化工公司从焦炉煤气中提纯出的氢气,输送到了尼龙科技有限公司,成为生产尼龙产业的原料。得益于此,尼龙科技实现了从一个小化肥厂到中国尼龙城核心骨干企业的“逆袭”。

“更重要的是,资源行业是受地下储备总量约束的。”汤清德表示,煤炭总会有挖完、枯竭的一天,到时几十万职工及家属谁来承接,一直是平煤神马探索、研究的深层问题。

产业链条的不断拉长,使资源在产业链中耦合共生、聚变增值。目前,平煤神马集团工业丝、帘子布、糖精钠、硬脆切割材料产能均为世界第一;尼龙66盐、工程塑料产能亚洲第一……一个“百业俱兴”“百花齐放”的局面已经形成。

在这种情况下,煤矿整体转型就成为平煤神马迫在眉梢的选择。

超越煤非煤产业“五分天下有其四”

打造世界尼龙城

8月17日上午,叶县保安镇马头山8000多亩的山体上,太阳能电池板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夺目的光彩,看上去十分壮观。平煤神马集团叶县10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是全省目前单体最大的光伏电站。

提升抗风险能力,使企业由大变强。2004年平煤神马提出“以煤为本,相关多元”的发展战略,以焦炭为转型龙头,适度发展发电、装备等行业。

立足于新兴产业做“乘法”的思路,平煤神马集团不断加大资金、技术、人才投入,加快从传统能源向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转型的步伐,走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之路。

“在煤制油路线行不通的情况下,才有意识地向煤焦化发展。”汤清德接受《企业观察报》采访表示,当地煤炭发热量与油性有限,但黏结性强,是生产焦炭的主要原材料,而焦炭是用于炼钢的熔铁燃烧物。

“别看我们的管道一副傻大笨粗的样子,但内壁比镜子还干净、光滑,其中输送的高纯度硅烷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填补了国内空白,使产品价格由最高每吨200万元降到40万元。”8月16日,河南硅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蔡前进对记者说。

资源性企业的出路,更多是由资源条件所决定。2004年,平煤神马以混合所有制为企业转型助推器,开始联合当地民营焦炭企业,大力发展焦炭,共同做大做强。

硅烷有“特气之母”的美誉,高纯度硅烷又是芯片的原材料,得“芯”者得天下。然而,这种稀缺产品过去全部依靠进口。河南硅烷科技公司与上海交通大学联合研发,生产出99.999999%的高纯度硅烷,成为国内唯一掌握规模化硅烷生产核心技术的科技创新型企业,助力“中国芯”制造迈上世界领先水平。

经过近十多年发展,平煤神马现有焦炭产能1500万吨,位居全国第一,占平煤神马总收入的三分之一。截至8月底,2017年焦炭已实现营收420亿元,占平煤神马总营收894亿元的40%以上。

近年来,平煤神马集团充分发挥“产业特区”的示范带动作用,加快做大高纯度硅烷、电子级多晶硅、锂电池负极材料等新兴产业,大幅提高新能源新材料产品比重,从偏前端、偏低端、低附加值的产品向高附加值的高端产品转变,促进传统产业新型化、新兴产业规模化。

2012年平煤神马迎来重大转折,开始大力转型、加速发展。针对旗下的煤焦化、尼龙帘子布、尼龙化工66盐、PVC产业,平煤神马陆续投资200亿元,探索从煤炭到煤化工纤维制造业,打通全产业链发展的转型之路。

“这是我们在国内独家开发的电镀金刚线,较传统硅片切割工艺,速度提高了2至3倍。”8月17日,平煤神马集团总经理助理、河南易成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毅指着一根直径仅60微米、相当于头发丝粗细的电镀金刚线自豪地说。

通过延长产品链条,平煤神马就从煤焦化中提炼出氢气、氮气、一氧化碳、硅烷气、液化天然气等32种高附加值、精细的化工产品,使煤炭的综合产值提升2.4倍。

1992年易成新能源公司还是一家不足百人的安置型集体企业,现已发展成为拥有十余家子公司的投资性控股产业集团、深圳创业板上市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由不足千万元增长到5亿元,增长63倍,资产总额由1400万元增长到63亿元,增长440倍,实现了“裂变式”发展,奠定了其在国内光伏行业的领先地位。

以32种化工产品中的氢气为例。平煤神马下属的首山焦化公司,每小时生产氢气5.5万立方,通过16公里的管道,作为原材料被送到平煤神马下属的尼龙化工66盐企业,再生产成尼龙切片、尼龙帘子布、尼龙气囊丝等。还有大量的氮气,可以制成尼龙化工生产过程中需要的化工原料合成氨。

25年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由单一到多元、从中原到全球。易成的传奇是平煤神马集团持彩练当空舞、转型发展的一个缩影。

其中,尼龙帘子布普遍用作轮胎等橡胶制骨架,是影响轮胎性能和寿命的重要材料。平煤神马成功通过了法国米其林、日本石桥、美国固特异等国际10大轮胎企业的认证,成为其稳定供应商。

“目前,在全集团近1500亿元的营业收入中,非煤产业占1200亿元,实现‘五分天下有其四’。”平煤神马集团副总经理万善福说,“我们正在以‘四个转变’战略构想为引领,加快由规模增长向质量效益提升转变,由传统产业向传统产业提升与战略新兴产业发展并重转变,由实业经营向实业与资本双轮驱动转变,由传统国有管理体制向全面完善现代企业制度转变。”

目前,帘子布公司成为平神马最大的外向型企业,按国际最先进的质量标准建立管理体系,先后开发出17种规格、300多个品种的产品,使特制品产量达到总产量的70%,受到高端客户青睐。

“在此之前,氢气都是以7角钱/立方的价格,贱卖给外面瓷砖厂,现在输送给兄弟企业,每年实现效益4亿元左右,就像捡回来的一样。”平煤神马首山焦化厂长孙雷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

在首山焦化增加收益的同时,也降低了尼龙化工的生产成本。此前。尼龙化工外购氢气每立方成本在2元左右,现在仅需1.7元或者更低。

这种双赢的效果,让平煤神马打通了原煤—煤焦化—氢气—尼龙66盐—帘子布、工业丝等产品链条,形成了全球最完整的煤基尼龙化工产业链。

当下,平煤神马的尼龙超高强工业丝、尼龙帘子布产能世界第一。截至2017年8月份,尼龙化工已为平煤神马贡献营收150亿元,占集团总收入的15%。

图片 3

由于发展势头好、效益稳定,尼龙化工产业被平煤神马称为“黄金产业链”。该集团总经理杨建国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根据国际发展趋势,平煤神马将继续强势投资,把尼龙产业作为重点发展产业,使产能规模翻番。

来自平煤神马的材料显示,“十三五”期间,规划尼龙产业建设项目30余项,配套建设尼龙产业技术研发中心,尼龙总产能达200万吨、营业收入突破500亿。以总产能达到500万吨,营业收入突破1000亿元为终极目标。

“充分发挥现有资源、技术和产业链优势,使平顶山加快从‘中原煤仓’向‘中国尼龙城’转型。”汤清德表示,力争通过平煤神马的努力,使资源型城市平顶山彻底实现转变。

煤炭走出的高科技产业链

从煤炭到高性能纤维、精细化工产品的产业链打造,只是平煤神马转型升级、打造的诸多全产业链之一。

成立于2012年5月,2015年下半年转入正式生产的河南硅烷发展科技公司,是平煤神马产业升级转型的又一得意之作。其以生产硅烷气为主,在正式投产仅1年的情况下,于2016年8月顺利登陆新三板。

所谓硅烷,在常温常压下是一种无色、非常活跃的压缩气体,在空气中属于易燃易爆品。广泛用于光伏电池、平板显示器的微电子、光电子工业等高科技芯片的涂层。高纯度硅烷应用于我国神舟飞船控制系统元器件制造。

河南硅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是由中国平煤神马集团、中国平煤神马集团许昌首山焦化有限公司、河南优秀民营企业家张建五和上海交通大学化工专家肖文德教授共同合资组建的一家致力于新能源、新材料技术研发与生产的高科技公司。在2015年其正式投产前,我国硅烷以进口美国、韩国为主,价格最高时达200万元/吨,后逐渐回落至40万元左右。

平煤神马通过与高校联合攻关,以大量自产焦煤为基础,从煤焦气中提炼出氢气作为硅烷的原料气,整个流程为:焦煤—煤焦气—氢气—硅烷气。目前,平煤神马是国内唯一一家掌握硅烷规模化生产核心技术的科技创新型企业,产品纯度可达8N级(国标为4N),被称为“中国硅烷”,是全球五家知名硅烷生产厂商之一。

“在600吨的ZSN法高纯硅烷产能基础上,年产3000吨的生产线正在规划中。”河南硅烷发展科技公司董事长蔡前进表示,硅烷市场是一个全球化市场,至今对外进口依存度达85%左右。

随着硅烷技术壁垒的打破,2016年4
月,平煤神马与西安隆基公司合作组建平煤隆基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拟建设全球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4GW高效单晶硅电池项目。今年5月投产以来,累计生产太阳能电池1300万片,产品技术领先国内同行两年以上,供不应求。

“正在谋划进入光伏电站。”蔡前进透露,硅烷是多晶硅的重要基础材料,单晶硅片是由高纯度的多晶硅在单晶炉内拉制成,应用在光伏电池的电路布置,利用光伏电池进入光伏电站。

平煤神马光伏全产业链的完整表述为:煤—煤焦化—焦煤气—氢气—硅烷—多晶硅—单晶硅—光伏电池—光伏电站。

从地下采煤到地上采光,依托煤焦循环经济链条,利用炼焦副产品高纯度氢气、电力、蒸汽等资源,平煤神马完成了自我蜕变与跨越。

“下一步,该集团还将投资50亿元,建设高纯硅烷气、电子级多晶硅和区熔级多晶硅项目。”今年9月,平煤神马董事长梁铁山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巩固提升硅基新材料、锂电负极材料、太阳能等产业基础,未来要打造成国内最具发展活力的新能源新材料产业基地。

梁铁山说,加快由先导产业发展成为支柱产业,力争“十三五”末营收300亿元,成为集团新的经济增长极。

反哺煤炭

以尼龙化工与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只是平煤神马大转型5年来的成果之一。还有盐化工延伸出的技术领先的氧碱公司、年产80万吨的甲醇公司等等。

2012年至2015年,在经济下行大背景下,平煤神马抓住低成本扩张机遇,挺进战略新兴产业,通过调整产业结构,延伸产业链条,平煤神马走出了煤焦化工、尼龙化工、盐化工“三化”结合促转型的道路,在经济“寒冬”里突出重围。

以产销两旺的平煤神马开封炭素公司为例,它是中国最大的超高功率石墨电极生产企业,打破了德国、美国、日本等国在国际市场上的垄断,核心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达50%以上。还有世界产能最大的易成新能股份公司的碳化硅超细微粉生产基地等。

得益于产品的优质,平煤神马先后与杜邦、丰田、日本JFE等4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及跨国集团建立贸易合作关系,建立了覆盖全球的营销网络,工业丝、帘子布、尼龙66切片、气囊丝、己二酸、石墨电极、糖精钠等20多种产品,不断在国际市场上“开疆拓土”,出口量连年攀升。

由于拉长产业链条,平煤神马80%的精煤在内部“消化”;焦炭、尼龙66盐、尼龙切片、帘子布、石墨电极等19种主导产品稳中有升,为平煤神马应对煤炭市场变化发挥了关键作用。

令人瞩目的是,平煤神马集团近1500亿元营业收入中,非煤产业占1200亿元,实现了“五分天下有其四”,企业转型升级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经测算,从原煤到精煤增值22%,精煤到炼焦增值11%,焦化产品深加工增值240%。

4年连亏的困难期里,平煤股份曾在A股煤炭板块里岌岌可危,在平煤股份面临随时被“ST”或摘牌的情况下,平煤神马开启了“护牌”大战,提出以其他产业板块“反哺煤”的战略,兄弟企业相互帮衬。

非煤产业“反哺煤”不仅表现在“护牌”,还有煤炭去产能后的人员安置,以及增强企业抗风险能力。

在2016年平煤神马去产能500万吨的情景下,陆续上马的转型新产业,安置、分流煤矿职工25000人,保证了平煤神马改革的平稳过渡。汤清德表示,现在整个煤炭板块现有13万人,未来还将分流出5万人充实到新产业。

“经济这么艰难,为什么还能挺过去,
得益于转型转得早、转得好,不然也会像其他煤企一样艰难。”汤清德表示,产业转型升级,为整个平煤神马集团的平稳健康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