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国核电规模不断扩大,核电站所需铀矿资源正在变得紧俏起来。近日,中国一家核能巨头正在与沙特洽谈铀矿合作。
  中核集团官方资料显示,3月16日,中核集团董事长王寿君与沙特地质调查局局长纳华伯在京签署了《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沙特地质调查局铀钍资源合作谅解备忘录》。
  这意味着,中核集团以其全球领先的矿产资源勘查、开采技术以及全产业链优势,在沙特竞争市场中获得了进展,迈出了核能全产业链合作的第一步。
  按照协议约定,中核集团将在两年内对沙特9片潜力地区开展放射性资源勘查工作。中核集团称,这为未来双方开展全产业链合作打下了良好基础,也为集团与“一带一路”国家开展合作积累了经验。
  此前在3月4日,王寿君在京会见来访的沙特代表团一行时表示,双方在铀矿勘查项目上迅速达成共识,为未来进一步拓展合作提供了良好保障,希望今后中核集团能与沙方开展全产业链合作。会后,中核集团与沙特地质调查局签署了铀矿勘查合同。
  沙特主要依靠石油和天然气发电,电力消耗过快,对其油气资源已形成压力。为此沙特制定了核能发展规划,并在全球范围寻求合作,旨在寻求核能解决方案,建立其完整的核工业体系。
  多年来,中核集团与沙特保持着合作关系,牵头沙特核能市场开发工作,先后与沙特能矿部、科技城、核能城等相关政府机构,建立了高层协调机制及工作组,推进在铀资源、核电、核燃料循环、人力资源开发、核能海水淡化、核技术应用等领域合作。
  值得关注的是,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早在2013年,时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吴新雄在率团访问沙特时,就中沙双方进一步巩固和深化能源战略合作,推进油气、核能、光伏领域合作达成多项重要共识。访沙期间,中沙双方共同签署了《关于加强和平利用核能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一致同意建立合作机制,在联合研究、核电项目、装备制造、人员培训等12个方面开展合作。
  随后,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2016年1月19日,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下称“中国核建”)与沙特核能与可再生能源城签订了《沙特高温气冷堆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此次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的签订,被视为是中国第四代核电技术高温气冷堆项目实现了“走出去”的重大突破。
  高温气冷堆是中国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第四代先进核电技术,具有固有安全性、多功能用途、模块化建造的特点和优势。历经三十多年的基础研究、实验堆运行、示范工程建设,如今,中国已经系统掌握了高温气冷堆的全部关键技术。目前,中国高温气冷堆技术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高温气冷堆已经成为落实中国核电“走出去”战略的重要优选堆型。
  “我们的高温气冷堆技术甚至领先于作为核电强国的美国”,一位参与高温气冷堆研究与设计的核电专家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这种技术的一大特点是非常安全”。
  “高温气冷堆是很好的东西,首先它的安全性,安全性决定了很多国家欢迎它,另外它有灵活性。一带一路很多国家电网不是很大,这种情况下高温气冷堆的灵活性就可以根据不同国家的需求进行不同的组合。”2016年,时任中国核建董事长的王寿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另外它的多用途性,像我这次在沙特,不仅仅需要发电,还需要海水淡化,核能海水淡化也是这些国家的需求。”
  “现在我们国家的第四代核电站是山东荣成的石岛湾核电站,目前正在安装,下一步就是调试了。”王寿君当时还说。
  官方资料显示,在国内,中国核建已在福建、广东、江西、湖南等多个省市开展了60万千瓦高温气冷堆项目前期工作,目前各项工作进展顺利。
  王寿君同样在201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已迈入核电大国行列。从第三代核电技术到第四代核电技术,中国核电技术的自主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不断增强。在当前国际形势下,核电“走出去”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国核电技术已经具备很强的国际市场竞争力。

近日沙特核能城代表团到福建福清核电站对华龙一号核电技术与工程建设进行考察交流。期间,该代表团团长阿尔多瑟瑞表示,核电建设是推动沙特能源战略转型、实现“2030愿景”的重要内容。他希望通过此次考察和交流探讨,增进对华龙一号设计、示范工程建设管理模式的了解,为后续与中核集团核电建设领域合作打下基础。

图片 1

 

阿尔多瑟瑞还表示,未来将与中核集团在核电产业链、人才培养等领域进一步深度合作,促进中沙核科技和装备制造业高效发展,推动实现中沙能源经济持续繁荣。

沙特计划于2032年建成16座核反应堆,总造价高达1000亿美元左右。巨大的核电市场,吸引着全球各个核电出口大国。

 

记者注意到,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副司长史立山在陪同考察时表示,随着中国“一带一路”与沙特“2030愿景”的战略对接,中沙两国在能源领域合作前景非常广泛。史立山还称,中核集团已形成完整的核科技工业体系,具备先进的核产业技术实力、强大的产业和服务能力。

沙特国王萨勒曼访问中国期间,中国核电大佬中国核工业集团与沙特签署新的合作协议。

足够的实力

3月17日,中核董事长、党组书记王寿君与沙特地质调查局局长纳华伯签署了《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沙特地质调查局铀钍资源合作谅解备忘录》。按照协议约定,中核将在两年内,对沙特9片潜力地区开展放射性资源勘查工作。

作为“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国家,沙特是中国在阿拉伯国家中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更是沙特的最大贸易伙伴。沙特主要依靠石油和天然气发电,电力消耗过快,对其油气资源已形成压力。有预测指出,未来十年沙特国内的能源需求将增加两倍。虽然作为石油生产和出口大国的地位稳固,但一些经济学家预测,如果沙特仍保持着当前能源消费的高增长率,在不到20年的时间内,该国每天生产石油的三分之二都将被国内消耗掉。

中核表示,此举为未来双方开展全产业链合作打下了良好基础,也为中核集团与“一带一路”国家开展合作积累了经验。

为此,沙特制定了核能发展规划,并在全球范围寻求合作,旨在寻求核能解决方案,建立其完整的核工业体系。但沙特尚未建立核工业,国内目前没有任何核设施。2010年4月,沙特核能与可再生能源城宣布成立,负责制定和实施国家核能和可再生能源政策。

3月4日,王寿君还会见了来访的沙特代表团一行。会后,中核与沙特地质调查局签署了铀矿勘查合同。王寿君称,双方在铀矿勘查项目上迅速达成共识,希望今后双方能开展全产业链合作。

紧接着,沙特核能与可再生能源城于2011年宣布,打算耗资800亿美元到2032年建成1700万千瓦核电装机容量。但是,到了2015年1月,沙特政府称该目标可能要到2040年才能实现。2016年10月,沙特政府表示该国将很快选定核电厂址,并可能在未来12个月内宣布实质性的核电建设计划。

沙特阿拉伯王国主要依靠石油和天然气发电。目前,沙特的能源消费保持着6%-8%的年增长率。相关预测指出,若沙特仍保持着当前能源消费的高增长率,在不到20年的时间内,该国每天生产石油的2/3将被国内消耗掉。

就像史立山所说的那样,中核集团在核能领域拥有足够的实力,来自中核集团的资料显示,经过60多年发展,中核集团拥有完整的核工业产业体系,业务涵盖核动力研发、核电及新能源研发建设、核燃料制造和销售、核科技运用、核医疗等多个领域,建立了完整核燃料循环体系能力,并在多堆型核电研发建设运营和人才培养中积累了丰富经验。中核集团研发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先进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目前示范工程进展顺利并已出口海外。

电力消耗过快,已对沙特油气资源形成压力。为此,沙特制定了核能发展规划,并在全球范围寻求合作,旨在寻求核能解决方案,建立其完整的核工业体系。

华龙一号是中核集团和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联手打造的新一代核电技术,其中一个主要目的是用于海外出口。而为了推动该技术出口,目前,中核集团和中广核已经在分别在福清和广西防城港建设两台华龙一号示范工程。

核工业是一个完整的循环经济体系。核燃料循环产业是核科技工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铀矿地质勘查、铀矿采冶、铀转化、铀浓缩、核燃料元件加工制造、乏燃料后处理等环节。

第一财经记者还注意到,除了华龙一号,沙特还非常关注中国的第四代核电技术——高温气冷堆。2016年1月19日,中国核建集团(下称“中国核建”)与沙特方签订了《沙特高温气冷堆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此次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的签订,被视为高温气冷堆项目实现了“走出去”的重大突破。

目前,中核是国内唯一拥有完整核燃料循环产业链的企业,持有从天然铀的开采、到后端的乏燃料处理全部资质。国家授权中核对核燃料、铀产品的生产经营和进出口实行专营。

而在2018年1月31日,国资委正式发布公告,经报国务院批准,中核集团与中国核建实施重组,中国核建整体无偿划转进入中核集团,不再作为国资委直接监管企业。这意味着,未来在高温气冷堆合作方面,沙特方面将直接与中核集团对接。

2012年9月,在原核燃料事业部的基础上,中核成立了中国核燃料总公司。2013年4月,中国核燃料总公司改制为中国核燃料有限公司,将中核下属核燃料相关的企业纳入其中,成为中国唯一核燃料生产商、供应商、服务商。业务涵盖核燃料生产、运输、销售,相关工程建设、技术研发、技术转让等。

目前,中国高温气冷堆技术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高温气冷堆已经成为落实中国核电“走出去”战略的重要选项之一。“我们的高温气冷堆技术甚至领先于作为核电强国美国”,一位参与高温气冷堆研究与设计的核电专家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这种技术的一大特点是非常安全。”

按照沙特制定的核电发展规划,该国将于2032年建成16座核反应堆,总装机容量为17GW,总造价高达1000亿美元左右。由于沙特是阿拉伯世界最富有的经济体,其雄厚的财力足以保证核电计划得以实施。因此,沙特巨大的核电市场,对全球各个核电出口大国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中核集团董事长王寿君此前介绍,高温气冷堆尤其适合“一带一路”中小电网国家。除了沙特之外,目前中国还与阿联酋等国家和地区签订了高温气冷堆项目的合作谅解备忘录。

去年1月,习近平主席访问沙特时,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与沙特签订了《沙特高温气冷堆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

铀资源合作空间大

除中国外,沙特已与法国、俄罗斯、韩国等国签订核能利用合作协议,日本也在积极向沙特推销本国核电技术。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多年来,中核集团与沙特保持着合作关系,牵头沙特核能市场开发工作,先后与沙特能矿部、科技城、核能城等相关政府机构,建立了高层协调机制及工作组,推进在铀资源、核电、核燃料循环、人力资源开发、核能海水淡化、核技术应用等领域合作。

沙特存在铀资源,但是尚未开展全面的勘查工作。而随着中国核电规模不断扩大,核电站所需铀矿资源正在变得紧俏起来。因此,双方在这方面具有较大的合作空间。2017年3月16日,中核集团董事长王寿君与沙特地质调查局局长纳华伯签署了《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沙特地质调查局铀钍资源合作谅解备忘录》。按照协议约定,中核集团将在两年内对沙特9片潜力地区开展放射性资源勘查工作。

中核集团此前公布的资料显示,通过初步预测和评价,可以说沙特不仅有世界级的石油,还有世界级的铀资源潜力。“我们在短短两个月内高质量完成了对沙特九片区域第一阶段的野外地质调查工作,初步确定了沙特良好的找矿前景。”中国铀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杜运斌此前说。

不过,在沙特进行铀矿勘查工作并不容易。“现场室外温度超过65摄氏度,汽车内开空调温度也在40摄氏度以上。不出三天,我们就被晒爆了皮。”《中国核工业报》此前引述沙特项目一片区负责人、核地研院工作人员陈金勇博士的介绍称,“我们每天中午必须想方设法找到一颗树,为的是能蹲在树荫下吃饭。我们也不敢在石头上坐,怕变成烤肉。”

来源:一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