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襄县锻造行业全面施行煤改气,改善了区域大气质量和水体环境,也为企业节省了燃料和原材料
  大量燃煤酿污染
  记者在定襄县采访时,当地人说过一个怪现象:周边区域雪花飘飘,到了定襄界就不下了。
  定襄县现在分布着324家锻造加工企业,是亚洲最大的锻造产业基地和国内最大的法兰出口基地,法兰锻造占全县GDP的70%-80%,出口量占全国的30%。以前这些企业大都使用传统锻造加热炉,用耐火砖砌成一个锅形,用原煤作燃料铸造模型。定襄县环保局局长刘富源告诉记者,加热炉烟囱高高在上,烧煤时烟气往上走,温度特别高,小水滴在空中不能凝结,因此才出现了周围下雨下雪,定襄却不见雨雪的现象。
  这些锻造加工企业大量烧煤不仅改变了区域气候,还造成了大气污染。定襄传统锻造企业虽然生产规模不同,产品规格跨度很大,生产工艺却大同小异,基本为:原料检验-下料-加热-锻造-加热-辗环成型-热处理-粗车-精车-钻孔-检验-包装12个环节。燃料以煤为主,生产过程中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硫、烟尘、氮氧化物直接外排,大气污染非常严重。
  为治理传统工艺带来的污染问题,定襄县政府、环保部门以及锻造生产企业想了不少办法。2009年以前,当地绝大多数企业生产采用传统锻造的通用方式–“夹棒锤”工艺,属于土法锻造。2009年-2010年,县里推动”煤制气”治污,将锻造加热炉由原煤加热炉改为煤气发生炉。但使用后发现,煤气发生炉存在运行不够稳定、污染物不能实现稳定达标排放等问题,效果不太明显。自2015年开始,当地政府提出,到2016年年底前,将煤气发生炉全部改为天然气加热炉。据悉,更换这种天然气加热炉,最贵的28万元/台,最便宜的18万元/台。
  刘富源说,巨大投入让不少小企业面临生存难题,但为了环保,定襄必须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来,该淘汰的淘汰掉。
  到去年12月31日,定襄县所有烧煤的锻造企业禁止生产。
  企业受益煤改气
  刘富源说,锻造业产生污染的生产环节包括两方面:一是锻造加热炉烧煤产生的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属于低空面源污染;二是下料、锻造以及机加工环节,尤其是锻造”夹棒锤”产生的噪声。改成天然气后,天然气在炉内充分燃烧,基本实现有害物质零排放、零污染,也降低了二氧化碳的排放,对改善区域大气质量和水体环境有明显效果。长期以来高耸的”夹棒锤”震颤着大地,如今也销声匿迹。刘富源说,不仅如此,在节能方面,燃气加热炉的热效率差不多能达到燃煤加热炉热效率的10倍,既节省燃料和原材料,也提高了成品率。
  国新能源定襄天然气公司经理钟鸿宇说,在全县锻造企业推广使用天然气,不仅可以有效降低企业加热成本,节约劳动力,而且其加热质量完全能够满足工艺要求,产品质量稳定性也显著提高,对企业来说确是一件益事。
  山西天宝集团有限公司是定襄县最大的风电法兰生产企业,也是最早响应政府号召实施”煤改气”和采用液压设备替代”夹棒锤”工艺的受益者。公司负责人介绍,以前采用”煤制气”,生产过程既浪费资源、污染环境,又难以保证产品质量。实施”煤改气”后,企业年用气量在500万立方米以上,锻坯全部采用天然气加热。由于升温速度快,炉内温度均匀,产品质量得到提升。与以往相比,改造后,公司获得了更多国际订单,而且100%预付款。
  山西恒跃集团锻造有限公司自2011年开始实施”煤改气”。公司董事长郑西昌说,企业”煤改气”后,节能减排成效明显,每年可节约标煤6830吨,减少烟尘、二氧化硫排放分别为169吨、103吨。
  环境效益很显著
  在推进”煤改气”进程中,定襄先后出台了《关于加快天然气推广使用工作的实施意见》《2012年大气环境质量综合整治实施方案的通知》和《关于加快工业炉窑煤改气(天然气、煤层气)工作的指导意见》。2016年4月,《定襄县2016年度经济工作目标责任分解方案》中明确指出,”县环保局牵头负责加快天然气的推广应用,凡是天然气管道覆盖的区域都要实施天然气替代燃煤加热炉”。同年5月,定襄县召开环保工作会议,明确到2016年年底全部关停燃煤加热炉窑。为强化示范引领作用,定襄县还通过多种渠道为”煤改气”企业争取环保专项扶持资金,使该项工作顺利推进。
  据测算,2011年以来,定襄锻造企业生产使用天然气总量由50万立方米上升到2258万立方米,采用天然气锻造加热炉210台,年节约原煤60万吨左右,减排二氧化硫1.15万吨,减排烟尘4.7万吨,减少固废物炉渣15万吨。由此可见,定襄锻造实施”煤改气”,不仅可有效助推企业转型跨越发展,对改善大气环境质量和区域投资环境也起到了极大促进作用。
  从煤到气,改变的不仅仅是燃烧方式、生产工艺、产品质量,还给当地环境带来了显著变化。
  忻州市环保局局长徐国平告诉记者:”最明显的感受是看不见过去那种浓烟滚滚的景象了,扬尘污染少了,炉渣灰也没了,人们的生活环境变好了。”
  据悉,”十三五”期间,定襄所有锻造生产企业燃料将实现天然气”全覆盖、无禁区”,全部取缔煤气发生炉和燃煤锅炉;液压设备、数码机床替代工程,将取缔原有的”夹棒锤”;县里将严格环境执法,推动锻造企业由传统的生产经营管理模式向绿色现代企业转变,让创新发展和绿色发展成为企业新一轮经济快速发展的推动力。
  未来,在锻造企业满负荷运转前提下,年用气量将达到1.4亿立方米,定襄大气环境将继续趋好。

新华网太原12月26日电环保达标了,没想到成本也提高了。刚接到一个150万美元订单的李志仁忧心忡忡。把排污严重的燃煤锅炉换成天然气炉后,生产一吨法兰的成本增加了近200元,加上不断上涨的人工成本,这单生意刚刚保本。

图片 1

 

曾任当地国企负责人的李志仁,现在是山西冠力法兰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国际订单锐减、环保压力加大、生产成本上扬他的担忧,正是有着中国锻造之乡之称的山西省定襄县数百家民营锻造企业生存状况的缩影。

图片 2

 

位于五台山脚下的定襄县素有一斗芝麻铁匠的说法。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依托土地、劳动力等低成本优势,定襄锻造业规模迅速扩张,成为亚洲最大的法兰生产基地和世界最大的法兰出口基地。

定襄县自古多铁匠,坊间素有“一斗芝麻铁匠”的说法。金戈铁马、锻锤儿叮当,穿越历史的烽烟,走进奋发有为的新时代,定襄铁匠早已从“小铁炉”手工作坊发展到“现代化”集团管理。现如今定襄法兰锻造业,是定襄的传统产业、特色产业、支柱产业;从业人员占全县从业人数的“半壁以上”,形容铁匠之多的“一斗芝麻铁匠”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小到纽扣、重到数十吨,“定襄智造”的法兰产品得以广泛应用,产品远销欧美、韩国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在国际市场扛起锻造业“中国智造”的大旗赢得赞誉。

然而,法兰做得再漂亮,也只是连接管件的零部件。定襄县县长助理张海瑞说,随着劳动力、土地、环保、能源、人民币汇率等要素持续上升,定襄锻造业持续30年的低成本竞争优势正在消失,全县567家锻造企业只有1/3的企业正常生产。

连日来,山西晚报记者深入定襄县企业一线走访,了解定襄法兰锻造产业的历史变迁及发展状况,感受新时代“定襄铁匠”奋发有为、众志成城联手打造世界法兰锻造之都的“跳动脉搏”。

要摆脱困境,转型升级成为唯一出路。但锻造业污染重、能耗高,在国家刚性环保要求下,产业转型面临较大难度。

整合重组打造“联合航母”

围绕环保和利润,李志仁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今年7月,当地天然气价格从2.53元/立方米涨到3.7元/立方米,煤炭价格却比去年同期降低100多元。使用天然气锅炉后,生产一吨法兰的成本比去年提高165元,企业的利润率从15%降到了不足5%。尤其是,大企业改用了天然气,但大量中小规模的企业还在烧煤,在成本上反而不具备竞争力。

“重锤一落地动山摇”。5月9日,山西晚报记者来到位于中国锻造之乡的定襄县砂村工业区,还未走进山西艾斯特耐茨锻造有限公司院内,就切实感受到了“锻造的震撼脉搏”。厂房上“追求卓越品质、铸一流企业形象”的标牌口号令人赞叹;室外锻造区域内红红的炉火和铸炼的通体红彤彤的钢坯料映红工人们的笑脸;室内锻机自动化车间内加工打磨的通体光滑铮亮的高精法兰盘正列队接受检验……车间检验员张改禅欣慰地说:“我是从外县嫁过来的,丈夫是‘锤上的’,我们都是法兰锻造的从业人员,年收入8万多元,养活着两个娃娃,日子过得很红火。”

尽管成本提升在意料之外,但山西艾斯特耐次锻造公司办公室主任史志良坚持认为,要拓宽市场,锻造行业使用天然气是必然趋势。以前,老工人凌晨3点上班烧锅炉,经过4个小时的加热才能开始干活,晚上下班时要把锅炉熄灭,第二天再烧。这样的生产方式既浪费资源、污染环境,又难以保证产品质量。使用天然气炉后,热处理流程是可控的,产品的质量可以得到保证。

定襄县自古多铁匠,自汉朝以来打制马掌和冷兵器便成为当地人谋生的一种职业。更有坊间的美丽传说定襄要出“一斗芝麻铁匠”,形容铁匠之多。据定襄的“老工业”、县政府党组成员张海瑞介绍,以前定襄铁匠多为手工锻造,史上也使用过弹簧锤、绳锤等,1963年,定襄县城内村技术员张效明用榆木杆设计、制作了定襄第一台用于打铁的“夹棒锤”,拉开近代定襄锻造业全新发展的序幕;1972年,砂村农修厂首次从乌海水泵厂揽回4厘米法兰订单,开启了定襄法兰生产的历史;1979年,县电机厂与日本签订合同每月出口100吨法兰,开启了定襄法兰出口的历史。

让定襄县中小企业局副局长韩俊伟感到振奋的是,除煤改气外,当地技术改造的空间还有很大。目前,当地锻造业平均钢材利用率只有56%,远低于全国锻造行业75%至84%的水平。企业之所以成本售价倒挂,不敢接订单,就是因为传统以夹棒锤为主的加工方式难以挖潜增效。技术改造后,一台9吨电液锤的产能,就相当于16部夹棒锤的生产能力。

定襄县的法兰锻造业飞速发展,到了上世纪末,定襄法兰锻造企业发展到1200余家,几乎快到了“乡乡有锻造、户户有铁匠”的发展态势。张海瑞说:“初期大规模发展确实给老百姓带来了收益,但是随着企业发展和市场供需不断变化,定襄锻造行业‘小散乱污’‘压价竞争’‘效益低下’等矛盾逐渐凸显,特别是在2013年后,全国法兰行业出现了严重产能过剩,我们县里适时提出了‘整合重组’保生存强发展的思路举措。”

更换了电液锤的李志仁,正在考虑如何延伸产业链,以获取更多利润。1万美元出口的法兰,在国外可以卖到1.3万美元,原因就是供货不及时。国内企业从接订单、组织生产、发货到海关需要3个月,而在国外设立仓库后,一周内就可以提货。

2015年后,定襄县委、县政府把整合重组视作法兰产业突出重围的必由之路,明确了“扶优扶强壮大一批、并购联合重组一批、技术改造成长一批、落后产能淘汰一批”的整合重组“四个一批”的方法路径,随后包含山西艾斯特耐茨锻造有限公司在内的2家公司并购5户企业、20家新组建集团公司整合68户企业,最终这22家“联合航母”通过整合重组抱团发展,在国内外市场上以全新面貌和实力争得一席之地。

此外,为帮助企业争取市场订单,张海瑞说,当地正在建设法兰电子商务交易市场,拟将各种规格、材质的法兰价格在网上及时公布,最终推出中国法兰价格指数,以吸引更多客商,整合上下游企业。这种经营方式在国内仅此一家。他说。

煤改气电唤回蓝天白云

“风雨过后见阳光”。4月27日,一场突如其来的风雨洗礼了定襄大地。雨过之后,山西晚报记者来到了位于定襄县季庄乡西庄头村的定襄县新世纪机械有限公司,那一刻雨后的阳光洒在新世纪机械有限公司一座座矗立的厂房上;底座上写有“以锻造世界品牌为己任”的旗杆上旗帜高高飘扬彰显着一种企业家的担当与豪迈情怀;厂区内绿植焕发出春天的气息,整个厂区空气舒爽。迎面走来了一位阳光男孩刘泽华,他笑盈盈地领着山西晚报记者走访了厂区。在电动螺旋压力机车间他兴致勃勃地向山西晚报记者介绍了厂里去年7月投入使用的一套目前比较先进的煤改气连脱硝设备在内的锻造设备,还说今年厂里马上还要再上马一套锻造行业里先进的全自动锻造生产线。刘泽华是临汾人,家属在太原当老师,曾就读于山西财经大学,毕业后就来到厂里,现在已干了14年,见证了企业越做越强,也被企业魅力深深吸引,无法割舍离去。

定襄县新世纪机械有限公司在2002年建厂,开局是由2部空气锤、4台普通车床起家,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截至2018年该企业由小做大、产品由粗放到精细,年产值从当初的几百万做到了2018年的1.4亿。用企业总经理王照祥的话说,这其中的受益面与提前实施煤改气电,抢占商机有很大的关系。王照祥说:“过去企业一开始大都是用的燃煤的反射加热炉,这与环保有很大的矛盾,后来2013年县里提倡煤改气电,鼓励使用天然气加热炉,当时说实话也是心里有过犹豫,因为改造成本大,思想不积极,后来咱们想通了就积极响应,开始实施。”

2014年8月9日定襄县新世纪机械有限公司前后历经1年的努力,共计投入了500余万元共改造天然气加热炉11台,还配备安装附属设施接通了天然气管道等,一场煤改气电的“大战”过后,企业开始受益了。王照祥说:“这一项改革使得我们企业锻造法兰的加热速度快了,产品也因受热均匀等原因,加工出来的法兰品质提高了,后来我们的订单也更加多了,实际上2016年后,全县因环保原因已全面要求实施煤改气电,我们走在了前面,沾了环保的光。”

定襄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谋定而后动,其间他们积极奔走努力实现了全县锻造企业供气管网全覆盖;施工过程中双管齐下,管道铺设和建炉同时进行,管道铺设到企业家门口,燃气炉也基本得以竣工;为推进“煤改气”工程的顺利进行,县委、县政府争取省经信委节能项目资金,确保工程不因资金问题而停顿等。从2016年8月到2017年3月,在县委、县政府的强力推动下,对所有法兰企业的燃煤锻造加热炉进行了改造、重建。截至2018年底全县548台锻造加热炉,改造后全部使用天然气、电能加热。老百姓切实见到了蓝天白云,空气质量环境质量都好了,老百姓的宜居宜业生活越来越好。企业也是受益者,由于定襄法兰企业在全国四大产业集群中率先实现了“煤改气、煤改电”,抢占了先机,后来没有一家企业因环保手续不完善、不达标等问题被关停。

扛起锻造业“中国智造”大旗

设施现代化、产品品牌化,定襄法兰走向世界……这是山西晚报记者在定襄县河边镇法兰智能制造园区内采访时听到的最多的内容。

2017年8月8日,中国WTO∕TBTSPS国家通报咨询中心山西法兰锻造研究评议基地落户定襄;2017年9月20日,成功创建山西定襄国家级出口法兰锻件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2017年12月28日,成功创建国家级绿色锻造产业示范基地;2018年6月5日,中国出口锻件产品质量技术促进委员会在定襄成立;2018年7月28日,国家级法兰锻件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通过验收;2018年9月,国家级学会服务站落户定襄。此外,2017年9月14日定襄县成为山西省中小微企业创业创新基地示范县;2017年11月15日,山西永旺国际物流园区保税仓库和出口监管仓库正式挂牌。就在2018年9月5日,定襄县法兰锻造产业院士专家工作站揭牌成立;2018年12月20日定襄县高端法兰锻造成型装备技术研究院签约成立。从此定襄县拥有了6个法兰锻造业国家级品牌、2个省级品牌和1个院士专家站、1个高端法兰锻造成型设备技术研究院,这十大品牌平台的铸造,使得定襄法兰锻造迅猛崛起,迈向世界法兰锻造之都。

“夹棒锤”逐步改造升级为“电液锤”,自由锻逐步向模锻辗环工艺发展……一路走来,在十大品牌平台创建的基础上,定襄县法兰锻造工业确立了低端法兰向高端法兰升级、法兰向锻件转型、锻钢法兰向钛和铝镁合金法兰转型、零件向部件整机转型的“四条路径”,全县锻造产业迅猛发展。山西伟业圣精密锻压有限公司的精锻专用模具精确到毫米后的两个小数点;冠力集团生产的铝镁合金军工法兰应用在国防尖端领域……在欧洲海岸风电装配场上,随处可见定襄天宝的商标;在休斯敦石油城、墨西哥湾采油平台井口的采油树上,定襄管家营的字号赫然在目……小到纽扣、重到数十吨的“定襄智造”的法兰产品得以广泛应用,产品远销欧美、韩国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在国际市场扛起锻造业“中国智造”的大旗……采访中收获如此种种信息,让记者为定襄法兰锻造产业走过的风雨历程和取得的成绩感到欣慰和自豪。

采访过程中,山西晚报记者时时刻刻感受到了新时代“定襄铁匠”奋发有为、众志成城联手打造世界法兰锻造之都的“跳动脉搏”。今年3月2日定襄县县长王建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2019年定襄县要全面升级法兰锻造产业。重点以‘六个升级’为突破,全面推进法兰锻造产业再创历史新高。一是理念升级;二是管理升级;三是标准升级;四是技术升级;五是平台升级;六是资本升级。”定襄法兰锻造业将会再上一个新台阶,一个世界法兰锻造之都正在悄然崛起。

(责任编辑:本报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