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协第55期中国科技论坛日前在海口举行。论坛上,来自全国各地的90多位深海油气专家、学者、企业家和政府部门代表围绕国家“十三五”规划中的能源战略,从南海深水油气资源战略地位出发,以“南海深水油气资源开发与利用”为主题,探讨了南海深水油气资源开发利用现状、问题与前景,明确了南海深水油气资源开发的主要任务和技术支撑体系。
  据了解,我国南海海域埋藏着丰富的油气、矿产资源,都是等待我们去开发的“沉睡宝藏”。
  与会专家认为,近年来,我国取得了深水自营勘探的重大突破,实现了常规深水、超深水、深水高温高压三大技术跨越,标志着我国已经基本掌握了全套深水油气勘探技术能力。然而,由于地质灾害的影响,基础技术研究滞后,我国对南海深水油气资源开发和利用尚未实质性推进。
  作为重要的能源矿产和战略性资源,油气资源直接关系到国家的能源供给和经济安全。专家一致认为,南海深水油气资源具有极高的战略价值,南海深水区油气资源开发已成为中国石油工业的必然选择。同时,南海深水盆地的地质条件优越,是我国油气资源接替的重要远景区。
  与此同时,专家呼吁统筹考虑我国未来油气需求、国际油价走势、地区安全稳定等因素,加快海工装备核心技术研发和产业升级发展,建立完善深海油气勘探开发协调保障机制,制定促进海洋油气勘探开发一揽子政策,稳步提高我国油气自主保障水平。

在海口召开的第55期中国科技论坛上,专家呼吁——建立完善深海油气勘探开发协调保障机制

新华网海口11月24日电近年来,我国持续加大对深海能源开发利用的重视。

来自全国各地90多位深海油气专家、学者、企业家和政府部门代表参加了日前在海口举办的中国科协第55期中国科技论坛。本届论坛围绕国家“十三五规划”中的能源战略,从南海深水油气资源战略地位出发,以“南海深水油气资源开发与利用”为主题,探讨了南海深水油气资源开发利用现状、问题与前景,明确了南海深水油气资源开发的主要任务和技术支撑体系。

2014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提出,要加强南海深水油气勘探开发。2015年国务院发布的《全国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提出实施海洋强国战略,到2020年形成储近用远的海洋油气资源开发格局。2017年国务院印发的《全国国土规划纲要(2016-2030年)》提出到2030年,基本实现建设海洋强国目标。近日,“建设海洋强国”上升为“加快建设海洋强国”。

据了解,我国南海海域埋藏着丰富的油气、矿产资源,都是等待我们去开发的“沉睡宝藏”。

近年来,我国深海能源开发利用取得多项突破性进展,包括技术创新,天然气水合物试采成功等。在23日举行的2017深水能源大会上(下称“大会”),记者获悉,尽管我国南海油气资源丰富,但受制于诸多因素的影响,我国对其的开发仍待加速。

与会专家认为,近年来,我国取得了深水自营勘探的重大突破,实现了常规深水、超深水、深水高温高压三大技术跨越,标志着我国已经基本掌握了全套深水油气勘探技术能力。然而,由于地质灾害的影响,基础技术研究滞后,我国对南海深水油气资源开发和利用尚未实质性推进。

中国深海能源开发进步较快 南海油气开发仍面临诸多挑战

作为重要的能源矿产和战略性资源,油气资源直接关系到国家的能源供给和经济安全。专家一致认为,南海深水油气资源具有极高的战略价值,南海深水区油气资源开发已成为中国石油工业的必然选择。同时,南海深水盆地的地质条件优越,是我国油气资源接替的重要远景区。

我国南海油气资源的开发利用不仅关乎经济,关乎民生,也关乎我国能源安全与对外依存。

与此同时,专家呼吁统筹考虑我国未来油气需求、国际油价走势、地区安全稳定等因素,加快海工装备核心技术研发和产业升级发展,建立完善深海油气勘探开发协调保障机制,制定促进海洋油气勘探开发一揽子政策,稳步提高我国油气自主保障水平。

大会上,专家介绍,截止2015年,我国在南海累计发现天然气探明储量3000.9亿方,原油探明储量6829.96万方,可实现产值4047亿元。另一方面,我国油气用量逐年攀升,南海深水区是未来我国海洋油气开发的重要接替区。

专家提出,我国近年来对南海油气的开发利用水平显著提高。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介绍,四年前,中国没有一座自己设计适合南海作业的深水钻井平台,南海开发仅限于不超过300的深水区域,“十二五”期间中国海洋油气集团公司(下称“中国海油”)建造了为主力装备,包括工程勘察、物探、钻井、铺管、三用工作船等一批作业水深达3000米的深水舰队,中国成为南海唯一可进行深水油气资源开发的国家。他表示,我国海洋装备从无到有,从浅水到深水,市场从国内到国外,中国已成为韩国和新加坡并列的海洋工程第一方阵国家。

作为我国海洋油气的勘探开发的主力军,中国海油实现了我国海洋石油工业从浅水像深水的历史性跨越。中国海油董事长杨华称,中国海油具备了在全球海域提供三千米水深的勘探开发和生产服务能力;加大核心技术公关,在南海海域用固态流化法试采天然气水合物获得成功;公司的成本从2013年的70美元/桶下降到目前不到40美元/桶,能够有效应对低油价的挑战。但他也表示,挺进深海之路刚刚开始,深海油气仍有诸多技术难题有待攻克。

张国宝指出,中国在海洋石油工程上面临诸多挑战,如中国在EPC中侧重于制造和组装,工程设计和设备采购有待加强;海洋工程风险高,安全环保责任大;近几年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导致国内外海洋石油开发项目大幅压缩和推迟,需警惕汇率变化失去价格优势。他提出,要自主创新和开展国际合作相结合,创新海洋石油工程的技术开发模式。

中国海油副总经理徐克强也介绍,我国深水油气开发面临内波和台风等的恶劣海洋环境和地形条件,且海底地形和工程地址条件复杂;另一方面,我国油气藏特性复杂,在勘探、开发技术等方面仍与西方存在较大差距,深水应急救援能力仍处于空白状态。

我国技术、装备仍是未来深海能源开发利用攻克要点

大会上,专家一致认为,我国深海能源勘探、开发利用技术、装备仍然相对落后,有待提升。中国科协副主席、工程院院士周守为认为,我国深水油气田开发工程技术与国外先进水平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至少落后7—12年。张国宝更是称:“上天难、下海是难上加难,海洋探索科技难度大,安全环保的责任大”。

国家能源局油气司司长刘德顺表示,加强科技创新,提高装备自主化水平是我国油气“十三五”规划的重点任务,具体到海洋油气科技创新方面,未来创新方向主要包括技术系列攻关,即海洋中深层油气勘探开发、海洋应急处置及溢油污染处理等;国产水下生产系统——11000吨搬迁事起重铺管船等;示范工程,即南海荔湾气田群和流花油田群开发示范、渤海油田高效开发示范、渤海湾盆地致密油开发示范等。

周守为提出,我国应由浅至深,优先发展适应我国南海北坡经济高效的油气勘探开发技术体系与装备体系,前瞻性研究南海中南部油气田独立开发的工程技术及工程装备,如FLNG,对于深海重大装备,应在“设计-建造”基础上,实现中国制造部分“核心装备”,加强适应南海的深海应急装备研发,优先建立600—1500米应急维修能力,加快深海油气产业的发展,推动深海技术的发展,利用多种方式,自主开发引领共同开发。

单就社会各界关注的天然气水合物开发,周守为表示,半个世纪以来,该项课题没有重大突破,原因在于对其的基础研究和开发研究不足,缺乏理论支持、风险控制等,难以开发。我国今年5月用自主设计的方法成功对可燃冰进行了试采,周守倍感骄傲,同时他也提出,可燃冰的商业性开发道路仍然崎岖漫长。

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副总经理就天然气水合物的开发利用也表示,南海天然气水合物预测资源量约为80亿吨,规模巨大,主要存在于南海的深海域,开发具有很大挑战。

本届2017深海能源大会由海南省人民政府、中国工程院和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共同主办,海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海南省商务厅、海口市人民政府和中辰华信能源技术有限公司联合承办。据了解,2017年深海能源大会已经是自2015年以来举办的第三届深海能源大会。大会的宗旨是聚焦深海能源、促进国际合作,服务国家战略。

24日,2017深海能源大会进入的二天的日程,包括水下技术、新型海洋平台与新概念船舶的等多个分论坛同步进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