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近日召开2016年第四季度信息发布会。中钢协表示,按照目前各地报送的进度,9月底钢铁化解过剩产能已经完成80%以上,部分地区和中央企业已经提前完成全年任务,预计10月底可以完成全年4500万吨压减任务,并有望超额完成。
  同时,今年去产能的基础奖补资金也拨付到位。财政部根据部际联席会议审定的化解过剩产能目标任务、需安置职工人数等基础数据测算,2016年专项奖补资金规模为384亿元,5月中旬财政部向各地拨付了2016年基础奖补资金276.43亿元,后续梯级奖补资金将根据化解过剩产能目标任务完成情况进行拨付。
  此外,国家制定出台了奖补资金、职工安置、财税、金融、国土、环保、质量、安全8个方面的配套文件及落实措施,针对化解过剩产能操作中存在的不规范、不到位问题,制定印发了化解过剩产能公示公告、产能退出验收标准等相关文件,确保了化解过剩产能工作规范有序进行。
  目前,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效果初步显现,钢材价格有所回升,企业效益明显好转。但中钢协指出,化解过剩产能工作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特别是在我国经济新常态的环境下,面临着更多的困难和问题。
  一是职工安置和债务处置工作需要进一步做细做实。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地方财政、就业形势较为困难。特别是钢城产业单一,吸纳劳动力能力弱。
  二是企业兼并重组有待抓住机遇加快推进。目前钢铁行业优化布局、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等方面的工作还仅仅局限于个别企业,没有形成整体突破。
  三是明年化解过剩产能工作难度加大。随着钢材价格明显回升,停工停产企业数量减少,特别是应依法关停的企业须彻底关停。而且中央奖补政策实行早退多奖,客观上奖补激励效应逐步减弱,债务处理需要政策支持,明年化解过剩产能工作难度将进一步加大。
  中钢协指出,在今年化解过剩产能的目标任务中,钢协会员企业承担了极大部分。部分地区存在化解任务平摊和一刀切的做法。在非规范企业中存在相当规模的落后产能。这部分企业受利益驱动继续生产甚至增产,对于钢铁行业转型升级不利。化解过剩产能首先要淘汰落后产能,而要做到这一点后期任务非常艰巨,可以预料到,明年将是化解产能的攻坚年。

在10月27日召开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
2016年第四季度信息发布会上,化解过剩产能成了重中之重。  中钢协方面表示,“按照今年化解过剩产能4500万吨任务目标,全年有望超额完成。”按照目前各地报送的进度,9月底钢铁化解过剩产能已经完成80%以上,部分地区和中央企业已经提前完成全年任务,预计10月底可以完成全年压减任务,并有望超额完成。  不过关于化解过剩产能的进度,各部门统计或有差异。就在上周举行的2016(第三届)缸体行业多元产业发展大会上,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副司长辛仁周透露,今年1-9月,全国钢铁企业退出产能共4000万吨,已完成全年去产能4500万吨的目标90%。  实际上,钢铁过剩产能的化解工作在接近今年年中是才正式推开。  钢铁去产能总的指导文件,也就是《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在今年2月初由国务院发布,但各部委包括奖补资金、财税支持、金融支持、职工安置、国土、环保、质量、安全等8个专项配套政策文件则是在随后几个月陆续出台。最后出台的财政部《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已是5月中旬,该文件涉及到1000亿元奖补资金如何使用。  中钢协在发布会上表示,今年去产能的基础奖补资金拨付到位。财政部根据部际联席会议审定的化解过剩产能目标任务、需安置职工人数等基础数据测算,2016年专项奖补资金规模为384亿元,5月中旬财政部向各地拨付了2016年基础奖补资金276.43亿元,后续梯级奖补资金将根据化解过剩产能目标任务完成情况进行拨付。  此前颁布的《管理办法》规定,专项奖补资金规模为1000亿元,实行梯级奖补。其中,基础奖补资金占资金总规模的80%,结合退出产能任务量、需安置职工人数、困难程度等按因素法分配;梯级奖补资金占资金总规模的20%,和各省份、中央企业化解过剩产能任务完成情况挂钩,对超额完成目标任务量的省份、中央企业,按基础奖补资金的一定系数实行梯级奖补。专项奖补资金由地方政府和中央企业统筹用于符合要求的职工分流安置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奖补政策的激励作用或将弱化。中钢协方面在发布会上强调,化解过剩产能首先要淘汰落后产能,而要做到这一点后期任务非常艰巨,可以预料到,明年将是化解产能的攻坚年。其中有一项原因即是“中央奖补政策实行早退多奖,客观上奖补激励效应逐步减弱”。中钢协方面指出的另外原因还包括钢材价格明显回升,停工停产企业数量减少,特别是应依法关停的企业须彻底关停。  难度在加大,但接下来的两年仍然是中国钢铁化解产能的关键年。中钢协副会长迟京东10月20日在日本表示,中国政府最终决定到2020年前削减1.4亿吨产能,2018年前中国将完成1.4亿吨削减产能中的70%。  从目前公开信息来看,除削减比例外,中国政府还没有将5年去产能任务完全细分。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时表示,“国家目前并没有考虑分阶段。”但李新创个人认为,“首先淘汰落后产能,包括环保、质量、安全、标准、能耗不符合要求的产能,其次要淘汰低效无效产能,再者要加快联合重组淘汰一部分竞争力不强的产能。”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压缩的产能多为原本已长期
停产或闲置的无效产能。  另外,在中国钢铁行业的供给侧元年,钢市迎来一波回暖。  中钢协指出,受益于钢材价格有所回升,钢铁企业经营状况普遍好转,扭转了2015年全行业亏损的局面。数据显示,1-9月份,会员钢铁企业累计实现销售收入19920.87亿元,同比下降8.05%;盈亏相抵实现利润252.06亿元,同比扭亏为盈;亏损面27.27%,同比下降21.21个百分点;销售利润率为1.27%。从分月情况看,1-2月份亏损,3-9月份均实现盈利
。  但正是钢价的回暖,对急需转型的钢铁行业产生了一定副作用。中钢协指出,部分地区存在化解任务平摊和一刀切的做法,在非规范企业中存在相当规模的落后产能。这部分企业受利益驱动继续生产甚至增产,对于钢铁行业转型升级不利。  与此同时,在钢协会员企业前三季度粗钢产量同比下降0.51%的情况下,非会员企业粗钢产量扩张明显,同比增长3.57%。全国范围内,粗钢产量同比增长0.37%。中钢协认为,由于钢材价格比年初有了一定的上涨,先前已停产的一些企业又恢复了生产。

“化解过剩产能首先要淘汰落后产能,而要做到这一点后期任务非常艰巨,可以预料到,明年将是化解产能的攻坚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10月27日上午召开的2016年第四季度信息发布会上表示。  中钢协方面指出,明年化解过剩产能工作难度加大。随着钢材价格明显回升,停工停产企业数量减少,特别是应依法关停的企业须彻底关停。而且中央奖补政策实行早退多奖,客观上奖补激励效应逐步减弱,债务处理需要政策支持,明年化解过剩产能工作难度将进一步加大。  据了解,在今年化解过剩产能的目标任务中,钢协会员企业承担了极大部分。部分地区存在化解任务平摊和一刀切的做法。在非规范企业中存在相当规模的落后产能。这部分企业受利益驱动继续生产甚至增产,对于钢铁行业转型升级不利。  反映在粗钢产量上,据中钢协提供数据显示,1-9月份,全国粗钢产量6.04亿吨,同比增长0.37%,其中9月份同比增长3.94%。当月全国粗钢产量从3月份以来已经连续7个月处于增长状态,增量主要来自非会员企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