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上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山西省第十一次代表大会上,骆惠宁同志代表中国共产党山西省第十届委员会向大会作报告时表示,尽管煤炭市场有所回暖,但绝不动摇转型决心,要坚定不移走上转型之路。
  骆惠宁在报告中指出,
山西一段时间经济遭遇断崖式下滑,固然有国内外大环境的影响,但山西省经济结构不合理是主要原因。全省上下经历了结构失衡、市场剧变带来的切肤之痛,对转型发展有了更深切认识,推进转型的紧迫感明显增强。当前煤炭市场有所回暖,但决不能动摇转型的决心,必须彻底丢掉再现煤炭十年黄金期的幻想,紧紧抓住市场倒逼的历史机遇,坚定不移走上转型之路。
  骆惠宁在报告中说,山西要解决发展中面临的问题,关键取决于新发展理念能不能落地生根。从历史上看,山西省经济在全国位次相对靠前的时期,也是对煤炭依赖相对较小的时期,随着一煤独大的形成,结构性矛盾突出。山西经济到了发展动力深度转换、经济结构全面升级的新阶段,最紧要的是进一步把方向搞对头,进一步把转型发展的基础打好。坚决跳出以往“市场好时无暇调整、市场差时无力调整”的怪圈,彻底摆脱对煤炭的过度依赖,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形成促进转型发展的支撑条件和大环境,实现主动转型、创新转型、深度转型、全面转型,走出一条资源型省份创新驱动、转型升级新路。

新华网太原11月1日电
10月31日山西省第十一次党代会上,骆惠宁关于“山西经济发展到今天,正处于一个重大历史拐点”的表述,引发媒体聚焦的同时,也向公众传递出转型升级的决心和信心。

骆惠宁同志在《报告》中提出,从历史上看,我省经济在全国位次相对靠前的时期,也是对煤炭依赖相对较小的时期,随着一煤独大的形成,结构性矛盾突出,虽曾有过高速增长期,却难以持续,甚而在全国位次后移。资源型经济如何转型发展是我省一道绕不开的坎。一段时间,山西发生塌方式腐败,经济遭遇断崖式下滑,山西经济急需一支“强心剂”。重振山河,骆惠宁的报告明确了目标,指明了方向。但山西还面临着五大难题:资源型地区创新发展难题,结构性矛盾突出地区协调发展难题,生态脆弱地区绿色发展难题,内陆地区开放发展难题,欠发达地区共享发展难题。难题客观存在,无法忽略,但令人欣慰的是,有利因素正在蓬勃生长:山西经济在克服困难中前行,大幅推进煤炭减产量、坚决去产能,促进全国煤炭市场发生积极变化,实现全省经济稳步向好;城乡区域发展协调性增强;科技进步综合指数上升;立体化交通体系加快形成,水利、电力等基础设施得到加强;城市建设迈上新台阶。2016年,全省经济实现了下半年好于上半年,为明年经济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GDP触底增长已成定局,山西经济进一步向好趋势已经形成。面对艰巨的发展任务,面对难得的向好局面,山西决策层决心迎难而上,创新求变,团结带领全省人民奋力转型。因此,骆惠宁《报告》对山西所面临的形势和任务作出科学、客观的重大判断:山西经济发展到今天,正处于一个重大历史拐点。“拐点”的具体内涵是,山西经济到了“发展动力深度转换、经济结构全面升级”的新阶段。怎么看?面对拐点,应该这样看:——最紧要的是进一步把方向搞对头,进一步把转型发展的基础打好。——保持定力、持续用力,坚决跳出以往“市场好时无暇调整、市场差时无力调整”的怪圈,彻底摆脱对煤炭的过度依赖。——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形成促进转型发展的支撑条件和大环境,实现主动转型、创新转型、深度转型、全面转型,走出一条资源型省份创新驱动、转型升级新路。——以局部的探索实践创造可借鉴可复制的发展模式。怎么干?面对拐点,必须这样干:——以身许党许国、报党报国,勇作为、敢担当,以铁一般的信仰、铁一般的信念、铁一般的纪律、铁一般的担当,积极应对各种困难和挑战,殚精竭虑办好山西的事情。——无论煤价如何变化,决不能动摇转型的决心。——今后五年,将我省打造成国内外有影响力的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现代装备制造、新材料、节能环保和信息化产业基地,国家新型综合能源基地,世界煤基科技创新成果转化基地,中西部现代物流中心,富有特色和魅力的文化旅游强省,内陆地区对外开放高地,综合竞争力、人民生活水平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明显提升。——用“啃硬骨头”的精神,实现“六个转变”。加快实现能源产业向绿色低碳转变,产能结构向多元化中高端转变,发展动能向创新驱动转变,发展形态向园区化循环化转变,城乡统筹向一体化转变,经济增长向平稳健康可持续转变,使我省在未来经济发展中赢得主动。——着力实施“六大工程”:实施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工程,实施能源产业创新工程,实施传统优势产业提质工程,实施现代服务业发展工程,实施特色现代农业增效工程,实施“双创”孵化新产业新业态工程等“六大工程”。咬定青山,保持定力,持续用力,相信山西的明天会更好。

 

对于一煤独大的资源诅咒,山西可谓有切肤之痛。山西一段时间经济遭遇断崖式下滑,在骆惠宁看来,这固然有国内外大环境的影响,但经济结构不合理是主要原因,而这已经成山西一道绕不过去的坎。

 

如骆惠宁所说,历届山西省委、省政府在推进经济转型上进行了艰辛探索,取得积极进展,但受多种因素制约,经济结构尚未发生根本性变化。全省上下经历了结构失衡、市场剧变带来的切肤之痛,对转型发展有了更深切认识,推进转型的迫切感更强。

正因此,当骆惠宁在报告中直言“山西正处于一个重大历史拐点”时,不少网民报之以点赞和期待,称“希望山西能在转型创新中焕发新活力”。

2016年前三季度经济数据不久前出炉,山西依然处于全国倒数之列。值得欣慰的是,统计结果显示,山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继续显现,煤炭和钢铁产量下降,工业产成品库存减少,商品房销售加快,工业生产成本有所降低。

同样不容忽视的形势是煤价有所回暖的态势。对山西会否重走“一煤独大”的老路,外界并非没有疑虑。

“这个历史使命我们一定要担起来”。骆惠宁的坚定表态,以及“重大历史拐点”论述无疑给山西干部群众注入了“强心针”,“山西经济发展到今天,无论煤炭产业还是整体经济都需要在转型创新中焕发新的活力。”

这个重要的历史拐点,正是山西发展动力深度转换、经济结构全面升级的新阶段。对已在转型路上走了一段路,且还要走很长一段路的山西而言,意义重大。

在这个拐点,仅靠“强心针”是不够的。骆惠宁说,如今最紧要的是,进一步把方向搞对头,进一步把转型发展的基础打好。

在这个拐点,还要保持定力、持续用力,坚决跳出以往“市场好时无暇调整、市场差时无力调整的怪圈”,彻底摆脱对煤炭的过度依赖。

对此,骆惠宁语重心长叮嘱的一段话,值得注意:当前煤炭市场有所回暖,无论煤价如何变化,决不能动摇转型的决心,必须彻底丢掉再现煤炭十年黄金期的幻想,紧紧抓住市场倒逼的历史机遇,坚定不移走上转型之路。

在这个拐点,山西唯有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形成促进转型发展的支撑条件和大环境,才能实现主动转型、创新转型、深度转型、全面转型。

网民期待,山西可以由此走出一条资源型省份创新驱动、转型升级新路。如骆惠宁所说,以局部的探索实践创造可借鉴可复制的发展模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