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日举行的“2016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今年我国将扩大资源税的征收范围,将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有业内人士表示,此项改革在某种程度上可谓救中国矿业于“水火之中”,对于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减轻矿企负担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资源税是指以各种应税自然资源为课税对象、为了调节资源级差收入并体现国有资源有偿使用而征收的一种赋税,征收方式包括从量和从价两种。从量计征的方式即以矿产品产量来征收资源税,从价计征的方式是按照企业的销售额按比例征收税赋,其征收幅度随着企业效益和市场行情而波动,相对于从量计征的方式而言,更能够客观反映企业的经营状况。
  据了解,我国自1984年开始征收资源税。经过调整后,目前征收的税种包括原油、天然气、煤炭、其他非金属矿原矿、黑色金属矿原矿、有色金属矿原矿、盐等七个品目。其中,煤炭、石油、天然气三个矿种的资源税为从价计征,但其余黑色、有色、贵金属、非金属等近百个矿种依旧是从量计征方式。
  数据显示,七个品目的资源税的税额幅度分别为:原油按销售额5%~10%的税率征收;天然气按销售额5%~10%的税率征收;煤炭按销售额2%~10%的税率征收,具体适用税率由省级政府拟定;其他非金属矿原矿,普通按每吨或者每立方米0.2~5元征收;贵重金属原矿按每千克或者每克拉0.2~5元征收;黑色金属矿原矿按每吨2~30元征收;有色金属矿原矿中,稀土矿按每吨0.4~60元征收,其他有色金属矿原矿按每吨0.4~30元征收;盐按2~10元/吨征收。
  有业内人士分析表示,目前矿产品价格大幅下跌,90%的矿山处于亏损状态,资源税如果依然从量计征无疑会加重企业负担。但改为从价计征后,符合矿业经济发展规律,有利于企业减轻资源税赋负担,可促使企业提高生产管理水平和资源利用率,淘汰高能耗、低技术含量的企业。
  此外,在论坛上,楼继伟还透露,今年不会单独设立碳税,但也可能将其放在环境税里。环境税是把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社会成本,内化到生产成本和市场价格中去,再通过市场机制来分配环境资源的一种经济手段。碳税是对排放的化石燃料征税,其税基是化石燃料的碳含量。理论上,由于不涉及减排配额的分配和保护问题,碳税是处理“累积型污染”最有效率的工具。

从价计征的方式,没有考虑到矿山企业的生产成本因素,矿石品位低也同样按照销售收入计税,无形中增加了低品位矿石企业的生产成本,缺乏从量计价的公平性。  资源税从价计征可以救矿企于水火之中吗?要具体而论。3月20日,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今年要扩大资源税的征收范围,将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消息一出,引起矿业界热议。  资源税是一种为了调节资源级差收入并体现国有资源有偿使用而征收的税,从1984年开始征收以来,主要根据矿产资源产量多寡来征收,即从量计征。目前征收范围包括原油、天然气、煤炭、其他非金属矿原矿、黑色金属矿原矿、有色金属矿原矿、盐等7个品目。从价计征则是国家按照企业的销售额来按比例征收,自2010年以来,国家先后对原油、天然气、煤炭资源税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  当前,贵金属、有色金属、非金属等近百个矿种,仍是从量计征。“从量计征受矿产品价格影响不大,如果是从价计征,在矿产品价格降低时税额会相应减少。”湖南黄金集团财务部经理赵劲说。  在当前矿产品价格大幅下滑,许多矿山企业盈利能力下降的背景下,有些人认为资源税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可以有效降低矿业企业负担,并以煤炭资源改革为佐证。但是,在山东招金集团副总经理李宜三看来,现在从量计征资源税,是国家根据黄金矿山矿石品位高低先确定计税级别,然后根据黄金矿山企业出矿量以不同的税额进行缴纳。资源条件好,收入多的多征,资源条件差,收入少的少征,体现了公平,使矿山企业在同一水平上竞争。  结合当前激烈的市场竞争条件,及黄金矿山企业的发展现状和业务特点,李宜三认为,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资源税实质上增加了黄金企业的负担。  “从价计征的方式,没有考虑到矿山企业的生产成本因素,矿石品位低也同样按照销售收入计税,无形中增加了低品位矿石企业的生产成本,缺乏从量计价的公平性。”李宜三表示,对于存在委托加工代销业务的黄金企业,从价计征后,税务机关很容易将该企业的所有销售收入都当成自产金销售收入来计征,增加该企业的负担。  当前,国家有关资源税从价计征范围和税额的细则尚未出台。不过,记者从中国黄金协会了解到,在国家推进资源税费改革的大背景下,去年中国黄金协会受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委托,起草黄金资源税改革的建议和方案,最终获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审核通过,将黄金资源税基准税率定为1.5%~4%,而其他金属矿种为2%~6%。目前各省正在研究实施细则。  赵劲表示,相比有色金属品种,当前黄金资源税的税额并不低。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国家资源税改革不应该增加企业的税负。他初步测算后估计,资源税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后,黄金企业的资源税会有所增加。  赤峰吉隆黄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吕晓兆认为,对市场形势更为严峻的铁矿企业而言,资源税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会因为其销售收入的减少而降低税额。但对于生产成本高、产品价值大的黄金企业而言,资源税改为从价计征,按销售收入缴纳,会增加资源税负。  “相比资源税,矿产资源补偿费在企业税负中比重更大。减少税费名目,可以为矿山企业减轻负担。”吕晓兆认为,资源税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按企业利润计征会比较合理,低品位的黄金矿山,生产成本高,企业利润少,相应的资源税减少,从而减少困难黄金矿山的税负,较为公平。

5月10日,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发布通知,在煤炭、原油、天然气等已实施从价计征改革基础上,对其他矿产资源全面实施改革。积极创造条件,逐步对水、森林、草场、滩涂等自然资源开征资源税。此次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及水资源税改革试点,自2016年7月1日起实施。

 

两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从已实施的原油、天然气、煤炭等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情况看,将资源税与体现资源供需关系的市场价格直接挂钩,总体效果较好,有利于建立有效的税收自动调节机制。为此,此次改革对绝大部分矿产品实行了从价计征。

 

现行资源税征税范围偏窄

根据通知,未来我国将对《资源税税目税率幅度表》中列举名称的21种资源品目和未列举名称的其他金属矿实行从价计征,计税依据由原矿销售量调整为原矿、精矿、氯化钠初级产品或金锭的销售额。

列举名称的21种资源品目包括铁矿、金矿等。但对经营分散、多为现金交易且难以控管的粘土、砂石,按照便利征管原则,仍实行从量定额计征。

而对《资源税税目税率幅度表》中未列举名称的其他非金属矿产品,按照从价计征为主、从量计征为辅的原则,由省级人民政府确定计征方式。

资源税开征于1984年,对在我国境内从事原油、天然气、煤炭等矿产资源开采的单位和个人征收。1994年,国务院颁布了资源税暂行条例,确定了普遍征收、从量定额计征方法。经国务院批准,自2010年起先后实施了原油、天然气、煤炭、稀土、钨、钼6个品目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并全面清理相关收费基金。

据两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资源税从开征至今已有30多年,近十年来资源税收入增长较快,年均增长率约为27%,成为资源富集地区重要税收来源。

财税专家李文海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资源是经济发展的基本要素之一,由资源带来的经济收益也必然要在财政收入中有所体现,面对较高的税收增速,资源税的征收范围和征收方式显得不够匹配。

两部门相关负责人也分析说,资源税征税范围偏窄,许多自然资源未纳入征收范围。现行资源税征收范围仅限于矿产品和盐,与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水、森林、草场、滩涂等资源未纳入征收范围,不能全面发挥资源税促进资源节约保护的作用。

虽然征税范围狭窄,总体税收相比其他产业经济产出明显较小等看似使得企业负担小,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很多应被纳进税收成本的钱通过别的方式被划走。李文海说。最典型的就是各地涉及矿产资源的收费基金项目较多,许多收费基金与资源税征收对象、方式和环节相同,调节功能相似,造成资源税费重叠,加重了企业负担。

从价计征有利于企业减负

毫无疑问,资源税改革的牛鼻子就是全面推行从价计征。

这有其紧迫性。两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大部分资源品目资源税仍实行从量定额计征,相对固化的税额标准与体现供求关系、稀缺程度的资源价格不挂钩,不能随价格变化而自动调整。具体表现为,在资源价格上涨时不能相应增加税收,价格低迷时又难以为企业及时减负,资源税组织收入和调节经济的功能下降,与矿业市场发展不适应。

落实到地方,问题更多。河北省国土部门人士就告诉记者,资源品有品级之分,从量计征并不能体现出这一点,这就使得企业更乐于去开采高品级的矿,造成优质资源的浪费。

资源税改革也是一个清费立税的过程。通知明确,在实施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的同时,将全部资源品目矿产资源补偿费费率降为零,停止征收价格调节基金,取缔地方针对矿产资源违规设立的各种收费基金项目。

通知要求,地方各级财政部门要会同有关部门对涉及矿产资源的收费基金进行全面清理。凡不符合国家规定、地方越权出台的收费基金项目要一律取消。对确需保留的依法合规收费基金项目,要严格按规定的征收范围和标准执行,切实规范征收行为。

李文海认为,各种名目的收费本来就存在收取标准不透明,收费依据含糊等问题,对其清理也可让企业不要提心吊胆,担心负担会上升。

先行试点的矿中已明确体现出此点。2014年12月1日起,我国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煤炭资源税改革,将原来按每吨固定税额征收,改为按照销售价格乘以规定税率计征,税率幅度为2%~10%,具体由各省级政府根据本地区具体情况确定。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数据,改革后,煤炭企业总体负担减少22.34亿元,平均1吨煤减负4元左右。2015年,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推行以来,全国减少涉煤收费基金366亿元,总体减负181亿元。

在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去产能会使得高耗能产业处在出清阶段,与之密切关联的矿业和矿产价格都将相应处于低迷期,此时推进从价计征再辅之以清理各种收费,企业减负降成本不成问题,改革阻力小。李文海说道。

附件

资源税税目税率幅度表

序号 税目 征税对象 税率幅度 1 金属矿 铁矿 精矿 1%-6% 2 金矿 金锭 1%-4% 3
铜矿 精矿 2%-8% 4 铝土矿 原矿 3%-9% 5 铅锌矿 精矿 2%-6% 6 镍矿 精矿
2%-6% 7 锡矿 精矿 2%-6% 8 未列举名称的其他金属矿产品 原矿或精矿
税率不超过20% 9 非金属矿 石墨 精矿 3%-10% 10 硅藻土 精矿 1%-6% 11 高岭土
原矿 1%-6% 12 萤石 精矿 1%-6% 13 石灰石 原矿 1%-6% 14 硫铁矿 精矿 1%-6%
15 磷矿 原矿 3%-8% 16 氯化钾 精矿 3%-8% 17 硫酸钾 精矿 6%-12% 18 井矿盐
氯化钠初级产品 1%-6% 19 湖盐 氯化钠初级产品 1%-6% 20
提取地下卤水晒制的盐 氯化钠初级产品 3%-15% 21 煤层气 原矿 1%-2% 22
粘土、砂石 原矿 每吨或立方米0.1元-5元 23 未列举名称的其他非金属矿产品
原矿或精矿 从量税率每吨或立方米不超过30元;从价税率不超过20% 24 海盐
氯化钠初级产品 1%-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