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消息,一位在煤炭行业沉浮了近20年的民营煤企老板感叹,这一次,可能没有机会再翻盘了。
  中国煤炭行业经历了几番潮起潮落后,进入近年来史无前例的拐点。民营煤企最先受到冲击,小煤矿被迫关闭,外地掘金者先后离场,陕西省榆林市大柳塔镇目前仅存的三家民营煤矿无一不是当地人在经营,产能最低的也在60万吨/年。
  大柳塔镇规模最大的民营煤矿乌兰色太煤矿年产能150万吨,固定资产3.8亿元,实际控制人为乔振杰。
  近年煤炭市场一直供大于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煤矿总规模为57亿吨;而预计煤炭消费总量39.52亿吨。乔振杰认为这是造成煤价不断下滑的主要原因。
  乔振杰希望国家能尽快出台一个限采政策,否则煤矿还是撑不过两年。但他又悲观地认为,“推到地方上就乱了,下面根本不会执行。”
  地方追求GDP政绩的惯性,将催生国企煤矿新的产能,现在很多项目仍然超额开采,核定2000万吨年开采量,最后超标到3000万吨/年。
  “光这超额的部分,关多少民营小煤矿才能抵消!”乔振杰说。
  2015年,大柳塔镇最大的国企神华神东煤炭集团公司成立30年,从1998年开始,煤炭产量每年以千万吨速度递增是其庆典时展示的业绩。
  国企和民企之间仿佛隔着面玻璃墙。乌兰色太煤矿合伙人聂占宽说,“神东交的资源费2毛/吨,我们要2块/吨;神东只要交国税,我们除了国税还要交地税,这4年来光税就交了5亿。
  对于正常生产的煤矿来说,当前的煤炭市场价格已降到100多元/吨,同样是压在他们头顶的一座大山。
  乔振杰表示,现在经营煤矿比刚起步时都困难,煤矿日产3万-5万吨,量小利润有限。此外,一天电费3万元,煤矿需要50-60人才能维持正常运转,如果不经营,光电费、工人工资就没有着落,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为最大限度提高利润,乔振杰做了他能做的一切。
  他将煤矿的煤从块煤到米粒煤细分出9种产品,细分市场抢夺客户,相比而言,在当地独霸一方的国企神东煤矿的煤炭也不过只有两种。因为煤质好,乔也自信地说:“只要市场上还需要煤,我们的就能卖出去。”
  在市场倒逼下,乔振杰还在煤矿推行精细化管理。
  “过去煤矿是粗放管理,现在精细化必须到各个层面”,1月5日乔召集矿上的管理层开会,公布他思考了三个月的计划。他决定将外包出去的业务全部收回来,最大限度地缩减成本。
  他计算这将一年节省5000万,多少可以让煤矿走过现在的困境,甚至有点微利。出乎他意料的,对于这个计划,管理团队并无异议,煤矿当下艰难的处境大家都深有感受。
  然而,更多的因素是他无法改变,甚至无法影响的。乔振杰在煤炭行业沉浮了近20年,这一次,他觉得自己可能没有机会再翻盘了。
  2015年,乔振杰已经开始寻找退路,他和陕西中煤多次沟通,“他们准备购买我们煤矿,只是眼下没有那么多钱。”乔振杰称,他开出的条件是自己将控股权全部转让,但乌兰色太煤矿保持经营独立权,管理层人员不动。
  在全国煤炭企业经营异常困难时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煤炭行业要加快结构调整转型步伐,向整合兼并重组方向调整,客观上需要加快推进小煤矿关闭淘汰和兼并重组,鼓励大型煤炭企业对中小型煤矿进行兼并重组,壮大一批大型煤炭企业集团。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年产30万吨以下的小煤矿还有7000多处,总产能5.7亿吨;年产9万吨以下的有5000多处,产能3.1亿吨。业内分析认为,这其中绝大多数为民营煤矿,而行业再次推行兼并重组也意味着,这批历经数次整合坚守至今的“煤老板”在产业寒冬中正在走向末路。
  (编辑:白淑敏 审校:霍吉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