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能源与资源战略研究中心编写的《“一带一路”能源资源投资政治风险评估报告》正式发布。报告通过广泛分析、综合现有风险指数研究,提出了能源资源和环境保护两个新维度,将传统的风险指数所考虑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投资4个维度拓展至6个,并指出政治风险已成为我国企业进行对外能源合作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

人大发布国内首个能源对外投资政治风险指数

   
报告对涉及6个维度的39个指标进行了指数设计,在国内首次提出专门针对能源海外投资政治风险评估的“中国人民大学能源投资政治风险指数”,并以此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度量,结果显示“一带一路”大部分国家属于中等风险,较高风险国家主要集中于南亚、西亚和北非地区。

科学网讯1月15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正式发布《“一带一路”能源资源投资政治风险评估报告》,并推出“中国人民大学能源投资政治风险指数(RUCIEIPRI)”(以下简称“人大能源指数”)。报告和人大能源指数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能源与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院许勤华教授领衔的研究团队完成。

  报告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拥有丰富的能源资源,存在多种能源合作模式,我国企业在投资决策时应充分认识当地存在的政治风险,做好事前评估,利用情景分析准备多种预案,以确保投资安全
  近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能源与资源战略研究中心编写的《“一带一路”能源资源投资政治风险评估报告》正式发布。报告通过广泛分析、综合现有风险指数研究,提出了能源资源和环境保护两个新维度,将传统的风险指数所考虑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投资4个维度拓展至6个,并指出政治风险已成为我国企业进行对外能源合作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

报告指出,政治风险已成为我国企业进行对外能源投资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如何定义和量化正式风险是学术界的长期课题。政治风险应该包括政治、经济、社会与生态环境在内的复杂、多因素变化所产生的不确定性。报告在国内外投资指数的研究基础上,创新性地增加了“能源资源”和“环境气候”两大因素,对涉及6个维度的39个指标进行了指数设计,在国内首次提出专门针对能源海外投资政治风险评估的人大能源指数,并以此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度量。

  报告对涉及6个维度的39个指标进行了指数设计,在国内首次提出专门针对能源海外投资政治风险评估的“中国人民大学能源投资政治风险指数”,并以此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度量,结果显示“一带一路”大部分国家属于中等风险,较高风险国家主要集中于南亚、西亚和北非地区。

报告认为能源投资低投资政治风险国家为3个新加坡、马来西亚、阿联酋。较低投资风险国家22个哈萨克斯坦、沙特阿拉伯、波兰、文莱、越南、俄罗斯、阿曼、卡塔尔、科威特、匈牙利、以色列、爱沙尼亚、罗马尼亚、菲律宾、蒙古、泰国、阿塞拜疆、拉脱维亚、斯洛文尼亚、印度尼西亚、立陶宛、格鲁吉亚。中等投资风险国家28个伊朗、土耳其、印度、斯洛伐克、捷克、巴林、保加利亚、埃及、土库曼斯坦、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缅甸、吉尔吉斯坦、柬埔寨、老挝、斯里兰卡、白俄罗斯、伊拉克、克罗地亚、巴基斯坦、亚美尼亚、孟加拉国、塔吉克斯坦、乌克兰、也门、约旦、波斯尼亚、黑山。较高投资风险国家8个叙利亚、黎巴嫩、摩尔多瓦、马其顿、乌兹别克斯坦、马尔代夫、东帝汶、不丹。高风险投资国家3个尼泊尔、阿富汗、巴勒斯坦。本次评估很低和很高投资风险的国家没有。

  报告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拥有丰富的能源资源,存在多种能源合作模式,我国企业在投资决策时应充分认识当地存在的政治风险,做好事前评估,利用情景分析准备多种预案,以确保投资安全。

评估结果认为能源投资高政治风险地区主要集中在南亚和西亚、北非,该地区政治风险维度的评分很低,主要原因是战乱频繁、恐怖主义横行、政府管治能力低下等;中东南欧有些国家也存在一定的投资风险;东南亚和独联体其他国家投资风险总体不太高;蒙古国和俄罗斯的投资风险也处于较为稳定的状态。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拥有丰富的能源资源,存在多种能源合作模式,我国企业近年来在这一地区的投资也呈扩大趋势。我国企业在投资决策时应充分认识当地存在的政治风险,做好事前评估,利用情景分析准备多种预案,以确保投资安全。此外,气候因素对这一地区的能源合作的影响正逐渐上升。我国企业也应密切关注投资对象国的相关气候和环境政策,重视由此带来的环境和社会风险,并利用政策变化衍生的契机选择适宜的投资策略。

与会专家指出,本次报告发布的人大能源指数是国内首个针对海外能源投资的政治风险进行专业性评估的指数,对提升我国在国际市场上的话语权,帮助我国政府制定相关政策和企业决策提供了重要的参考指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