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近日召开经济工作暨城市工作会议。四川省经信委主任陈新有表示,对于产能化解,四川最先针对的将是煤炭和钢铁两个行业。
  四川省为清洁能源大省,水电占比百分之七八十,而燃煤发电季节性比较突出,在水电枯水期是一个很好的补充。陈新有称,四川全省煤炭产能过亿吨,今年煤炭产量大概只达到一半,且煤炭生产以中小煤炭企业为主。
  近几年,四川省煤矿企业不断关停、整合,取得了一定成效。陈新有认为,未来四川省煤炭企业若能抓住国家淘汰落后产能的机遇,减量、减负,将有可能获得更好的发展。
  陈新有坦言,四川省煤炭全行业亏损,而钢铁运营也非常困难。据初步统计,四川省一年钢材需要量约5000万吨,但所有钢铁企业产能加起来大概2000多万吨。所以考虑还是要“一企一策”,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四川省钢铁企业生产的大多以低端产品为主,如建筑线材等,钢铁企业要实现转型升级,抢占新市场。
  四川省委在研究部署2016年经济工作和城市工作时指出,明年要主动减量坚决化解过剩产能,引导增量培育新的增长动能。抓好结构性改革重点任务,着力解决经济发展中的突出问题。积极稳妥、多措并举化解过剩产能,分类有序处置“僵尸企业”,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同步做好职工安置工作。扎实开展降成本增效益专项行动,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要着力化解过剩产能和降本增效,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四川是中国重要的工业基地、装备制造业的重镇,哪些产能需要去?如何去?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省经济和信息化委主任陈新有,全国人大代表、鞍钢集团钒钛(钢铁)研究院院长唐历和全国人大代表、旭阳水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赵相革。去产能压力不大四川钢铁企业为何都在叫苦记者:四川去产能的压力如何?陈新有:四川的去产能任务不算特别重。这主要是因为过去几年四川淘汰落后产能的力度非常大,整个“十二五”期间,全省关停了2000余家落后产能企业,提前一年完成了国家和省政府下达的淘汰落后产能任务。四川去产能的重点也是煤炭和钢铁。去年四川的钢铁需求是4000多万吨,但产能不足3000万吨。因为要素、物流成本的原因,四川的煤炭产业并无比较优势,产量应该控制在一个什么样的合理水平,我们正在加紧研究,这是我们今年的一个硬任务。记者:但为什么四川的几大钢铁企业全都在叫苦?陈新有:是因为钢铁价格低于盈亏平衡点,钢企都在持续亏损。而亏损的根本原因,是产品竞争力的问题。只要有竞争力,总会找到市场,国内不行还可以卖到国外去。差异化发展不能简单地“一关了之”记者:去产能,企业可以做哪些尝试?唐历:不能简单地“一关了之”。关了又做什么呢?全部转去做非钢的话,是不是又会引起其他行业的产能过剩?所以不同地域、不同企业应实行差异化的发展战略,不能都做“减法”。从攀钢的
情况来讲,主要还是结构调整,一是调产品结构,退出部分中低端产能,把攀钢具有比较优势的高铁钢轨、重载钢轨,以及钒钛新材料等做强;二是要从提供原材
料,到提供从研发、设计到产品、服务的整套解决方案。我们已经成立了一家针对汽车的应用研究中心,今后不仅是卖钢材,更要参与到下游客户的整个研发生产环
节,提高用户黏性和产品附加值。赵相革:我倒觉得可以换个思路来看,不一定是怎么“去”的问题。我们经过几轮的技改,现在的装
备和技术都在不断进步。和江浙地区的同类型企业比,我们亏损的一大原因,是应对市场变化的灵敏度不够。我强烈建议成立一个本土水泥协会,形成“协会主导、
政府引导、企业主动”的参与机制,四川企业集体闯市场、一起抗风险,成功率会更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