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说,煤化工的今日,在很大程度上,是企业公然藐视审批政策的作茧自缚。
  对于煤炭深加工产业来讲,2015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虽然搭上了发展快车,但煤化工行业当初的优势早已不复存在,煤化工已步入发展的严冬。在“十二五”的最后一年,究竟煤化工的未来如何,无人能言。总结2015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有哪些事情需要记住,通过分析5个被提及度最高的关键词,记者为你一一剖析。
  关键词一:油价
  2008年,国际油价曾经一度飙升147美元/桶最高点,这也是众多国有大型资本纷纷投身煤制油行业的起点。但是,到2015年年底,国际油价已跌破40美元/桶。而煤制油项目如果要保持盈亏平衡,油价不能低于80美元/桶。煤制油项目的亏损可见一斑。
  不过证券行业的预期仍然不会为煤制油项目带来希望——2016年的国际油价虽然会有所回升,但很难站到煤制油的盈亏平衡线之上。
  目前来看,对于企业来讲,能做的只有两条路:一是降低成本,二是从其他项目拆解资金来支持该亏损项目,直到国际价格恢复。
  煤炭是煤化工的主要成本,从2015年的情况来看,煤炭四巨头早已开展了煤炭价格战,价格下行已持续一年。虽然如此,国际油价的持续下跌,导致煤价的下跌不值一提,通过压缩成本而解决利润的传统经济方法,已经不能拯救煤化工产业;也有企业直接通过其他项目的资金来支持该亏损项目,如大唐的煤化工项目,但结果只能是忍痛割腕。
  关键词二:未批先建
  毫不避讳地说,未批先建是煤化工行业的普遍现象。今年被曝光涉嫌未批先建或越级审批的项目总共有8家,占全部煤化工项目的15%。仅仅显示出了冰山一角。
  此次被曝光的有8家企业,那么还有那些没有被曝光出来的,又有多少?年初被曝光的新天煤制气项目就因涉嫌未批先建被环保部否决了其环评报告,至今毫无进展。短短数月后,又有潞安煤制油项目也同样被环保部否决。就在环保部已经收紧政策的同时,为何又有这么多项目前赴后继的继续违法建设?早就本已被收紧的政策,因此类自我抹黑的行为下,更加严峻。
  可以说,煤化工的今日,在很大程度上,是企业公然藐视审批政策的作茧自缚。希望环保部能持续贯彻国家的战略方针,进一步收紧对违法项目的政策审批,加大对建设项目的审查力度,从环评报告到环保验收,严格审批,并对环境脆弱地区进行区域限批等政策。
  关键词三:环评审批
  2015年,没有任何一个煤化工项目的环评通过了环保部的受理,同时,环保部连续否决了多个煤化工项目的环评报告。
  从上面所说的未批先建的问题来看,环保部在否决像新天、苏新、潞安等项目的时候,都是出于对其未批先建的事实而做出的相关决定。可以说,这些大型项目因未批先建而自掘坟墓。
  在经历了突飞猛进的飞速发展后,环境问题越来越受到重视,再加上新《环保法》的出台,长武二甲醚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项目居然立刻吸引力行业目光,1580万的天价罚单记录至今无人能破。
  因此,如何有效避免产生环境问题的产生,已成为煤化工项目的重中之重。政策也好,环保部也好,主要还需要看企业项目如何抉择。是牺牲环境,冒着巨大的违法成本而继续建设,还是先将自身问题解决,轻装上路,留给决策者考虑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关键词四:污染排放
  煤化工行业的污染问题一直饱受诟病,从废水、晾晒池、VOC、碳排等等一直广受诟病。
  2012年神华超采地下水事件、2014年腾格里沙漠排污事件,都离不开污染排放。
  在刚刚结束的巴黎气候大会上,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各国纷纷同意将进行碳减排措施。中国已然形成了碳退出机制,并到2020年,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比例将下降到62%。到2030年时,单位产值碳排放比2005年削减65%。做为碳排大户的煤化工行业将进一步受到制约。
  关键词五:水资源
  众所周知,中国的煤炭资源和水资源呈逆向分布,在过去几年中蓬勃发展的煤化工项目,纷纷建设在既有煤矿资源,又有水资源的黄河干流沿线。
  但是,随着黄河水量的日益下降,可供工业取用的水也越来越少。2015年,水利部开始考核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计划在2016年开始实行更加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煤化工的取水问题日益严峻。
  虽然有媒体爆出,2015年,黄河水利委员会总共审批并通过了12个煤化工项目水资源论证。但这些项目的上马真的对河流用水没有影响么?
  2015年是承上启下的一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也是“十三五”的规划之年。2016年,即将到来的“十三五”是否会对煤化工有进一步的约束,还是会引导其走出严冬?随着“十三五”的日益临近,越来越多的消息被释放出来。在参与煤化工规划的发改委、环保部、能源局等众多方面的博弈也与来越激烈。是保障经济发展,还是注重环境保护,又或者调整能源结构,也使业内中说纷纭。毋庸置疑的是,2016年,煤化工即将翻开崭新的一页,拭目以待。

7月16日,环保部发布公告,不予批准伊犁新天20亿立方米煤制气项目、山西潞安180万吨煤制油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2016年春节刚过不久,环保部的一连串动作就让煤化工行业看到了希望。刚出正月,潞安山西长治年产180万吨煤制油项目和中海油山西大同年产40亿方煤制气项目的环评报告就通过了审批。此举也让被压抑已久的煤化工行业看到了希望。但与此同时,环保部也否决了中石化长城能化60万吨/年聚烯烃项目的环评报告。随着煤炭行业的整体低迷,越来越多的讨论也集中在煤炭及其相关行业的未来发展之上。因此,煤化工的发展之路何去何从,也因近日的一些动向,引起广泛的讨论。

 

至此,今年的煤化工项目环评“闯关”,无一通过,业界为此震动。北控集团鄂尔多斯40亿立方米煤制气项目、中海油大同40亿立方米煤制气项目的*终结果至今未公布,但记者了解到,这两个项目在*环评会上受到质疑,闯关结果难测。

延伸阅读:

但伊犁新天和山西潞安项目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两个项目均已基本建成,投产在即。伊犁新天项目原计划今年9月份试生产,山西潞安则定在年底前试生产。

争议大非议多 煤化工示范每进一步都不易

未批先建、事后闯关,这在地方政府支持的一些大型项目上较为常见。不料,此次环保部“不给面子”,对已建、未建的煤化工项目均痛下杀手——这意味着中国环境监管的趋紧趋严。

可以肯定的是,2015年,环保部显示了其对煤化工行业的高压态势,全年没有任何煤化工项目的环评通过审批,并且有多个项目被否决。此举也说明高污染的煤化工行业已经得到了环保部门的高度关注。同样,在被否决的环评报告中,也能看到,高污染的煤化工也有很多硬伤,从选址错误到三废的治理和排放,各个环节都受到了环保部的重视,更不用说起一直饱受争议的水资源取用及污染问题。虽然在各方压力下,环保部通过了以上两个项目的环评报告。但在环保部其公示的信息中,也指出了两个项目可能会对环境造成破坏的隐患,并着重指出了去年年底出台的《现代煤化工建设项目环境准入条件》对该环评审批的作用。因此,环保部有关审批通过了两个煤化工项目,仅仅能理解为环保部的日常工作及职责所在,并不能就此推论说环保部对煤化工行业开闸放水。为了有效的保护生态环境,杜绝一切破坏行为,随着《现代煤化工建设项目环境准入条件》的出台,新建煤化工项目将受到更加严格的监管。

其背景是,《环保法修订案》2014年4月已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随后国务院相继下发了多个环保配套政策,环保标准和监管力度均显著提高。

作为煤化工审批环节中,*受业界重视的审批部门,环保部对上述两个项目的审批予以通过仅仅是例行公事的结果。但煤化工业内对再次因此而兴奋,这一态度和当年十五规划出台时有着惊人的相似。过去十年来,煤化工盲目且无序的激进发展,已经为环境、社会、投资者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而现今对各方动向的非理性跟风,让人不仅担忧,如若理性的来看,此次业内的众多利好分析,可能仅仅是一厢情愿的饮鸠止渴而已。十二五末期终于得到有效遏制的盲目之风,如被急功近利的企业再次刮起,将对生态环境造成更加严重的破坏。

由于“示范项目”屡屡爆出恶性污染事件,煤化工成为环保部重点盯防的领域。

煤化工行业的2015年是公认的严冬,但2016年并不会迎来春天。原因如下:

环境影响评估是项目前端风控环节,环评出了问题,后续环保监管无从谈起。这将迫使煤化工企业斥重金采用*新环保技术,以求通过审批。

第一,煤化工产能整体过剩的情况依旧得不到解决。随着煤炭产业黄金十年的落幕,曾高歌猛进的煤化工行业也终于被迫停下来审视自己的盲目。从十五规划开始到刚刚完成的十二五,煤化工各产业链呈现投资多,产出少的尴尬局面。在下游产业链经济形势整体疲软的形势下,煤化工产品的销路收到严重打击。同时,油价跌入谷底、天然气价下调、化工产品竞争力低下,也处处掣肘着煤化工。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煤化工产业欲实现可持续发展,在环境监管上必须从紧从严。

第二:环保问题是煤化工无法逾越的沟壑。首先,作为高碳排高耗水的行业,煤化工大多分布在水资源*匮乏的西部地区,选址应更加谨慎。再者,真正意义的零排放或近零排放依旧是煤化工至今未攻克的难关。一些企业利用偷换概念,通过建造晾晒池,将污水不排至厂区外,做到其所谓的零排放,但实际上依旧通过落后的晾晒工艺来处理高盐污水。因此而产生的挥发性有机物以及晾晒池的渗漏对当地的生态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另外,随着巴黎气候谈判的成功,中国开始逐步降低碳排,也对煤化工的未来亮起了红灯。

长远看,这对该行业是好事;但短期内环境监管的拧紧,将显著增加煤化工项目的环保投入。在当前油价低迷的大背景下,这将进一步降低煤化工项目的经济性。

第三:煤化工所依赖的资源优势不再。水资源三条红线于2016年开始正式公开考核,水资源受到进一步压缩;行业形势不利,回报周期长,盈利低,投资方开始谨慎投资。由此可见,煤化工的三大资源:煤、水、钱的来源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得来全不费工夫”。而要想继续取得这些资源,将会越来越难。

环保部开念“紧箍咒”

煤化工面对外部的不利因素,和自身固有的资源、环境问题,切勿饮鸠止渴,妄想依靠政策春风。深层次的问题,要靠长期不懈的努力才能找到根本的解决路径。煤化工行业应控制投资,示范先行,深耕技术与环境解决方案,否则环评将会是煤化工*无法逾越的一道坎。

今年4月,环保部受理了山西潞安煤制油项目环评报告。5月19日,环保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邀请了11位*,在山西长治项目现场召开了环评会。

这令山西国资委麾下七大国有煤炭企业之一的潞安集团异常尴尬。6月26日,环评“不予通过”的结果先传到潞安。随后的7月16日,结果又被公布在环保部官网上。

潞安集团并不孤独——浙能集团控股55%的伊犁新天煤制气项目,亦于同日被否。该项目的另一股东,是山东能源新汶矿业集团。北控集团的煤制气项目、中海油的大同煤制气项目,闯关前景不容乐观。

在环保人士看来,这些昔日风雨无阻的国企项目,此次遭遇环保铁腕,是因为大形势发生巨变:十八大以来,环境保护被高层提升到了一个历史新高度,一系列*的环保政策相继出台,譬如2013年6月的大气污染防治十条,2014年4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的《环保法修订案》,今年4月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等等。

衔枚疾进的中国煤化工行业,正中枪口。在“十二五”期间,中国大批新型煤化工“示范项目”陆续建成。

事实证明,这种新兴产业的环保技术目前仍存在或大或小的缺陷。神华集团鄂尔多斯煤炭直接液化制油项目和大唐集团克旗煤制气项目,均被环境NGO曝光了污染问题。

2014年9月,随着“零排放”概念而兴的“蒸发塘”,被媒体爆出大面积沦为排污池,煤化工项目更是陷入普遍的环保质疑。

多方因素综合作用下,环保部决策层倾向于收紧煤化工的项目环评。按照流程,项目申请环评,需聘请第三方环评机构出具环境影响评估书,再提交环保部。

环保部受理环评报告后,从*库抽调*到现场召开*环评会;*出具*意见后,再提交到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由其出具评估意见后提交环境影响评价司,由环评司及环保部等决策层*终确定是否给予通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