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的持续下跌导致能源企业大幅削减开支预算。包括康菲石油、马拉松石油在内的美国八家能源企业近日的表态显示,这些企业明年计划削减的开支预算总额高达210亿美元。康菲石油计划将明年开支削减55%,至77亿美元。马拉松石油计划削减60%,至22亿美元。理论上讲,削减预算将给产能带来一定影响,但一些能源企业预计效率的提升将允许其明年开采更多石油,比如康菲石油预计明年产能将增长最多3%。分析师表示,美国原油产能下降所需的时间越长,意味着油价疲软的时间越长。
  过去12个月,天然气价格下跌51%,油价下跌46%。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的下滑导致能源企业大规模的资产减计。通常情况下,能源企业会利用商品价格评估其持有的油气储备的价值,一旦价格下跌,其资产价值会受到冲击。
  标普资本IQ公司统计显示,第三季度美国能源企业合计资产减计规模超过600亿美元。其中EOG能源公司资产减计63亿美元,为单家企业最大规模减计,切萨皮克能源公司减计54亿美元,西南能源公司减计30亿美元。

国际原油市场上油价已经跌至11年低点,这迫使许多全球最大的油气行业生产商不得不面对数十年来最长的投资削减期。这些企业还可能会借更多的钱来满足投资者对红利的要求。

每个钻井平台可以为美国提供至少100个就业岗位,然而,当低油价持续侵袭全球石油行业后,越来越多的石油服务商选择停下这些钻井平台以减轻债务压力。尤其在2月份,石油行业的萧条问题越来越突出,裁员潮也开始泛滥,为了保本,企业只能减少投资的同时,还时刻准备着抱团取暖。

 

目前,原油价格徘徊在每桶37美元左右,这一价格远远低于诸如道达尔、挪威石油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达到收支平衡的每桶60美元的价格。而在过去一年半中,石油公司需要达到收支平衡的价格已经大大下降了。

美国能源安全理事会顾问、美国全球安全研究所所长安娜·柯林(Anne
Korin)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低油价直接导致非传统石油部门投资减少,因为这些部门的很大一部分需要油价至少要高于50美元。而持续降价使得一些企业成为足够成熟的收购目标。”

 

在2016年,面对尚未显示出升温迹象的原油市场,国际原油企业不得不再度削减开支、变卖资产、削减就业机会以及推迟项目开工和建设。

美石油投资锐减

据道琼斯旗下新闻网站Maket
Watch报道,美国能源企业认为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的低迷态势将维持到明年年底,它们将对已经缩减过的预算再次进行大幅削减。包括康菲石油公司和马拉松石油公司等在内的8家公司2016年的合计预算开支,将比2014年油价高于每桶100美元时减少约210亿美元。具体而言,康菲计划将明年的支出较2014年削减55%,至77亿美元。而马拉松石油削减的幅度更大,该公司计划将2016年预算较2014年削减60%,至22亿美元。

根据行业调查机构对225家油企的调查显示,今年,美国石油企业将可能削减石油和天然气钻探相关的投资约580亿美元,约为总量的30%,而去年石油企业在这方面的投资总额为1960亿美元。但巴克莱银行的预测更悲观,认为情况可能变得更糟,因为油价持续下跌,企业将继续调整生产计划以适应新的现实。

根据总部设在奥斯陆的顾问公司挪威雷斯塔能源公司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石油和天然气投资可能将回落到六年来最低点,达到5220亿美元。此前,在2015年,这项投资减少了22%,跌至5950亿美元。

低价徘徊已成为国际油价的新常态。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原油供求失衡、地缘政治冲突以及美元走强等诸多因素的合力作用下,国际油价陷入连跌的无底洞。1月5日,美国纽约原油价格一度跌破每桶50美元的关口,刷新了2009年4月以来的最低价格。伦敦布伦特原油也在同日跌至每桶54.19美元,创下2009年5月以来的最低点。国际能源署2月10日发布的石油市场中期报告称,未来5年国际油价有望从近期的低点逐步反弹,但基本不会恢复到每桶100美元的价格。

在2015年,企业获批的项目只有很少一部分,如壳牌公司在墨西哥湾的项目和挪威公司在北海的项目等,2016年,获批的大型项目将更少。另外,项目的规模无疑也将缩小。

在此背景下,与欧佩克为了市场份额“死磕”的美国页岩气显然已力不从心。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第一家页岩油公司由于贷款人拒绝提供更多资金,于1月4日宣布破产。此后,美国最大钻井承包公司也表示,已收到4个将提前终止钻井合同的通知。在此之前,美国最大能源集团之一的康菲石油公司也宣布减产。

雷斯塔能源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员表示,这将是自1986年石油价格下跌以来首次看到连续两年投资出现下降的情况。

柯林表示,一些中小型石油钻探公司正在计划更大规模的产能削减以阻止现金流出,很多企业的投资预算削减额超过往年的一半以上。总部位于休斯顿的HALCON资源公司计划削减其2015年预算至4.25亿美元,这较其2014年9.5亿美元的预算水平下降了60%。受此因素影响,该公司股价也从2012年每股12美元跌至每股1.59美元,下跌了87%。总部位于休斯顿的桑切斯能源公司也计划削减其2015年钻探和能源勘探预算至6亿美元,几乎是去年的一半。

如今,不光是美国的石油行业出现了萧条危机,亚洲和欧洲的油企业也陷入了类似的危机。

据报道,亚洲最大的石油企业正准备对其2015年的投资计划作出修改,以应对低迷的油价下跌。马来西亚国营石油公司发出预警,将把今年的资本开支削减10%以上,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和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也可能会削减类似比例的投资。印度尼西亚国家石油公司最近也将今年的投资削减了50%左右。一些分析师估计,整体上看,亚洲的国营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可能会将其资本开支削减15%至30%,这些企业近年来对行业的投资大约为每年1200亿美元。

欧洲的大油企也采取了削减投资的行动。皇家荷兰壳牌集团表示将在未来3年内削减150亿美元的投资。法国石油巨头道达尔今年也准备削减10%的投资。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也表示将削减15%的资本开支,该企业去年12月就将预算减少了20%。柯林认为,未来石油价格水平将决定这些企业削减投资的数量。

柯林预计,大规模的裁员潮也随之而来。根据美国就业咨询公司挑战者的最新统计,原油价格下挫60%后,美国1月裁员人数达到5.3万人,创下近两年高位,其中42%属于能源相关职位,显示油价崩跌导致许多石油公司相继裁员,德克萨斯州石油产量占到了全美的40%,石油和天然气工业产值占到美国经济的11%。挑战者公司统计,德州1月的裁员人数将近2万人,远超去年同期的3605人。该公司警告,能源产业的裁员恐有扩散作用,德州地区的零售、房地产和娱乐事业可能遭受波及。此外,油价下跌也影响到当地的房地产市场。上世纪80年代油价暴跌50%时,导致德州房价自高峰下跌14%,且陷入长期停滞状态。

市场争夺激烈

安娜·柯林毕业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这所大学虽然不是常春藤联盟的一员,却是盛产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著名研究型私立大学。除了关注传统能源产业,柯林还时刻关注国际恐怖主义对能源安全的影响。

柯林告诉记者,“后期油价会持续回升。因为欧佩克国家掌控着72%的世界常规石油储量,作为一个卡特尔,欧佩克致力于最大限度地提高成员国的石油收入,其偶尔允许价格下跌也是为了将竞争者挤出市场。”

在美国石油行业前景堪忧的背景下,沙特也对原油出口策略做出了一些变动,其2月6日决定,上调出口至美欧的原油价格,同时下调出口至亚洲的原油价格。沙特国有石油公司一改过去连续3个月在欧美市场降价的措施,将3月向美国卖家交货的轻质油价格每桶上调15美分,将出口至欧洲的价格每桶上调70美分。而为了与哥伦比亚和尼日利亚竞争,该公司将3月向亚洲买家交货的轻质油价格每桶下调40至70美分不等。

柯林认为,不管是欧佩克还是沙特,他们不减产还提价的目的都是在假借市场之手,赶走生产成本较高的对手,尤其是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目前的市场争夺战正明显从美国转向远东地区。据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去年10月,美国从沙特进口原油跌至5年新低,每日仅进口82.6万桶,可见美国对于沙特的原油进口依赖正在明显减弱。

“值得注意的是,欧佩克如今的产量是每天3000万桶,与1974年的产量持平。欧佩克成员要求通过高油价来平衡国家预算(一般每桶价格为100美元)。因此,我们可以预计,沙特一旦相信他们的目标达到了,他们会收紧供应量的,届时油价会开始攀升。”柯林表示,欧佩克此种类型的政策有助于削弱ISIS恐怖组织的影响力,逊尼派和什叶派的矛盾以及中东的其他问题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也会减弱。

“石油主要被运用于交通运输业,这种用途使得石油成为了重要的战略资源。因此,对美国和其他国家政府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当油价不可避免地下跌时,尽可能阻断其与经济的关系。”柯林认为,欧佩克的操作加剧了汽车行业的竞争,使得煤炭、天然气和其他资源竞相为提供服务,争夺运输业的市场份额。而这种竞争将有助于燃油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维持低价,因为一旦油价飙升,运输行业就会选择其他替代燃料。

在谈及欧美争夺欧洲能源供应市场时,柯林指出,“对于欧洲,应该从本次乌克兰危机事件受到教训。他们应该尽早清醒过来并阻止对煤炭资源利用的限制,因为这是一种相对便宜的、安全和稳定的能源供给途径,至少会减少其对俄罗斯天然气发电的高度依赖。”

巨头欲抱团过冬

石油市场疲软,行业整体业绩不佳导致业内公司纷纷抱团取暖,近期石油业并购潮暗涌不断。全球第二大油田服务企业哈里伯顿去年底宣布以约35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业内第三大企业贝克休斯公司。这是近期美国石油业的大型收购案之一,此后市场对石油公司的并购预期愈发强烈。

柯林表示,非传统石油行业的一些巨头可能会在困难期选择断臂求生,舍弃那些不能赚钱的油田资产,当然,它们也时刻准备着并购较好资源。其实在过去几个月,这种趋势已经显现出来了。比如,
荷兰皇家壳牌集团是第一家公布2014年第四季度财报的石油巨头。但在公布之前,壳牌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放弃”与卡塔尔石油公司合作开展的一个价值65亿美元的石化项目,原因是该公司利润额比预期少了将近10亿美元。而按照原计划,壳牌与卡塔尔石油公司按照20∶80的出资比例建立一个年产量200万吨的石化公司。

为了应对油价下跌,壳牌还下调了今年的资本投资支出,未来三年内缩减支出量超过150亿美元。早在2014年8月,壳牌牵头的财团将4座尼日利亚油田和一条重要的管线出售给了尼日利亚的国内买家,价格约为50亿美元。壳牌、法国道达尔和意大利埃尼曾经共同拥有这些油田。而未来,除非油价能回升至80美元每桶,否则,位于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的液化天然气项目可能会是被壳牌搁置的“鸡肋”之一。

本轮油价下跌对原本就四面楚歌的英国石油公司更是雪上加霜。除了跟所有油企同样的困难外,BP还面临2010年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的赔偿,最新的法院裁决是137亿美元,这相当于全年资本支出的接近70%。同时BP仍持有俄罗斯石油公司接近20%的股份,油价下跌之下,俄罗斯石油公司也正陷入麻烦当中。BP在2月3日公布的财报显示,2014年第四季度净利润220亿美元,大幅低于2013年同期的280亿美元,全年净利润121亿美元,低于2013年全年的134亿美元。因此,BP宣布冻结8万员工2015年的基本工资,而该公司2013年共支出略低于140亿美元的薪资和养老金。为了应对一系列危机,BP不仅决定今年削减资本开支200亿美元,还计划削减勘测支出,并延迟部分上游业务项目,下游的部分业务也暂停。

最让人震惊的是,市场传言壳牌有可能出价收购英国石油公司,这算是2015年争议最大并购案。外界评价称,目前英国石油的市值超过1200亿美元,壳牌市值超过2800亿美元。若这两家公司成功合并,堪称近年来全球石油行业的“惊天大手笔”。
伦敦金融城消息人士称,壳牌和英国石油将在未来一两年合并。

油价越跌越低,使得一些采油项目变得无利可图,能源企业要努力保本的同时,还要支付过去发债融资的利息。然而,融资环境越来越不利,其违约风险急剧增加。柯林表示,未来几个季度,预计石油巨头们的财报会持续不好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