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家发改委有关人员透露的我国煤化工“十三五”发展规划设想来看,“十三五”期间,我国现代煤化工仍将以示范为主。
  我国自2005年相继开展包括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煤制烯烃等五大类现代煤化工示范项目以来,示范时间已达10年。但从已建成的煤化工示范项目看,业界普遍认为仍不十分成熟,尤其设计方面的缺陷还较多,还有继续示范的必要。
  中国化工报援引大唐能源化工公司副总工程师黄新平称,现代煤化工是新兴产业,现代煤化工项目一般表现在生产工艺技术复杂、工艺流程长、操作条件苛刻、环境负荷大、工程设计牵涉的面多、管理难度大。无论从装置复杂程度,还是从投资规模看,现代煤化工都是我国石油化工建设史上的超大型项目。
  因此,现代煤化工需要从设计理念、工艺方案、项目管理等多个角度,真正按照大型化项目的设计来安排。实际上,从已实施的项目看,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无论是甲方还是设计单位,都对大型项目的设计难度认识不足、重视不够,是造成设计问题过多的重要原因。
  从已建成的一些现代煤化工项目来看,在设计环节存在的问题还是较多的。黄新平指出,首先是设计能力问题。比如系统配置。现代煤化工规模大,大都采用多系列配置方案,项目的系统优化考虑欠充分,主要表现在总图和公用工程方案不够优化。
  还比如系统输送能耗。对于小规模的装置,一些介质的平衡可以不考虑,但对于现代大规模的煤化工,虽然某个物资的含量较低,但总量并不少,如不考虑平衡,在生产中就会缺少处理设施,或浪费可观的能源
  就目前的煤化工项目而言,与石油化工项目比的确难以达到即投产、即达产的目标,一般都需要建成投产运行一段时间才发现问题,然后停车整改。
  现代煤化工项目,一般都是投资上百亿甚至几百亿元的工程,虽然出现这样那样的设计方面的问题在所难免,但如果出现大的设计失误,造成的项目建设损失和后期运行损失往往不可估量。因此,设计是现代煤化工最重要的关口,一定要把住,而这个最重要的把关者,就是设计单位。
  黄新平最后指出,一些煤化工项目在实施过程中,大多对单项设计方案较为重视,但对全系统整体的合理性、互配性、协调性的重视欠缺。对全厂性的系统、辅助工程的影响如果缺乏充分讨论,系统把握不足,总体上就会变成顾此失彼。因此,总体设计单位的“拿总”水平非常重要。
新葡萄京棋牌官网,  (编辑:寇建仁 审校:霍吉平) 

新型煤化工也称为现代煤化工或煤炭深加工,是指以煤为原料,采用先进技术和加工手段生产替代石化产品和清洁燃料的产业。我国新型煤化工产业发展迅速,截至2016年底,煤制油、煤制气、煤制烯烃产能分别达到463万吨/年、31亿立方米/年和772万吨/年,煤化工行业技术装备国产化、项目运行和资源利用水平不断提高,总体已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在不断完善现有工艺技术的同时,煤炭分质利用、催化气化、煤提取煤焦油与制合成气一体化、甲醇制芳烃、合成气制含氧化学品、二氧化碳捕集封存与驱油技术等一批前沿技术正在开发示范过程中,技术进步将进一步推动新型煤化工产业的发展。

 

新型煤化工产业对资源、技术、投资等方面要求较高,对经济、社会、环境等领域影响较大,国家始终对现代煤化工产业的发展保持高度关注,陆续颁布了一系列产业政策,对其发展进行调整和引导。“十一五”期间我国煤化工产业政策经历了由积极鼓励到谨慎推广的过程,出于对资源优化利用和国家能源安全的双重考虑,坚持积极稳妥的发展原则,政策上先进行试点示范,取得经验后再进行推广。进入“十二五”后,针对我国煤化工行业中存在的技术重复引进、项目盲目建设、产业发展失控等状况,国家进一步出台政策严格规范煤化工产业秩序,合理引导产业有序发展。

2017年初,国家能源局、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先后出台了《煤炭深加工产业示范“十三五”规划》和《现代煤化工产业创新发展布局方案》,从优化产业布局、严格行业准入、加强审批管理、强化要素资源配置、限制项目规模、做好统筹规划和试点示范工作等方面综合考虑,对新上煤化工项目的能源转化效率、综合能耗、吨产品新鲜水用量等具体指标进行控制,以此促进我国煤化工产业的技术创新和持续健康发展。

未来国家产业政策总体上仍将坚持稳步推进的方针,在前期示范工程取得进展的基础上,安排有实力的企业承担升级示范工作,之后再进行产业化推广。预计政府主管部门将结合资源利用效率、环境容量、污染物排放等因素,在制定未来的煤化工产业政策时更加具有针对性。

经过“十二五”期间的发展,中国石化目前布局了5个煤化工基地,开展了包括宁夏宁东煤制化学品项目、内蒙古中天合创煤制烯烃项目、安徽中安煤制烯烃项目、贵州毕节煤制烯烃项目和新疆准东煤制气项目的规划建设。其中,宁夏和内蒙古项目已经投产运行,安徽项目正在建设之中,贵州项目已经通过环评,新疆项目则在开展前期工作。

中国石化长城能源化工有限公司,是由中国石化长城能源化工有限公司与国电英力特能源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的大型国有控股企业,双方持股比例为95:5,是国家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建设的大型循环经济示范企业,是中国石化煤化工产业板块第一个投入生产的企业。

该项目集煤矿、发电、煤化工项目为一体,包括生产区和积家井矿区。其煤化工生产区被称为“宁夏能化煤基多联产化学工业园”,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市,占地8.33平方公里。项目前期采取整体规划、分项设计报批的模式开展工作,包括5个煤化工项目和热电、水泥、公用工程项目及两个矿井项目。宁夏项目原由国电英力特投资建设,大部分的设计施工完成后中国石化才收购股权。由于产品方案和建设方案存在先天不足,项目投产后运营状况不佳。

中天合创能源有限责任公司由中国石化、中煤能源、上海申能、内蒙古满世煤炭集团按照38.75:38.75:12.5:10的股比于2007年9月出资注册成立。中天合创公司下设煤炭分公司和化工分公司,分别作为承担内蒙古鄂尔多斯煤化一体化项目中煤矿和化工项目建设的主体,其中中煤能源主要负责煤矿项目的建设,中国石化主要负责化工项目的建设。

中天合创鄂尔多斯煤炭深加工示范项目按照煤化电热一体化、多联产的模式同时开工建设。其中,煤化工项目在上报国家核准时分为两期进行申报,一期建设内容主要包括煤制甲醇、热电站及配套设施,二期建设内容包括甲醇制烯烃、聚烯烃及配套设施。

中安联合煤业化工有限公司是由中国石化与安徽省皖北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合资组建的大型煤化工公司。项目位于安徽省淮南市,跨越一区一县,双方以各占50%的股比投资建设,规模为400万吨/年,中安联合煤化工项目包括170万吨/年煤制甲醇、甲醇制60万吨/年烯烃装置、35万吨/年LLDPE装置和35万吨/年PP装置及相关配套的公用工程辅助设施。

贵州煤化工项目位于毕节市织金县茶店乡,距离贵阳市约128公里。其化工部分主要包括4套工艺装置及配套的铁路专用线、厂外渣场、外部220千伏供电线路等设施。项目电力和蒸汽由织金碧云能源公司(中国石化长城能源化工贵州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建设的热电联产装置提供;原料煤、燃料煤由贵州水城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控股、中国石化长城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参股组建的合资公司毕节中城能源有限责任公司供应。

新疆准东80亿立方米/年煤制天然气项目由中国石化新疆能源化工有限公司承担建设。该公司由中国石化与新疆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合资组建,股比为90:10,于2012年3月成立。项目将配套建设2800万吨/年的两座煤矿,总投资约700亿元。项目所需煤炭来源于中国石化准东自有煤矿,主要产品为天然气,规划通过“新粤浙”管道输至目标市场。

依托完善的技术研发、工程建设、运行管理、产品销售体系,中国石化具备了发展新型煤化工业务的基础条件。

在资源方面,中国石化在宁东、内蒙古、安徽、贵州、新疆规划的5个煤化工基地,均已获得地方政府配置的煤炭资源;

技术方面,中国石化开发的甲醇制烯烃、合成气制乙二醇技术、单喷嘴干粉煤气化炉已完成工业示范,一批相关的新型煤化工技术也在开发中。

工程建设方面,中国石化的工程公司在国内新型煤化工领域具有丰富的建设经验,设计建造了神华包头煤制烯烃等一批示范项目。

运营管理方面,中国石化在三套壳牌干粉煤气化炉和三套水煤浆气化炉的长期生产中积累了丰富的运行经验,同时宁东项目、中原MTO、湖北化肥乙二醇、中天合创煤制烯烃项目的投产,也为中国石化积累了宝贵经验。

中国石化是上中下游一体化的能源化工公司,依托数十年来在石化行业科研开发、工程设计、施工建设、生产运行、产品销售、经营管理等方面积累的经验和培养的人才,具备了发展新型煤化工的诸多优势。

在科研开发方面,拥有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北京化工研究院、上海石油化工研究院等一批具有高水平研究能力的研究机构;在工程设计方面,中国石化炼化工程集团在国内石化行业拥有领先优势;在生产运营方面,中国石化一直致力于石油化工行业的生产建设,拥有丰富的生产运行和经营管理经验;在产品销售方面,在全国拥有3万多座加油站,建立了完善的油品销售和化工产品销售网络。

中国石化在原油开采和石化产品生产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但由于才进入煤炭行业,缺少煤炭专业管理人员,对煤炭投资和安全生产缺乏经验,因此还有待进一步探索和实践。

“十三五”期间,原油价格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我国经济也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结构与驱动力变化,对基础能源、化工产品需求逐步放缓,成品油和乙烯当量消费连续四年保持在较低水平,而未来国内煤制烯烃、丙烷脱氢等装置产能的大量释放,也将使化工产品市场竞争加剧,聚烯烃的盈利能力可能下降。

从资源承载上看,我国煤炭资源与水资源逆向分布,煤炭产地水资源总量较小。西部煤炭产地工业相对落后,具有一定大气环境总量,但大部分地区生态环境敏感脆弱,缺乏废水排放空间。今后,政府对生态保护的要求和标准将更加严格,这对新型煤化工的布局和发展规模都将带来影响。

面对严峻复杂的形势,中国石化应按照“效益优先、有序推进、合理布局、绿色发展”的原则,积极稳健地发展新型煤化工业务。发展新型煤化工尤其是煤制油、煤制气,对于国家保障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在示范过程中应积极争取国家相关优惠政策。

发展煤化工如同发展石油化工一样,由于资源禀赋、环境条件、市场条件、管理水平等差异,在不同地区布局的煤化工项目效益不同,竞争力也存在较大差异。因此,煤化工项目布局显得尤为重要,不能一哄而上。基于现有项目,中国石化应优化宁东项目产品结构,保障中天合创项目稳定运行,稳妥推进中安、贵州、新疆项目的建设和前期工作。

“十二五”期间,中国石化在新型煤化工领域取得了实质性进展,获得了国家和地方政府的支持,获取了一定的资源,开发了一批核心技术,建成了宁东等示范项目,锻炼培养了煤化工人才队伍,在新型煤化工领域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十三五”期间,中国石化应在总结项目经验的基础上,更加注重发展质量,通过吸收引进人才,加大对煤炭生产的管控能力,发挥煤化一体化的优势,把煤炭资源供应和价格优势发挥出来。

根据《现代煤化工产业创新发展布局方案》,国家布局建设内蒙古鄂尔多斯、陕西榆林、宁夏宁东、新疆准东等4个现代煤化工产业示范区。未来中国石化应优先依托上述区域里资源优势相对突出、竞争力较强的已有煤化工基地,合理规划和布局煤化工新项目,要重点研究水资源、生态环境条件及项目的竞争力。同时,应研究在国内其他具备条件的地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拓煤炭资源,合理布局相关项目的可行性。

新型煤化工产业在我国虽然已经取得较大的发展,但总体而言还处于发展初期,技术还有待于进一步创新发展。未来新型煤化工技术的发展重点将集中在核心工艺技术创新及环保工艺技术的集成创新。中国石化具备完善的研发体系,应借助自身的研发能力,积极开发相应工艺技术和环保技术,依靠技术创新提高自身竞争力,实现绿色高效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